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7章 她有疤他也无所谓

    结束这一场余震,国务总理结束其他地方的事务,已经紧急赶过来了。

    “总统。”

    赫连肆微一颔首,回头交代了欧冠声两句。

    欧冠声点点头,安排了医生来给俞桑婉处理伤情。“俞记者,你好好休息……至于总统那边,你不要担心,我们和国务总理做个交接,就可以回去了,应该没有什么事了。”

    俞桑婉怔怔的答应,“……好。”

    她的伤并没有什么,处理过上了药就算完事了。

    可是,与之相比的是不安的内心!如果说,她之前只是怀疑,那么现在已经不是怀疑了!

    赫连肆对她,分明就是有着非同寻常的感情!

    人,怎么会这么奇怪呢?感情是自来水吗?说来就来?

    俞桑婉不理解这种感情,当初和陆谨轩……也并不是一见钟情式的。

    她无暇去想赫连肆对她的好感由何而来,现在当务之急是……她必须立即申请调职!她不能再留在他身边了。没想到,她管住了自己的内心,却失算了赫连肆那边。

    交接工作结束,欧冠声打点行程,赫连肆一行从这里直接赶回圣都。

    上飞机时,俞桑婉特意挑了个远离赫连肆的位置,好在他一直在和欧冠声商量事情,一时并没有顾及到她。

    俞桑婉借着身上受伤了,躺在那里偷偷捧着手机。

    她其实是在用手机上的软件打一份调职申请,到了圣都,她就可以把申请递给赫连肆了……

    前面的说话声突然小了,赫连肆抬起手示意欧冠声,“等会儿……”

    “是。”

    赫连肆站起来,进了后仓,一眼瞥到俞桑婉刚把手机塞到毯子里去。莫名觉得好笑,他好像个发现做错事的家长,走过去一把将俞桑婉的手机夺走了。

    “哎!”俞桑婉一惊,掀开被子瞪着他。

    赫连肆板着脸,“我是让你休息的,不是让你玩手机的。”

    “我没有玩……”俞桑婉辩解,只不过底气不怎么足。

    “是吗?”赫连肆勾唇,把手机放进了他的口袋,“行,放在我这里,回去了再还给你。”

    “……噢。”俞桑婉不情愿,可是也没有办法。

    教训完了,赫连肆又开始哄。抬起手轻轻落在她脑袋上,拂过她额上的纱布,“额角磕破了,以后不知道会不会留疤?回去之后,吃东西要忌口,当然了,你有疤……我也无所谓。”

    “啊……”俞桑婉听这话,听的是胆战心惊。

    刚一张嘴,赫连肆已经站了起来,“好好休息,我出去忙了。”

    舱门被关上,俞桑婉一个头、两个大!赫连肆这是……太明目张胆了吧?什么叫她有疤他也无所谓啊?

    ……

    飞机直接停在观潮停机坪,俞桑婉身体受伤,被获准可以先回去。

    “总……”俞桑婉张嘴,想要拿回自己的手机,可是赫连肆很忙,他人虽然回来了,但是地震这么大的事,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内阁人都到齐了,正在等着他开会。

    想想还是算了,既然放假了,就直接回家吧!

    ……

    这边,赫连肆刚走到内阁门口,口袋里手机就响了。他自己没有带手机的习惯,不管是私人的、还是公共的,一直都是欧冠声保管,这时候响起……自然是俞桑婉的。

    他破例掏出来看了一眼,屏幕上闪烁着‘生’。

    生?赫连肆蹙眉,难道是……乐正生?

    “总统?”欧冠声站在他身后提醒他。

    赫连肆却握着手机,走到了一旁,“你先进去,我一会儿到——”

    “是。”sinx

    赫连肆走到窗边,接起,“喂?”

    “喂?”那一头,乐正生的声音有些犹豫,“请问,这是……俞桑婉的手机吗?”

    赫连肆勾唇,淡淡道,“是,你是谁?”

    “先生。”乐正生也有些不爽,“这个话应该我问你吧?婉婉的手机,为什么在你这里?”

    赫连肆听他的口气,婉婉……真是好亲近啊!看来,他比起乐正生,果然是晚了一步!但是,那又怎么样?感情的世界,哪里讲什么先来后到吗?

    他压抑着心头的酸涩,语气依旧云淡风轻,“我是她上司,我是……赫连肆。”

    “……”乐正生一怔,好半天没说话,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就挂了电话。

    赫连肆看了眼手机,勾起一抹讥诮的笑意,“呵,追求者?没关系,你……总归是我的!”

    ……

    俞桑婉打车回家,在家门口就看到了乐正生,还有骑在他肩膀上的小馒头。

    “妈妈!”小馒头一见到俞桑婉,立即从乐正生肩上滚了下来,肉呼呼的小身子直扑倒妈妈怀里,小嘴里抱怨着,“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出门不知道说一声?要不是姥爷打听到,我们会以为你出事了!”

    俞桑婉亲亲儿子的小脸,忙道歉,“是妈妈不好,妈妈认错,陆先生不要生气啦!”

    “哼!阿生也着急了,你也要跟他道歉!”

    俞桑婉抬头去看乐正生,抱歉的笑笑,“阿生,你担心了啊?”

    乐正生这一次有些反常,却没有给她好脸色,沉着脸淡淡道,“回来就进去吧!”

    说完,转身进了院子。

    小馒头看直了眼,趴在妈妈肩头,“妈妈,你完了!阿生真的生气了!他从来没有这样生气过……是不是?”

    俞桑婉怔愣,也感觉到乐正生不对劲了。

    直到晚餐过后,把小馒头洗了澡、哄着睡觉,乐正生还是那张臭脸。

    “阿生。”俞桑婉抱歉的在客厅拦住他,真诚的道歉,“你真的生气了?我不是故意不通知家里的,是因为走得急……”

    “你以为,我气的是这个吗?”乐正生眸光晶亮,审视的盯着她。“婉婉,我像个傻小子一样追着你五年!你连句真话,现在都不能给我了吗?”

    “……”俞桑婉愣住了,神色茫然,“阿生,你说什么啊?我对你隐瞒什么了?我没有骗你……”

    乐正生气结,粗暴的打断她,“赫连肆!你回来,考观潮,不是为了新闻部……而是为了赫连肆,是不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