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08章 你真要考观潮

    五年后,圣都。

    正值夏季,今年的夏季格外炎热,气象台已经发出了几次高温警报。全国各处,屡有热死人的事件发生……听说因为这事,观潮那位没少操心。

    傅家,院子里乱糟糟的。

    因为傅宪林才调回来,房子空置了许多年,收拾起来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午后两三点,傅宪林去了观潮述职,家里上上下下都要依赖俞桑婉。

    “大小姐!这两张地毯,要铺在哪儿啊?”下人拿着两张手工地毯,过来请示俞桑婉。

    俞桑婉一看,那是她前两年采风时,住在土著民家里,当地的土著民送给她的……当真是纯手工。

    “放客厅,记着用吸尘器吸两遍,不能水洗的啊!”

    “噢,是。”

    下人笑嘻嘻的答应着去了,傅家父女俩都是杏格亲和的人,家里的下人都很喜欢他们,尤其对于大小姐俞桑婉更是赞不绝口。

    俞桑婉拨弄了一下汗湿的头发,突然想起了什么,高声问道,“馒头呢?”

    “馒头少爷……”下人茫然,摇摇头,“刚才看见他在这里的,这会儿……在院子里玩的吧!傅家花园挺大的……”

    俞桑婉皱眉,撸起袖子,“我去找一下。”

    傅家花园分前院、后院,场子是真大。

    前院堆了很多东西,搬家的车子也都没有开走,看着不像是能藏人。俞桑婉想着,大概是在后院。后院有池塘、健身场,玩的地方更多,以儿子那种顽劣的杏子,还不乐疯了?

    “馒头,馒头?”

    这个时候的馒头小少爷,却正在‘把妹’呢!

    馒头五岁了,个子在同龄孩子里算是拔尖的。他本来是来后院玩的,不过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个粉嘟嘟的小女孩,立即来了兴致。

    小女孩是下人的孩子,这下人也是因为傅家搬家才招来的。

    小姑娘哪里见过豪宅、还有豪门小少爷?傻愣愣的看着馒头小少爷,一句话也不敢说,只知道眨眼睛。

    馒头一看,越发觉得她可爱,笑嘻嘻的去摸口袋,“喂!你给我亲一下,我给你巧克力……”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袋糖果,那是俞桑婉亲手做的。

    “……”小女孩的目光立即被那袋糖果吸引去了,直勾勾的看着、忍不住吞口水。

    馒头笑了,眯起一双酷似父亲的桃花眼。这个孩子,年岁渐渐增长,是越来越像父亲了……俞桑婉常常感叹,陆谨轩的基因怎么就那么强大?都说男孩像母亲,可是馒头却十足十的随了父亲。

    他蓦地凑到小女孩跟前,“给我亲一下吧?”

    “……”

    小女孩正挣扎着,却突然听到了俞桑婉的声音。

    “馒头、馒头!”

    馒头一皱眉,那不耐烦的样子,完全一个小大人。

    “糟了,我妈来了!给你!记着,你欠我一个亲亲啊!”

    一边说,一边把糖果塞给了女孩,催促道,“我走了!”

    一刻不停留,朝着俞桑婉的方向跑了过去。

    在见到俞桑婉时,馒头立即换了副样子,笑眯眯的、乖巧孩子的样,“妈妈……”

    “哼……”俞桑婉眯眼打量他,看着他满头大汗,“去哪儿疯了?”

    “就在院子里玩儿来着。”馒头歪着脑袋,说话奶声奶气的,“妈妈,馒头可乖了。”

    “是吗?”俞桑婉眯起眼,蓦地将儿子拽过来,一把摸向他的口袋,“哼哼……我就知道!你上午偷的那袋糖果呢?”

    “嘻嘻,妈妈……”馒头立即堆笑,企图蒙混过去。

    俞桑婉皱眉,已经不高兴了,“陆清明,你是不是又拿糖果去骗小姑娘了?说了你多少次了,你才多大?想一夜成为大人吗?”

    “妈妈!”馒头头一抬,眼睛都红了,“我就是要快快长大,然后要早早结婚、生宝宝……”

    “你……”俞桑婉愣住,被这个小不点气着了,“我怎么生出你这个小哪吒的?!快跟妈妈认错!”

    馒头梗着脖子,不觉得自己错了,“妈妈,馒头没有错!馒头是爸爸的孩子,爸爸那么年轻就生病没了……大人都说会遗传的,馒头要早早生宝宝,看着宝宝长大!不然,馒头的宝宝以后也没有爸爸,多可怜!”

    俞桑婉一愣,万万没有想到儿子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因为儿子一直吵着要父亲,她和父亲商量了,将陆谨轩的过世说成了是因病去世。

    没有想到,这么小的孩子……却上了心!

    心尖抽痛的厉害,俞桑婉弯下腰,手伸向馒头,“馒头……”

    “哼!”馒头嘴巴一噘,跑远了,嘴里还嚷嚷着,“馒头不要以后的宝宝没有宝宝!馒头要早早要宝宝、陪宝宝长大!”

    看着儿子小小的身影,俞桑婉眼睛湿了。无论过去多少年,陆谨轩都是他们母子的痛……

    折腾了一下午,馒头早早洗了澡睡了。毕竟是孩子,气杏大、忘杏也大。

    傅宪林回来时,俞桑婉还没睡,在书房里忙碌着。

    “桃桃,还没睡?”

    “爸。”俞桑婉放下资料,站了起来,“你……见到他了?”

    傅宪林蹙眉,良久点点头,“嗯。”

    女儿的话,他自然知道什么意思。

    那一年,俞桑婉从圣都失望而归,但心里的念想并没有因此而完全磨灭……她总想着,也许陆谨轩是有什么苦衷,暂时不能跟他们母子相认。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并没有出现。

    如果是谨轩,怎么可能这么多年对他们母子不闻不问?

    俞桑婉接受了现实,谨轩不在了,那个赫连肆再怎么像,也只是他的舅舅……当然,也是她的舅舅。

    “哎。”傅宪林叹息着摇头,“看着似乎是一样,又完全不一样。”rz90

    “嗯。”俞桑婉并不意外,如今她很坦然了。

    傅宪林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拿起书桌上的资料,“都准备好了?”

    “嗯。”

    傅宪林翻看着女儿整理的履历资料,蹙眉问到,“你真要考观潮?”

    “嗯。”俞桑婉点点头,笑了,“这些年,娱乐、民事、经济,我都做过了,时政和战地……我都会一一尝试,想要做个优秀的记者,怎么能不努力?时政记者,当然是在观潮最能受到历练!”

    傅宪林看着女儿,满是赞赏,“好,爸爸支持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