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16章 听话,乖

    一整天连轴转,强度上俞桑婉是很快就适应了。

    不过,精神和心态上调整,还需要一段时间。

    白天两个会议,一场现场参观、指导工作,晚上还要出席工作晚宴,一刻也没有停歇。

    结束的时候,差不多是九点钟。

    偏厅里,赫连肆在醒酒,这是他的习惯。俞桑婉检查完记者的各项采访记录,推门进去,里面只有他一个人,欧冠声大概是在忙,没在。

    俞桑婉屏住呼吸,觉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悄无声息的退出去比较好?

    “咖啡。”

    她正小心翼翼往后推着,却冷不丁,听赫连肆闭着眼淡淡吩咐。

    俞桑婉一顿,只好答应了,“是。”

    她走过去想了想,没有给他咖啡,而是倒了杯清水。少许一些烫,端着送到他面前。“总统,水。”

    “唔。”赫连肆闭着眼,抬起手指握住颈间的领带、左右扯了扯,这个动作很简单,但是却很彰显男人魅力,以前每次看陆谨轩这样做,俞桑婉都会脸红心跳。

    他修长的手指捏住被子,仰起脖子喝了一口。

    “嗯?”赫连肆睁开眼,皱眉抱怨道,“这什么?”

    俞桑婉一脸平静的看着他,“是水啊,h2o,water,水……”

    赫连肆:“……”rz90

    他当然知道这是水。

    “我是问,为什么是水?”他蹙眉,隐约是抱怨的样子,“我要的是咖啡。”

    俞桑婉不说话,眨着一双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

    “……”赫连肆怔住,思维节奏居然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对着她解释道,“我要的是咖啡,c8h10n4o2,coffee!”

    俞桑婉惊愕,没想到赫连肆连咖啡的化学式都能说得出来!

    赫连肆更尴尬,他才认识这个丫头几天?怎么说话的方式竟然被她带跑偏了?

    “咳。”清咳两声,赫连肆还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换咖啡!”

    “没有。”俞桑婉摇摇头,对着他伸出两根手指,“一牛奶,二水,您选吧!”

    “……”赫连肆怔住,奇道,“为什么是这两个选择?我还能有第三个选择吗?”

    “不能。”俞桑婉摇摇头,指着他的手。

    赫连肆这才意识到,他的手不自觉的覆在胃部……他的胃,有点不舒服。

    “总统。”俞桑婉直言道,“胃不舒服,少喝咖啡……再说,您刚才才喝了酒,我是为了您好。”

    赫连肆语滞,轻蔑的一笑,“我还得受你管?”

    “属下不是管您。”俞桑婉一本正经,“您不是把生活上的事情都交给属下和欧秘书长了吗?欧秘书长不在,属下就得好好完成工作,不然……怎么对得起观潮给属下开的那份高薪呢!”

    赫连肆听她义正言辞,都是官方辞令,不耐烦的皱眉,“反正是不给?”

    “是。”俞桑婉果断点头,含笑指了指茶水间,“您可以自己去泡,这个属下还真拦不住!”

    “……”赫连肆吃了瘪,他倒是想!可是他哪里干过这种事?他……不会。

    眉毛一皱,俞桑婉稍稍弯下腰,把水杯往他嘴边推了推,“喝吧!您是成年人了,又不是小孩子,总不会要喝奶吧?”

    赫连肆分明是郁闷的,可是……他竟然没有反抗,低下头乖乖喝水。

    俞桑婉抿嘴,怎么觉着这个赫连肆有几分……萌?

    门被推开,欧冠声忙完了,“总统,现在回去吗?”

    “嗯。”赫连肆放下水杯,站了起来,“回去。”

    欧冠声点头,“是——”

    回头去看俞桑婉,示意她,“你可以下班了,早上十点钟前到就可以,不用太早。”

    “好。”

    俞桑婉走在最后面,前面赫连肆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了她一眼,“太晚了,叫辆车送她回去。”

    “啊?”俞桑婉慌忙摇头,“不用了,我有人来接。”

    正说着,手机在口袋里震动。她这一整天,都没有接私人电话,手机也一直是静音……

    这会儿下班了,俞桑婉摸出手机,笑笑,“属下可以接吧?”

    “唔。”赫连肆微一颔首。

    俞桑婉侧过身子,接了电话,“喂?”

    她的声音很温柔,显然电话那头的人和她关系非同一般。

    赫连肆微蹙了眉,转身往前走时,耳朵里还能听见她的声音。

    “陆先生啊!你真的来接我了啊?嘻嘻……高兴,当然高兴啊!我现在下班了,辛苦你了啊,这么晚了还要来接我。看在是我第一天上班的份上,就允许了,以后不行啊!这么晚了,你不睡我会心疼的……”

    赫连肆:“……”

    出了门口,往内院走,他还在想着俞桑婉刚才那个电话。

    奇怪的很,为什么一直想着?跟魔怔了一样……

    蓦地,他停下脚步,看向欧冠声,“冠声,这个俞记者……有男朋友吗?”

    “嗯?”欧冠声一愣,想了想笑了,“像俞记者这么聪明漂亮、又能干的女孩子,应该有吧!刚才那通电话,听口气,就是她男朋友打来的……怎么了?”

    赫连肆敛眉,反问道,“你说呢?”

    欧冠声猛地反应过来,是啊!俞记者不能随便恋爱、嫁人啊!她的身份这样特殊,和观潮里的人一样,恋爱、结婚,另一半都要经过严格审核、考察的。

    “是,是属下疏忽了。”

    欧冠声忙低头认错,“这样,属下明天就去问问清楚,这件事必须引起重视。”

    “嗯。”

    赫连肆满意了,可是……心上仿佛有只小虫子,不经意的钻到了里面。它爬呀爬,搅的他心上痒痒的……

    这是种什么感觉?赫连肆从未有过,弄不太清。

    ……

    观潮门口,傅宪林开车,载着小馒头来接俞桑婉。

    “妈妈!”小馒头一路狂奔,肉呼呼的身子直接跳到俞桑婉身上,“辛不辛苦,累不累?”

    “见到陆先生,辛苦、累,都不见啦!”

    俞桑婉亲了亲儿子,坐进车里。“爸,以后不用来接我,多麻烦。”

    “呵呵。”傅宪林笑着,“那不行,除非阿生回来了,这段时间如果太晚了,还是要我来接,你自己又开不了车……”

    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了。

    从后视镜里看,俞桑婉脸色微变。

    “爸,开车吧!我没事。”

    ——是的,俞桑婉不敢开车,怕火……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