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14章 她……真有趣

    欧冠声走过来,在赫连肆面前站定,“总统。”

    手上拿着只袋子,递到赫连肆面前。

    “嗯。”赫连肆应了一声,抬起胳膊……将身上的西服脱了却1

    下来。

    嗯?俞桑婉半天没看懂,他脱西服……怎么里面的衬衣是雪白干净的?他不是中枪了吗?不要告诉她,除了消音枪之外,还有能不射中皮肉就能流血的枪!

    还有,欧冠声显然是有备而来。

    俞桑婉是对伺候总统这种大人物没有什么经验,可是……她不是傻!

    刚才这一幕,很显然,她是被耍了!这里是观潮附近,怎么会轻易有人来行刺?又不是拍电影!

    赫连肆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一时还想不通。难道是闲着无聊?弄点娱乐?!

    一整天,她是受惊、受累、受委屈,临了还被耍……俞桑婉忍着气,攥紧拳头,“总统先生,请问,我现在能走了吗?”

    赫连肆换上干净的衣服,静静看着她。

    到底是年轻,愤怒的情绪还是不会掩饰。不过,人总是有缺点的……比起她刚才的表现,一点点缺憾他是可以接受的。

    见他不说话,俞桑婉微微躬身,“那,我就告辞了。”

    “慢着。”赫连肆叫住她,眼角眉梢微微上挑,声音里竟然有一丝笑意,“不是‘你’了?”

    “……”俞桑婉鼓着腮帮子,“刚才不是急了吗?您大人大量,宽恕我吧!”

    “噢。”赫连肆看着她,只觉得眼前的丫头像只炸毛的小狗,要是他不是总统,估计她就扑上来咬人了,真是……有趣的很。

    他忍着笑,又问到,“抚恤金不要了?不是要我多给点吗?”

    “……”俞桑婉蓦地抬头,讪笑道,“您真幽默,我不是还喘气的吗?”

    赫连肆微一颔首,表示赞同,“也是。”

    俞桑婉气的浑身发抖,怎么有这样的人?是不是在他看来,所有人都理所当然该被他耍?可是,能怎么样呢?他是总统啊!说起来,还真是有这种权利!

    “我走了。”俞桑婉一咬牙,再次告辞。

    “你被录取了。”

    赫连肆穿好衣服,好整以暇的整理着袖扣,淡淡道。

    “……”俞桑婉刚抬起的步子一顿,怔怔的看着他,“哈?”rz90

    赫连肆说话从来不说第二遍,但是此刻,他却重复,“你被录取了。”

    俞桑婉难以消化,怎么就被录取了?

    欧冠声笑了,走过来,低头对她解释。

    “总统身边的老发言人病倒了,急需人接替这个位子,今天你的首次官方发言表现很好,宴客时的处理也很妥当,刚才总统遇到危机……你也很衷心,所以,你过关了!从今天起,你就是下一个总统内阁新闻发言人!”

    “……”

    俞桑婉震惊,脑子里有无数滋滋的火苗蹿起来!总统内阁新闻发言人!她做梦也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事啊!她只是想当一回时政记者,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就坐到了这个位子上!

    按理来说,这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成了,她就是赫连肆身边的亲信之一,她将接手的……都是最直接、最尖锐的时政。

    可是,俞桑婉却并不高兴。

    “总统。”俞桑婉纠结着怎么开口拒绝,“我……”

    赫连肆蹙眉,“回去好好准备。”

    “总统,我想我……”俞桑婉组织着措辞,“可能不太适合,我压根没有经验,连时政记者我也是毫无……。”

    赫连肆轻摇头,“我说你可以,就可以。”

    “呃……”俞桑婉还想说什么。

    可是却被赫连肆打断了,“你没有经验,也是我看中的原因之一,好好做。”

    说完转过身,往前走了。

    “……”俞桑婉惊讶的张着嘴,事情怎么变成了这样?

    欧冠声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恭喜啊!”

    ……

    回到家,已经晚了。

    上楼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宝贝儿子小馒头。

    小卧室里,小馒头正提着小裤头起来尿完尿,睡眼迷蒙,腮帮子上两团红扑扑的,看到妈妈立即睁大了眼睛,“妈妈!”

    “小馒头。”俞桑婉蹲下身子抱住儿子,“今天很乖嘛!”

    “妈妈,你怎么这么晚?以后不能这么晚,现在社会多乱啊!”小馒头一脸严肃,“我觉得,阿生得快点回来才行,你要是晚回来,他就可以去接你了,是不是?”

    “哈?”俞桑婉失笑,“谢谢啊!陆先生你太操心了。”

    看着小馒头一点一点长大,这越来越像陆谨轩的容颜……不由又想起了赫连肆。她不想留在赫连肆身边,虽然心里已经清楚他们不是一个人,可是……面对着一个和谨轩一模一样的人——

    她怎么可能不……难过?

    “……”小馒头想起了什么,问到,“妈妈,你今天考试,考的好吗?”

    “嗯。”俞桑婉点点头,却不怎么开心,“妈妈考上了。”

    “啊!”小馒头扑到妈妈怀里,“妈妈,你太棒了!我就说了,你一定会考上的!”

    俞桑婉抱起儿子,放到床上,“陆先生,半夜不可以这么兴奋……睡吧!好不好?”

    “嗯嗯。”小馒头乖巧的点着头,眨着眼,“妈妈,以后我可以去接你下班吗?”

    “嗯?”俞桑婉疑惑,“为什么呀?”

    小馒头当然不能说他想要看看神秘威严的观潮,更不能说他想看一看里面那位特别了不起的总统。他拍着胸脯,特别男子汉,“因为我是家里的男人啊!”

    “呵呵。”俞桑婉轻笑,“好。”

    从卧室出来,傅宪林就等在门口。

    “爸。”俞桑婉关上门,“怎么还没睡呢?你今晚喝的可有点多。”

    傅宪林摇头笑笑,“我没事,只是偶尔,我是想知道你和赫连肆……”

    “爸。”俞桑婉无奈。

    “你放心吧!我不是五年前了,早就接受谨轩不在的现实了……赫连肆对我来说,只是这个国家的总统,没了谨轩,我和陆家也都没什么联系了,我和他又能有什么?”

    “哎。”傅宪林连连点头,“爸爸是担心,你会难过。”

    “爸。”俞桑婉握住父亲的手,“你放心,我已经挺过来了。”

    至于新闻发言人这个职位,她能辞掉吗?

    傅宪林轻叹,“那就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