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01章 我看你们谁敢过来

    陆谨轩从治疗室进到书房,神情发怔。

    “少爷,要看新闻吗?”

    陆谨轩微一颔首,这是他这些天的行程安排,下属这么问也不过是例行而已。他支着额角等着,屏幕已经亮了。上面播放着各项实事,陆谨轩淡淡问到,“我什么时候回去?”

    “这个……”下属微顿,回到,“属下不清楚,要等观潮那边的消息——少爷,您还是安心把病治好吧!”

    “……”

    陆谨轩蹙眉,脑仁里一阵抽痛。每次说到病,他就是这个反应。

    从他醒来,就一直在治疗……究竟要治疗到什么时候?

    屏幕上,正在播放傅宪林的任命及调职新闻——傅宪林是现在全国风头最盛的人,赫连圩对他很是看重,这一次更是将他放去了百废待兴、广袤的西部。

    记者正在采访他,“傅先生,这次去西部有什么不舍的地方吗?”

    傅宪林浅笑,“不会,我会带着我的女儿桃桃一起离开,最重要的人一起走了,并没有什么可牵挂的。”

    镜头的左下角,贴着枚小照片,正是俞桑婉浅笑的模样。

    “……”

    采访还在继续,陆谨轩却皱了眉,心头一凛——桃桃……

    为什么觉得这个名字这样熟悉?照片上的这个女孩,又是谁?

    “少爷?”

    下属在一旁有些担心,陆谨轩摇摇头,“我没事,关了吧!我要去健身。”

    “是……”

    陆谨轩去了趟健身房,出来时出了一身汗,但那种憋闷而又空荡荡的矛盾感并没有减少。扯了条毛巾,进了浴室。偌大的浴室,只他一个人,连喘息都有回音。

    “这个……”

    陆谨轩低头,看到了胸前挂着的红绳……上面挂着枚核桃哨子。

    掌心蓦地的收紧,“桃桃?”

    一个名字念出口,陆谨轩脑袋里剧烈疼痛起来。

    “啊!”

    他猛地扯断红绳,盯着那枚桃核……支离破碎的记忆片段在他脑海里翻滚!

    桃核、桃桃、婉婉!

    剧烈的头疼中,陆谨轩脊背像是过了电,整个人绷直了,思维也骤然清晰,“婉婉……”

    奇迹般的,和俞桑婉从相遇时的记忆一下子跳进了脑子里!

    陆谨轩撑住脑袋,虽然是想起了俞桑婉,但是……因为记忆太乱,他还不太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行,他得见到俞桑婉!手心一紧,陆谨轩裹着浴巾出了浴室……

    “少爷,您要去哪儿?”

    陆谨轩换好了衣服,头发还是湿的,刚出玄关就被下属拦住了。

    他乜了那一人一眼,气场很是森冷。反问道,“怎么?你敢拦着我?”

    “……”下属一愣,“不、不敢。”

    陆谨轩虽然脑子很乱,但气势丝毫不减,薄唇一勾,低喝道,“那就滚开!”

    “少爷!”

    下属拦不住,眼睁睁看他出去了。急的来打电话,“喂,观潮吗?不好了,少爷好像想起什么来了?拿了车钥匙冲出去了!”

    ……

    傅家。

    刚送走了记者,准备出发了。

    “桃桃,爸爸来抱你。”傅宪林进来,弯下腰。

    俞桑婉现在没法拒绝父亲的好意,她的腿肿的厉害,走路都疼。只能乖乖的朝父亲张开双臂,“谢谢爸爸。”

    傅宪林叹息着摇摇头,“哎……乐正竟然没有来,我有点意外。”

    “……”俞桑婉一愣,笑了,“乐正不来才好,他一定不是不想见我……他这个人,看着好像什么都不在意,其实比谁都重感情,他……应该是不想看着我离开。”

    傅宪林怜惜女儿的善良,“我的桃桃,心肠是最软的……走吧!”

    “嗯。”

    ……

    傅家近了,前面的路也是傅家的私产,不能开过去。

    陆谨轩只能停了车,徒步走过去。他还没有理清楚俞桑婉、桃桃、傅宪林的关系,但是他是在傅宪林的新闻上看到了俞桑婉的照片,情急下只能来傅家找她。

    然而,前面路上,却被人拦住了。

    赫连圩一身黑色西服,双腿笔直的往他跟前一站。声音不大,气势却很迫人,“赫连少爷,你要去哪儿?”sa:f

    陆谨轩一怔,盯着赫连圩半天,才缓缓道,“父……父亲?”

    “哼。”赫连圩勾唇,“知道我是你父亲?还知道什么?”

    陆谨轩脑仁阵阵抽痛,记忆太混乱……但有件事,不用记忆他也很清楚,那就是赫连圩的身份!他是这个国家的总统……

    “看样子是知道。”赫连圩手一抬,“既然知道,现在立刻转身上车!要么跟我回观潮,要么回去原来的地方,继续治疗!”

    “……”陆谨轩几乎是下意识的摇头,反驳道,“这些我都可以做,但是在这之前,我要……见到那个女孩!”

    “呵呵。”赫连圩轻笑,却是一丝笑意全无,“赫连肆,轮不到你跟我商量!那个女孩,你这辈子都不能见!”

    “为什么?”陆谨轩皱眉,想要见到俞桑婉的**更加强烈了。

    赫连圩自然不会回答他,“不用问,我也不会回答你……”

    这种情况下,陆谨轩唯有心一横,跨出了步子往前走。

    “站住!”赫连圩冷声喝道,“你再往前走一步,我不会袖手旁观,看你一意孤行!”

    陆谨轩心头一凛,但还是继续往前走。

    赫连圩眉头一拧,手一挥,‘嗖’的一声响,陆谨轩腿上中了一枪,不过顷刻,整条腿都有了麻木感。他猛地回头,看向赫连圩,“麻醉枪?”

    “是。”赫连圩淡笑,“我自然不会伤害你,但是……要阻止你往前走,真的是轻而易举!”

    “呃……”

    他越是这样,陆谨轩就更想要见到俞桑婉!究竟,不要他见到俞桑婉的原因是什么?陆谨轩拖着渐渐失去直觉的左腿,继续往前走。

    赫连圩闭眼,叹息,“哎……继续!”

    “是!”

    “呃!”陆谨轩又是一声闷哼,这一次,连右腿也在渐渐失去知觉。

    赫连圩不忍看他,“行了,别犟了,回去吧!”

    瞬时抬手,招来下属,“把少爷抬回车上!”

    “是……”

    “不!”陆谨轩抗拒着,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但他下颌紧咬,双眸眼底赤红,使得那些靠近的下属都不敢对他动手,“我看你们谁敢过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