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18章 你现在是我的人

    俞桑婉手上像是触了电,猛地甩开了赫连肆,脚下步子也往后移了移。

    “……”赫连肆一惊,脸色微微发白,惊愕的看着她,“你?”

    “我……”俞桑婉也觉得自己行为过激了,眸光闪烁、支吾道,“我只是不习惯……别人碰我。”

    自从陆谨轩离世,她哪里有和男人牵手的经历?

    “噢?”赫连肆眯起眼,似笑非笑,“可是,那天晚上……你不是还抱我了吗?”

    抱他?

    俞桑婉失笑,摇摇头,“总统,那怎么能是抱?当时情况特殊,我是真的以为……您有危险。”

    她这么解释,赫连肆非但没有生气,不知道怎么的……心头甚至还升起淡淡的喜悦。

    两鬓的虚汗还没有干,勾唇虚浮的笑了笑,“俞记者,我问你个问题,你一定要如实回答。”

    “呃?”俞桑婉一怔,愣愣的点头,“是,您问。”

    “有男朋友吗?”赫连肆还是那么一副姿势,斜斜靠在沙发背上,问着这样**的问题,神情却很庄重,就好像在问她……去年的gpd指数是多少!

    俞桑婉着实吃惊,木木的摇头,“没有。”

    “没有?”赫连肆勾唇,坐直了,身子微微前倾,“那么,你现在是单身?”

    “……是。”俞桑婉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问,“有什么问题吗?关于我的资料,在报考观潮时,都是审核过……”

    她的确是单身……丧偶,也是单身。

    赫连肆没心情听她说这些有的没的,匆忙打断她,“俞记者,你听着,你现在是我的人……不能说是我的大脑,起码是相当于我的嘴——所以,你要是谈对象,另一半首先要我同意,知道吗?”

    头一次听他说这么长的话,俞桑婉着实吃惊。

    慢慢消化他话语里的意思,俞桑婉忍不住笑了,点点头,“您放心好了,我不会谈对象的,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影响工作。”

    “不谈对象?”赫连肆挑眉,“这是什么意思?”

    俞桑婉心想,这要怎么和他解释?

    难道要告诉他,因为我惦记着我的亡夫——就是你的外甥陆谨轩,所以这辈子都不会再和什么人谈对象了?

    当然不行!

    俞桑婉心一横,一本正经的说到,“我一心只想着工作,想着要为总统您分忧、为z国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

    “噗!”

    听到后面,赫连肆没绷住,竟然笑出了声。

    俞桑婉干瞪眼,脸上臊得慌,他笑什么啊?她说的很可笑吗?

    “呵呵……”赫连肆嘴角轻轻扬起,抬起手抵在额头上,视线有意无意从她身上略过——这个丫头,怎么能这么有意思?竟然睁眼说这么瞎的话!

    他很久、很久没有这样高兴了,笑的时候,胸膛都在震动。确切的说,他的印象里,自己就从来没有这样笑过……

    俞桑婉赧然,不自在的瘪嘴,“总统,您……没事了啊?”

    “没事了……记住你刚才的话,我当真了。”赫连肆努力止住笑,但眼角眉梢里还是掩饰不住笑意。

    “……噢,我也是认真的。”

    俞桑婉瘪嘴,刚才他那样子,就好像病的很重一样……这么快又好了?

    其实这病,只有赫连肆自己知道。虽然他定期体检,各项检查指标一切正常。但是,他自己有种感受……胸膛里空荡荡的,那种寂寞空虚,是无论多繁忙的工作都无法填满的。

    他也曾看过心理医生,但是心里检测也没有显示异常。

    到底为什么,心里这么空荡?有的时候,还会有突发的不适状况。

    ——好比刚才,他只是听到那个孩子叫他‘爸爸’,他就又犯病了。

    ‘咚咚’,门上响了两下。是欧冠声回来了,“总统,您好点了吗?”

    “嗯。”赫连肆问,“现在什么时间了?汇演我就不去了,下一个议程吧!”

    “是。”

    ……

    晚上没有特殊安排,七点整,俞桑婉准时下了班。

    “总统,我先走了。”

    “唔。”赫连肆微一颔首,目送她走远。手机就响了——

    赫连肆心里正酝酿着一个想法,看都没看,接了起来,“我是赫连肆。”

    “阿肆,我是姐姐,我现在在内院。”

    赫连肆立时蹙眉,“好,我现在回来。”

    这几年,赫连圩下野了,早就搬出了观潮,过起了养老的生活,年岁大了,这两年身体不太好,赫连霜一直在身边照顾他,父女俩回来观潮的日子倒是不多。

    这回赫连霜回来,赫连肆不用多想,也知道是为了他。

    进了内院,赫连霜已然迎了出来。

    赫连霜比五年前更为消瘦了,眼神和笑容里藏着几分尖刻,“阿肆回来了,今天挺早的,刚好……我下厨做了几个你爱吃的菜。”

    “姐何必辛苦?”赫连肆脱下外衣,递给管家,人在餐桌前坐下。

    这些年,他都是一个人用餐,习惯了不说话。

    赫连霜绷不住,两分钟就开口了,言语间净是旁敲侧击,“阿肆,姐姐给你联系了医生……你什么时候有空,姐陪你去看看?”

    “嗯?”赫连肆蹙眉,“看医生,为什么?”

    “你……”赫连霜一个女的,怎么好意思说?只能暗示他,“你上次不是说……身体有些问题吗?”

    “没有啊?”赫连肆还是没明白,茫然的摇头,“我什么时候说的?我身体很好……”

    “那你……”赫连霜不知道怎么暗示了,直言道,“既然好好的,为什么不结婚?你想要找谁不行啊?”rz90

    听了这话,赫连肆心里倒是活泛了。

    他扬眉,问到,“姐,在你看来,我真的……要谁都行吗?”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赫连霜脱口而出,失笑道,“我和爸都不为难你,找个家底干净的,不要毁了你形象的……人品好,就行了啊!”

    “噢。”赫连肆点点头,脑子里闪过俞桑婉的笑脸。

    追问道,“那……要是对方看不上我呢?”

    “这怎么可能呢?”赫连霜摇头,哭笑不得,“你别在这里给我打马虎眼了,你都三十多了……”

    “行。”赫连肆抿唇,给赫连霜夹菜,“我知道了,会抓紧的,姐姐吃菜,回来一趟也累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