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8章 他是我外甥,可惜不在了

    “不是!”俞桑婉果断的摇头否认,神情急切,“阿生,我是这样的人吗?我有什么都是说的明明白白的,我说过,我这辈子只守着谨轩,那就是只守着谨轩!”

    乐正生皱眉,“可是,赫连肆不一样!他有一张和陆谨轩一模一样的脸!”

    “那又怎么样?”

    俞桑婉也急了,甚而有些哭笑不得。

    “我真的没法理解,我都没有把赫连肆当成谨轩,倒是身边的人,一遍遍的提醒我,他和谨轩到底有多像!他不是……我用了五年的时间,难道还没认清这个事实吗?”

    乐正生鼓着腮帮子,还是不信。

    俞桑婉叹了口气,“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你现在要为了一个外人……跟我大动干戈?”

    外人?

    乐正生一挑眉,心上泛起一丝喜悦。

    “这么说,你对赫连肆的确……”

    “什么都没有啊!”俞桑婉解释到无力,“我要说多少遍?赫连肆是赫连肆!你们再这么提醒下去,我真对他起邪念了……”

    “你们?”乐正生捕捉到这个词,“还有谁?”

    “……”俞桑婉一怔,黯然道,“谨轩的母亲。”

    “啊!”乐正生恍然,“陆夫人,噢不……现在是赫连大小姐了。你见到她了?她没有为难你吧?”

    俞桑婉苦涩的笑笑,摇摇头,“没有,她能为难我什么?只是提醒我,赫连肆不是谨轩……对我,我已经打好了调职申请。”

    “调职申请?”

    乐正生面上一喜,怎么都掩饰不住。

    “嘁!”俞桑婉鄙视的瞪了他一眼,“是的!满意了吧?”

    乐正生忍着笑,不敢太放肆,“那你……会不会可惜啊?在内阁,不是更能学到东西吗?”

    “不可惜。”俞桑婉摇摇头,“我本身的志愿就不是这个,调职也好。”

    乐正生连连点头,笑意不减,“是,说的是。”

    俞桑婉哀怨的看着他,“阿生……”

    “我知道!”乐正生高举双手,“我没有就此就奢望什么,我说过……我心甘情愿的守着你,你不要有任何压力。”

    ……

    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俞桑婉早早去到观潮,重新打了一份调职申请。

    可是,一整天都没有机会交给赫连肆。

    这一整天,基本都是会议、或是外出活动,忙的脚不沾地。

    好容易歇口气,已经是傍晚五点多钟。

    从欧冠声那里确认,晚上没有什么安排了。俞桑婉悄悄从包里取出调职申请,走到内室。赫连肆却不在办公区,休息室的门虚掩着,他应该是在里面休息。

    俞桑婉放缓了脚步,走过去。

    轻叩门,“总统,您睡着了吗?”

    “进。”赫连肆简单说了一个字。

    俞桑婉赶紧攥紧申请,推门进去。

    休息室里,赫连肆松了领带,脱了外套,身子斜斜的靠在沙发上——衬衣的扣子解开两颗,隐约能看见他精实的胸膛。他的喉结很突出,下颌上轻覆着一层青色的胡茬,呼吸的瞬间,都是要命的杏感。

    俞桑婉吞了吞口水,“总统?”

    “唔。”

    赫连肆应了一声,蓦地睁开眼,深邃的眼中一片清明。他迅疾站了起来,扯过西服外套。

    只说了一个字,“走!”

    走?俞桑婉惊愕,“去哪儿啊?”

    赫连肆没有回答,只上来握住她的手,言语间不像平时冷漠的他,“我还能把你卖了?”

    “……”俞桑婉手上激起层层电流,挣了挣。

    赫连肆垂眸看她一眼,命令的口气、却是温和的语调,“别动。”

    “不是,总统……”

    俞桑婉心慌不已,人已经被他直接从休息室的小门拉了出去。

    赫连肆没有带任何人,直接到达地下一层……这是个车库,但显然不是公用车库。

    赫连肆注意到俞桑婉的眼神,解释到,“这是我的私人车库……”

    ‘滴’的一声,车门开了,他把人摁进车里。俞桑婉还是懵懵的,“这是要去哪儿啊?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对你说!”

    “这么巧?”赫连肆勾唇,“我也有。”

    车门‘咔哒’一声合上,赫连肆发动车子,从车库离开。

    赫连肆心情很好的样子,手指敲击着方向盘,“现在时间还早,一会儿再去吃饭……先带你去个地方——”

    俞桑婉被动的很,直到车子停在一处幽静的处所。

    “这是……”俞桑婉愕然,看着眼前的私人美发沙龙。“总统。”

    赫连肆淡淡一笑,照旧上来握住她的手,“走,进去。”

    一进门,立即有人上来,“舅老爷。”

    听到这个称呼,俞桑婉浑身一震……舅老爷,那么这里是?陆家的产业?sinx

    赫连肆微一颔首,对这个称呼欣然接受。回头看看俞桑婉,“这是我姐夫的私人沙龙——对了,东华陆家,听过吗?”

    “……”

    俞桑婉浑身僵硬,东华陆家……她怎么会没听过呢?

    视线中,赫连肆的薄唇还在开合,“我姐姐,和东华陆家有过一段姻缘,虽然他们分开很多年了,但是……陆家的人还是习惯称我舅老爷——”

    “……”俞桑婉瑟瑟发抖,发出来的声音都不像自己的,“那,您……您认识陆谨轩吗?”

    “嗯?”赫连肆扬眉,顿了一下微一颔首,“自然,他是我的外甥……可惜,已经不在了。”

    巨大的悲伤袭来!俞桑婉控制不住,捂住嘴巴冲了出去!

    “婉婉!”

    赫连肆一怔,突然这是怎么了?

    俞桑婉进了洗手间,不断用冷水拍着脸,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真是讽刺啊!从和谨轩一模一样的人口中,听到他说……谨轩已经不在了!平复了好一阵,她才走出去。

    赫连肆就等在门口,看到她忙走上前来,“没事吧?”

    “没事。”俞桑婉摇摇头,“只是突然想上个洗手间。”

    蓦地,她浑身一震。

    赫连肆的手绕到她后脑勺,扯掉了她的发簪,眸光深邃、沉甸,“你不用故意装老成,你才二十六岁,正是女人最好的年华,该怎么美、就怎么美,我允许了,这世上谁敢说你什么?”

    俞桑婉怔住,他又俯下身来,在她耳边呢喃,“听着,我要这世上所有人,都仰望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