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6章 你可以叫我阿肆

    急救灯亮起来,赫连肆手里那一点光亮变得微不足道。sinx

    他惊愕的看着眼前,余震中地面裂开一条缝……俞桑婉刚才的坠落,就是掉到下面去了!

    他来不及多想,迅速趴下身子,往下探出手,口中喊着,“俞桑婉!婉婉……婉婉!”

    这一声称呼,让他浑身一震!婉婉?他为什么会这么喊?

    然而,人力在自然面前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地面剧烈震动,他的喊声被淹没……

    “总统!”

    欧冠声带着人过来了,以为赫连肆遇到了危险,匆忙将他拉上来。赫连肆疯了一样,挣脱他们,醇厚的嗓音已然破了,“放开!听到没有?她在下面!她在下面!”

    欧冠声从来没有见过赫连肆这样,一时愣住,左右看了看,“总统,是俞记者?”

    赫连肆双眸赤红,指指下面,“哪那么多废话?!快下去,把人给我捞上来!”

    “……是!”

    余震慢慢平息,现场灯火通明,满地狼藉……

    俞桑婉刚才掉下去的地方,已经找不到入口。那条细窄的缝隙,已经被乱石和杂物给封的严严实实的。

    赫连肆的亲卫正在紧急挖掘,赫连肆看着心里着急,扯开身上的衣服、拿起铁锹就要加入,却被欧冠声一把拉住了,“总统,不可以……”

    “什么?”赫连肆蹙眉,嘴角一勾,“她不是我的子民吗?我现在要救我的人,有什么不可以!”

    欧冠声被推搡开,赫连肆如火焚心,拯救行动却是进展缓慢。

    碎石像是怎么也挖不完,赫连肆也越来越没底……这短暂的两天,在地震区遇难的人,已经不计其数!他们的条件算是相对而言比较好,可是她还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出了事!

    汗水从额头一直往下流淌,赫连肆脑仁抽痛。

    乱世下,夹缝中,俞桑婉捂着脑袋醒过来。

    额头上一阵剧痛,伸手摸了一把、湿乎乎的,看来是破了、流血了。

    “嗯……”她动了动身子,幸好还能动。只是,她现在是以一个蜷缩的姿势裹成了一团,想要伸开腿脚,奈何空间不够。

    上面不断有碎石、泥土掉下来,光亮也一点点透进来。俞桑婉能听到有人在说话,“总统,属下来吧!”

    “走开!”

    总统……赫连肆!

    俞桑婉捂着脑袋,用尽全身力气吼着,“赫连肆!我在、我在下面!”

    “……”上面,赫连肆浑身一震,满布汗水的脸上,有了几分松懈,不敢确信的看向欧冠声,“听到了吗?”

    “赫连肆、欧冠声!”

    欧冠声苦着脸,“听到了,俞记者也叫属下了。”

    “别说话了!都快着点!”

    簌簌的,碎石和泥土一直往下落,俞桑婉捂住嘴巴,不停咳嗽,“咳咳……”

    “婉婉!”

    终于,扒开一个小洞口,赫连肆冲上去,匍匐在地,把手伸了进去。那样子,让欧冠声和亲卫都看直了眼——他们没听错吧?总统叫俞记者什么?难道在一个帐篷睡了几个小时,关系突飞猛进了?

    赫连肆屏住呼吸,借着黎明天边微弱的光芒往里看。

    俞桑婉那张带着血的脸庞印在他眼帘上,猛地刺痛他的心房。

    “赫连肆!”俞桑婉咧嘴一笑,左脸颊上那个酒窝一直旋、一直旋,赫连肆觉得……他有点醉了。

    赫连肆舔了舔薄唇,鼓励她,“来,把手给我,我拉你上来!”

    “嗯!”俞桑婉点点头,把手伸向赫连肆。离洞口有点距离,两个人的指尖还碰触不到。

    赫连肆鼓励她,“再近一点……”

    俞桑婉无力的摇摇头,“我动不了。”

    “……没事,我来!”赫连肆往前爬了爬,腹部抵在洞口,人几乎是倒挂着的,“这次能够到了吗?”

    “嗯!”俞桑婉急切的抬手,赫连肆迅速张开手指稳稳扣住她的。

    “快!拉我们上去!”

    “啊……”俞桑婉是被拖动的,身上刮到乱石,疼的她本能的呼痛。

    赫连肆心惊,“怎么了?很疼吗?”

    “……”俞桑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可是却咬牙摇头,“没有,不疼。”

    赫连肆声音越发柔和,“坚持一下,上来之后就安全了……医生到了,马上就能处理!”

    “嗯!”俞桑婉咬着牙,另一手也抬起来,握住他的。

    一点点往上的过程,端的是心惊肉跳!她真是,把什么惊险刺激都经历过了。

    双脚终于踩到地面,俞桑婉刚想缓口气,人已经被赫连肆箍住了腰身,大力拥入怀里。俞桑婉浑身一震,懵懂的眨着眼睛,这是怎么回事啊?

    欧冠声手一挥,所有于场的人都齐刷刷的转过了身去……自觉的背对着他们。

    赫连肆心跳还没有平复,怀抱着俞桑婉,真实感一点点慢慢回来。

    “总、总统……”俞桑婉抬起手,试图推开他。

    赫连肆却打断她,“叫我的名字就好。”

    “……”俞桑婉惊愕,她刚才那么叫,是因为情况紧急,但是现在……不合适吧?

    赫连肆慢慢松开她,敛眉垂眸,蓦地扣住她的脸颊、低下头。俞桑婉瞳仁急剧收缩,恐惧和惊慌一起袭来,“不要……”

    然而,赫连肆的吻已经落了下来。令人意外的,不是吻在她的唇上,而是,她左脸颊上的酒窝上!

    他的唇很薄很软,舌尖带着清晨的凉意扫过她的酒窝……俞桑婉浑身止不住的颤栗,双手下意识的揪住他的衣服下摆,嗓子眼逸出一声嘤咛,“不要……”

    赫连肆只当这是女孩子的羞涩,完全没有于意。

    他松开她,双眸灼灼,“你救了我,我会谢你的——”

    “总统……”俞桑婉张了张嘴,“不,我、属下……”

    “嘁。”赫连肆忍不住笑了,“没人的时候,你可以叫我阿肆。”

    欧冠声身上,对讲机发出信号,他拿起来犹豫的背着身,“总统、总……总统!”

    “嘁。”赫连肆轻笑,松开俞桑婉,“我们的事,回去再说……先忙正事。”

    “哎……”

    看着他转身,俞桑婉捂着受伤的额头,感觉里面要炸开了!她竟然被赫连肆亲了!她竟然被谨轩的舅舅……亲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