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3章 他对她到底什么意思

    赫连霜和俞桑婉正往回走,突然,地面一阵摇晃!

    赫连霜身子猛的倾斜,朝着俞桑婉倒过去。俞桑婉一惊,慌忙扶住她,“阿姨!”

    “这……”赫连霜脸色骤变,“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了?”

    俞桑婉扶着赫连霜,却见里面一阵骚动,除了行政楼外,素来安静的别处也都蠢蠢欲动!看来,是出事了!

    “大小姐!”

    里面,赫连霜的人追了出来,神色慌张,“地震了!”

    “啊!”赫连霜惊愕,和俞桑婉面面相觑,“走!”

    两个人加快了脚步,进到内室门口,门蓦地开了,赫连肆和欧冠声走了出来。

    “阿肆……”赫连霜疾步上前,“刚才听说地震了?究竟是什么情况?”

    “等等。”赫连肆蹙眉,摇摇头,“姐,你怎么来了?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解释……”

    “我……”赫连霜这才想起来,她是来找赫连肆一起吃饭的,“阿肆,到午饭时间了,姐姐来找你一起吃饭,顺便跟你说说秦家千金的事——”

    “不必了!”

    赫连肆抬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吃饭也免了,我现在必须马上离开圣都,赶往地震区——”

    “啊?”赫连霜惊愕,急忙拦住他,“为什么要亲自去?国务总理呢?”

    赫连肆眉心紧蹙,“国务总理现在人不在,我先过去处理一下……姐,我没时间跟你解释——”

    他一边说一边去催欧冠声,“冠声!准备好了吗?”

    “是!”

    视线里,又瞟到了俞桑婉,“还站着干什么?”

    “我……”俞桑婉语滞,看看赫连霜,她现在要是提出申请调动,肯定是不合适。可是,赫连霜在这里盯着她呢!

    “别你啊我的!”赫连肆急躁的打断她,“快去准备一下,马上出发……”

    俞桑婉不是不想去,可是……她只好去看赫连霜。

    赫连霜也急了,拦住赫连肆,“为什么要带她去?有欧冠声还不够吗?”

    “嗯?”赫连肆眉头紧锁,这么紧急的时刻,他真是没有耐心解释,反问道,“她是我的发言人,跟着我有什么问题?姐姐对我做事也有质疑?”

    “呃……”赫连霜呛住,讪笑道,“当然不是……”

    赫连肆看了眼俞桑婉,催促道,“还站着?”rz90

    “噢,是!”

    俞桑婉慌忙去做准备,赫连肆站着等,偶尔抬起腕表看看时间。

    “阿肆啊!”赫连霜猜不透他的想法,她心里有鬼啊!要知道这个秘密她埋在心里五年了!本来以为他们不会在见面了……岂料,俞桑婉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考进了观潮!

    “姐。”

    赫连肆蹙眉,隐隐表达出不耐。

    “你要是想跟我说秦梦舒的事情,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我对她……没有感觉。”

    赫连霜一听,更着急了,“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啧!”赫连肆强忍着不耐烦的情绪,垂眸定定的看着赫连霜,一字一顿的回答,“姐,我的婚事我自己会看着办……我知道我年纪不小了,但即使这样我还是要找个自己喜欢的女人——”

    正说着,俞桑婉收拾好了,从里面出来。

    她肩上背着背包,手上还拎着一只包,气息微喘,“总统,属下好了。”

    “嗯!”赫连肆点点头,音调不自觉放缓了,“我们走!”

    “是。”俞桑婉答应着,朝赫连霜躬身点头,追着赫连肆的步伐出去了。

    赫连霜双手死死攥紧,怎么办?他们单独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事?

    “不行!一定不能让他再喜欢上她!”

    ……

    事虽然紧急,但观潮的人动作也很快。

    一路往前,大院子里已经在清点人数和车辆,有人在叫着俞桑婉的名字。

    “俞桑婉!”

    俞桑婉循声四处张望,看到人群里一张熟悉的脸孔,“陈柯?!怎么是你?”

    “嘿嘿!”陈柯些微赧然,摸摸脑袋,“因为你高升了,所以我就进新闻部了……”

    说着,拿起胸前的工作卡朝俞桑婉扬了扬。

    “哈!”俞桑婉失笑,“那是你自己的本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两个人说着话,前面赫连肆一回头看到这一幕,心头一堵……说不上来的憋闷!立时扬声吼道,“俞记者!”

    “……哎!”俞桑婉一怔,慌忙和陈柯道别,“我要过去了!再联系……”

    “哎!”陈柯急忙往她手里塞了一张名片,“上面有我手写的私人电话……说好了,保持联系啊!”

    俞桑婉挥挥名片,点头笑笑,“一定的!”

    看着俞桑婉跑远的身影,陈柯的视线渐渐落在了她身边的赫连肆上!瞳仁慢慢收缩,嘴角勾起,荡开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只是那笑意……说不出的森冷……

    赫连肆看着俞桑婉跑过来,醇厚的嗓音明显不悦,“那是谁?”

    “呃?”俞桑婉一怔,“朋友。”

    “呵。”赫连肆讥笑,“朋友还真多,连在观潮,你都有朋友!”

    俞桑婉顿住,不明白他这样夹枪带棒的语气是什么意思,瘪了瘪嘴拎着包嘟囔,“总统,不走吗?”

    “我倒是想走,奈何你和别人闲聊呢?”赫连肆眯起眼,嘲讽道,“到底谁是谁的下属?我还得等着你,是不是?”

    俞桑婉低着头努嘴,“属下错了。”

    “走吧!”

    赫连肆迈开步子往前走,他腿太长,俞桑婉得小跑着才能勉强跟上。一边还气喘吁吁的问着,“总统,不上车吗?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脚下步子一顿,又差点撞上他!

    俞桑婉郁闷,他怎么又不打招呼就停下了?

    赫连肆拧眉,看了看她手上的包,犹豫了一秒钟的时间,把手伸向她。

    “……”俞桑婉一惊,下意识的躲开,“您要做什么?”

    “嗯?”赫连肆扬眉,她这样让他有些不高兴,毫不怜惜的拿过她手上的包,冷笑道,“我是看你拿的东西太重,想帮帮你……你以为我要干什么?”

    “呃……”俞桑婉脸颊一热,她确实想多了,可是这是他该绅士的时候吗?他不是一般的男人!他们的关系,是上下级啊!

    舌头打结,“不、不用……”

    可是赫连肆已经拎着两只包走远了。

    俞桑婉心一点点往下沉,赫连肆……究竟什么意思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