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2章 这是有悖伦常的事

    “总统。”欧冠声笑嘻嘻的,把手里的相机递给了赫连肆。

    赫连肆拿起来看了一眼,没说什么,直接放到了下面的柜子里。

    欧冠声见他没有什么吩咐,“那,属下出去了……”

    “等一下。”赫连肆却叫住了他,看着欧冠声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总统,您吩咐。”

    赫连肆踟躇片刻,“那个……你去调正门口早上的监控,找到了之后,查查送俞记者来的那个男人是什么来头。”

    “噢,是。”欧冠声正色道,“俞记者这么快就有男朋友了?”

    “嘁!”赫连肆哂笑,满是鄙夷,“什么男朋友?充其量不过是个追求者……”

    “啊?”欧冠声奇了怪了,“您知道啊?那您让属下查什么?”

    “啧!”赫连肆一瞪眼,不耐烦了,“让你查就查,怎么那么多话?”

    “是!”

    ……

    内室里,只剩下赫连肆,他把那只装着相机的袋子拿了出来。想了想,摁下了内线。

    “你进来一下。”

    俞桑婉办公桌上的内线响了,赫连肆是打给她的。rz90

    “是。”俞桑婉应了,站起来进去。

    赫连肆端坐在那里看文案,俞桑婉站了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来。

    “总统?”俞桑婉扬眉,“您请吩咐。”

    “……”赫连肆挑眉,从下面柜子拎起那只袋子,递给她,“拿去吧!”

    “这是……”俞桑婉疑惑,“什么啊?”

    见她要拆,赫连肆突然觉得脸颊上一阵发烫,轻咳两声,“咳!”

    “嗯?”俞桑婉忙停止了,“总统,您嗓子不舒服?要泡茶吗?”

    “不用。”赫连肆心更虚了,朝她挥挥手,“出去吧!”

    “……噢。”

    俞桑婉一片茫然,拎着袋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太好奇了,立即打开手里的袋子,这才发现——里面竟然是她要的那只相机!

    “啊——”

    俞桑婉惊愕,太多的想法在脑子里乱窜!

    虽然陆谨轩已经过世五年了,这五年里她就没有对谁起过男女之情……但是,这不代表她不懂!她身边就有个深情似海的乐正生,她又怎么不会懂男人给女人送礼的意思?

    结合赫连肆这段时间的种种行为,俞桑婉不敢置信。

    ——难道说,赫连肆……看上她了?

    俞桑婉失神,喃喃,“不……会的吧?”

    这不行啊!和他是不是总统没有关系!

    要说赫连肆是总统,她父亲傅宪林还是z国最了不起的经济学家,绝对不是相配不相配的问题!

    只是乐正生她都不能接受,更何况,这个赫连肆还是谨轩的舅舅?

    该怎么办?会不会是她想多了?

    看着那只相机,俞桑婉碰都不敢碰一下……

    ……

    欧冠声去了,午间时带着消息回来。实在是因为乐正生在帝都算是号人物,虽然他离开了帝都五年,可是乐正家在帝都那还是响当当的……明眼人都知道,乐正家迟早还是乐正生的。

    “总统,您让属下查的这个人,是乐正鹏的独子……乐正生。”

    赫连肆蹙眉,乐正鹏他自然是知道的。不过,他没想到俞桑婉这么招人……来一个追求者就是乐正家少爷。

    “啧!”

    他蹙眉咂嘴,拿手抵着额头。

    看他似乎很烦恼,欧冠声不理解,“总统,您烦恼什么?如果俞记者是和乐正少爷,那都不用操心了……乐正家世代和赫连家是世交,一直都是一派的。”

    这一点,赫连肆怎么会不知道?而他心烦的也正是这一点。

    这么心烦,他到底是怎么了?

    外面有些喧哗,打断了他的思绪,赫连肆抬眸,“什么人来了?”

    欧冠声茫然,“属下去看看。”

    外面,赫连霜含笑和每个人打招呼,“你好,辛苦了。”

    办公室里每个人,都站了起来,俞桑婉站在最角落的位置,心里直打鼓……赫连霜怎么会来这里?她要不要回避一下?

    就在她准备逃走的时候,赫连霜已经看见了,“那位小姐,等等!”

    “……”俞桑婉脚下步子一顿,懊恼不已,缓缓转过身。面上笑容僵硬,嘴巴动了动,尴尬的称呼不知道怎么出口。

    赫连霜一惊,疾步上前拉住她,“你跟我来!”

    “阿姨!”

    赫连霜拉着俞桑婉出去,屏退了所有人。压低了声音质问她,“你怎么在这里?”

    “我……”俞桑婉苦笑,“我是考进来的。”

    “考进来?”赫连霜满脸戒备,“为什么?你是不是还没有死心,为了赫连肆……”

    “不是!”俞桑婉急忙摇头,“我原本考的是新闻部,压根没有想过要留在赫连肆身边……阿姨,我知道赫连肆不是谨轩!您放心,我五年前就死心了。实在是因为老发言人突然病倒,这都是机缘巧合……”

    赫连霜审视的看着她,有些信了。

    对俞桑婉这个女孩,她是有些把握的,没什么心机,有什么就说什么。

    可是,她还是不放心。

    “不行,你不能留在阿肆身边……你不知道,阿肆和谨轩,从小太多地方都很像!加上一起长大,连杏情、喜好都几乎一样!谨轩那么喜欢你,难保阿肆他……”

    俞桑婉心头一跳,想起赫连肆送她的相机,心上也着急。

    ——她是绝对不会和赫连肆发生什么的,这是有悖伦常的事!

    俞桑婉点点头,“阿姨,您放心……我会申请调动部门。您担心的事,不会发生。”

    赫连霜正发愁,听到她这么说,自然是高兴。“那就好,你这孩子,就是懂事。”

    蓦地,她又想起了什么,“对了,小馒头好吗?”

    俞桑婉心头又是一紧……这些年,赫连霜没少提出要把小馒头接走。这倒也是人之常情,可是……俞桑婉哪里舍得?她没有谨轩了,就只剩下小馒头,他们母子是不能分开的。

    “阿姨,小馒头很好。”

    “哎。”赫连霜叹息,“桃桃,不是我狠心,我可要提醒你……你现在是单身,我可以把小馒头留给你,但你哪天要是结婚了,小馒头是一定要回陆家的!他身上流着的是陆家的血!”

    尽管俞桑婉压根没有嫁人的打算,这话还是让她很不舒服。

    俞桑婉扯扯嘴角,干涩的笑笑,“阿姨,您放心,我永远不会和小馒头分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