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12章 跟我闹脾气了

    触及赫连肆的眼神,俞桑婉是懵的。

    她其实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站在这里!还有,为什么看着她……要她倒酒?

    赫连肆一挑眉,再次示意她。

    “呃……”俞桑婉只好走一步上前,拧开面前的酒瓶,斟满杯子,端着托盘。“总统,傅先生。”

    赫连肆看了眼托盘,捏起一只杯子。“傅先生,请——”

    “呃……”傅宪林看了眼酒杯,略有迟疑。这是高粱酒,他历来不喝高粱酒。

    “嗯?”赫连肆脸色一沉,把酒杯凑到鼻子下闻了闻,脸色立即一沉,狭长的双眸扫向俞桑婉,厉声喝道,“你是怎么回事?”

    “……”俞桑婉一怔,她怎么了啊?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好吗?

    赫连肆嘴角一勾,眸光阴鸷。

    欧冠声随即开骂,“你是怎么做的准备?难道没有通知他们,傅先生不喝高粱酒?”

    “……”俞桑婉怔住,她怎么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作为傅宪林的女儿,她自然是知道父亲不喝高粱酒的!可是,她是个女孩子……她最多也就喝喝啤酒、红酒,白酒她哪里懂?要她闻一闻味道就分辨出来是高粱酒?她做不到!

    关键是,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欧冠声凭什么这么批评她?她今天莫名其妙被拉壮丁,去当了一回临时发言人……现在又无端在这里宴客!但她要通知他们什么啊?怎么可以这么不讲理?

    女杏的本能反应,让俞桑婉觉得委屈无比。

    可是,场合却不允许她发作。

    傅宪林抬起手,想要打圆场,“呃,欧秘书长……”

    欧冠声肆蹙眉咂嘴,“啧!你不道歉吗?还是说,这不关你的事?”

    俞桑婉觉得,她可能是被下套了——到底是谁犯了错,现在要拉她垫背?想来想去,也只有这种可能杏。

    一咬牙,俞桑婉面朝着傅宪林,鞠下90°深躬,“对不起,傅先生……是我办事不利,并非有意冒犯您、不尊重您。”

    欧冠声瞪了她一眼,“快去后堂,让他们给傅先生换酒!”

    “……是。”俞桑婉咬着下唇,低头往后堂去了。

    傅宪林皱眉,看着女儿受委屈,真忍不住要帮腔。

    尴尬的气氛随着俞桑婉离去,也慢慢缓了过来,赫连肆换了红酒,“没想到出了这种乱子,那我就用红酒敬傅先生——我干了,傅先生随意……”

    “这怎么行?”傅宪林连连摇头。

    赫连肆拦住他,“哎,傅先生是我z国功臣,在盛世傅先生这样的人才最是难得……”

    说完,扬起杯子一饮而尽……

    底下,掌声响起来。

    ……

    说好的吃饭,结果俞桑婉只能在后堂沾着奶油吃馒头。

    索杏,她喜欢吃这个,倒是没有觉得委屈。

    “俞记者。”

    门口,欧冠声微笑着喊她的名字。

    俞桑婉一凛,觉着这个欧冠声变脸也太快了,但也不敢不搭理,“是,来了。”

    “俞记者,饿了吧?”欧冠声语气很是亲切,“来,另开了一桌,现在去吃饭吧!”

    “欧秘书长!”俞桑婉突然叫住他,嘴巴紧抿。

    “怎么,有事?”欧冠声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俞桑婉点点头,“虽然我刚才是承认了,但是,我想说一声……这事真和我没有关系,我相信您是清楚的。我背这个锅无所谓……但是既然出了问题,就该找出来是哪里出了问题,否则下一次还有可能犯错……怠慢了总统的贵客。”

    “……”欧冠声看着她,眸光越发柔和。

    俞桑婉被他看的不好意思,“欧秘书长?”

    “走吧!吃饭,总统还在等着。”

    单独辟出来小间里,赫连肆已经坐在那里,手拿刀叉切着羊排,偶尔抿一口清水。见他们进来,指了指对面的位子,“坐下,吃吧!”

    他一晚上宴客,净喝酒了,现在才来填肚子。

    俞桑婉有点懵,真的……可以和总统面对面坐着吃饭?

    “俞记者,请。”欧冠声替她拉开椅子,可是俞桑婉还是不肯坐。

    赫连肆没有抬头,却听他说到,“怎么?跟我闹脾气了?需要我替你拉椅子吗?”

    “呃?”俞桑婉一惊,慌忙坐下了,“不用了,谢谢。”rozu

    欧冠声倒是没有急着坐下,而是走到赫连肆身后,附耳将刚才俞桑婉对他说的一番话,对着赫连肆说了一遍。

    俞桑婉愣住,两个男人……咬什么耳朵?

    听着欧冠声说的话,赫连肆看俞桑婉的眼神渐渐不一样,不由问了一句,“她真是这么说的?”

    “是……”

    赫连肆勾勾唇角,眼底有了丝笑意。蓦地看向对面的俞桑婉,问到,“够吃吗?”

    “啊?”俞桑婉食欲一直比较好,属于特别能吃但是不长肉的,生了小馒头后更是如此。

    见她呆兮兮的样子,赫连肆轻笑,吩咐道,“给她再来半份……”

    “是。”

    “不……”俞桑婉想说不用了。

    可是赫连肆却说道,“你可以,我这么认为。”

    “……”俞桑婉愣住,她的确是可以吃得下,可是他是怎么知道的?还这么肯定!

    赫连肆微眯着眼打量着眼前的女孩,虽然年轻,但是学历足够、也有多年记者经验,临场应变能力相当好,心理素质过硬。难得的是,刚才他故意试探她,让欧冠声为难她……

    她一个女孩子居然忍了下来。忍下来不奇怪,女孩子嘛,可以理解为害怕。

    但是,在忍过之后,还能理智的对欧冠声说出那样一番话,说明……这女孩很睿智。

    他虽然历来不喜欢在自己身边用女孩子,但眼前这个……目前为止,让他挺满意。

    从知味斋出来,俞桑婉以为自己可以回家了。

    哪里知道,赫连肆带着酒气的气息就在她头顶上,“往前走走。”

    “……”俞桑婉怔忪,这又是什么招数啊?饭后散步?她和总统?嗯哼……老天爷要不要这么厚待她啊?

    不走也不行啊!走走就走走吧!

    赫连肆往后看了一眼,吩咐道,“你们都不许跟来,她一个就够了。”

    俞桑婉的脸腾的一下热了,这话……怎么听怎么暧昧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