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00章 陆家长媳

    傅家上下都很忙碌,忙着收拾东西。

    因为傅宪林授命,要去西部推动经济。既然傅宪林要走,自然不可能将俞桑婉一个人留在这里。

    院子里,阳光很好。俞桑婉坐在那里晒太阳,手里捧着汤碗努力小口小口喝着。她连一头长发都剪了,只为了不和肚子里的孩子争夺养分。

    傅宪林从玄关出来,走向女儿。他俯下身子,掌心落在女儿脑袋上,满眼都是慈爱。

    “日子在明天,爸爸陪你去。”

    俞桑婉一怔,神情呆呆的……所谓日子,是陆谨轩‘日子’。他人虽然没了,但她是他的妻子,是可以堂堂正正的去的。

    俞桑婉点点头,应了一声:“嗯。”

    如果知道必须要这样才能堂堂正正的和他在一起,她宁愿不要!

    “哎。”傅宪林叹息,“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送完谨轩,我们就走……离开这里也好、也好。”

    俞桑婉不说话,低头喝汤,是啊,这样也好……

    ……

    翌日,俞桑婉一身宽松的黑色长裙,外罩着黑色披肩,去送陆谨轩。

    车子停下,傅宪林扶着她下来,俞桑婉猛地闭上眼,只觉得眼睛又干又痒。

    “小心点。”傅宪林把手伸给女儿,牵着她进了灵堂。

    休息室里面,陆宇森和赫连霜已经在了。

    陆宇森立即迎了上去,“傅先生,婉婉……你们来了。”

    赫连霜眼底一抹寒光闪过,稍纵即逝,随即也迎了上去。

    陆宇森叹息着指了指外面,“你们来的挺早,还要等一会儿才开始——”

    “好。”傅宪林看了看沙发,扶着俞桑婉,“桃桃,先坐一会儿?”

    俞桑婉点点头,正要过去,斜刺里却突然冲出个人出来。不是不小心的那种,用了很大的力气……分明就是故意要将俞桑婉撞出好歹来!

    “啊……”俞桑婉当即捂住了肚子,秀眉皱到了一起,素颜的脸上脸色越发苍白。她抬手抓着四周,惊叫着,“爸爸!”

    傅宪林眼疾手快,幸而将女儿抱在了怀里。

    众人齐齐去看冲过来的人,竟然是宮雪妍!

    赫连霜拧眉、厉声吼道,“宮雪妍,你疯了?谁让你进来的?”

    “我进来怎么了?”宮雪妍双眸赤红,的确是像是疯了,她指着俞桑婉,恨意满满,“她能进来,我不能进来吗?她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谨轩包养的小情儿,我是他的未婚妻!今天该我给他送行!”

    傅宪林扶着俞桑婉坐下,径直走向宮雪妍。

    他眯起眼,不说话也让人不寒而栗。

    宮雪妍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昂着脖子、眸光闪烁,“你想要做什么?仗势欺人吗?”

    “哼。”傅宪林冷笑一声,扬起手,‘啪’的一巴掌打在她脸上,语气冰冷。

    “宮雪妍,这一巴掌是替我女儿打的!她没有资格?她是谨轩的妻子,今天没有比她更有资格!你是个什么东西?一个落魄的千金?噢,不……就连原来的千金头衔,也都是你父亲无耻的偷来的!”

    猛地一攥拳头,逼向宮雪妍。

    宮雪妍吓得往后退了两步,瑟缩着,“你……你还想怎么样?”

    “宮雪妍!”傅宪林轻蔑的扫了她一眼,“听着,看在你是个小姑娘的份上,我不会对你赶尽杀绝,但是……你若是再欺负我的女儿,哪怕是对她说一个伤人的字眼……”

    他顿了顿,掷地有声。

    “我要你死的很难看!滚!”

    傅宪林环视一圈四周,沉声道,“人呢?今天这样的场合,陆家的安保就是这么令人失望的吗?”

    “有的……”陆宇森忙喊道,“来人啊!把这个疯子给我拖出去!”

    “是……”

    傅宪林算是满意了,但愠怒未消。

    “傅先生……”陆宇森试图去道歉。

    却被傅宪林挡开了,傅宪林皱着眉,“两个孩子虽然没有举行婚礼,但是……我请问一句,他们是不是夫妻?是不是合法的?如今她已经够委屈,还要遭受这种侮辱?”

    “抱歉。”陆宇森自知理亏,只能一个劲的道歉,“这事是我们疏忽,也是因为两个孩子没有公开……底下人还当宮雪妍是谨轩的未婚妻……”

    “啧!”傅宪林不耐烦的咂嘴,神色更是不豫。

    陆宇森慌忙改口,“我这就去处理!傅先生放心,今天的葬礼,只有桃桃能堂堂正正的站在那个位置上!她是谨轩的妻子,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哼!”

    傅宪林冷哼,不再说话。而是去扶着俞桑婉,口气温柔的判若两人。

    “桃桃,吓着了吗?”

    俞桑婉握住父亲的手,眼睛里湿漉漉的,抿嘴摇头,“谢谢……爸爸。”

    “傻孩子……”

    ——她终于不是一个人了,被人欺负的时候,也有父亲挡风遮雨了。可是,谨轩已经不在了……

    宾客到齐,仪式开始。

    赫连霜亲手替俞桑婉戴上头花和胸花,红着眼、哽咽,“戴满七七四十九天,满一年……再在墓前烧掉。”

    “……嗯。”俞桑婉低着头答应,视线落在一双脚上。

    她的脚肿的很厉害,鞋子都比过去增了两个码。

    “哎……”赫连霜叹道,“孩子……真不拿掉吗?”sa:f

    俞桑婉摇头,“要生下来的。”

    赫连霜怔住,回头看了看等在一旁的傅宪林……内心百感交集。事情变成这样,她不能回头了!傅宪林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在经历过那十八年,更是不好对付了。

    “你怎么养?”赫连霜蹙眉,还是存了份私心的,“若是生下来,还是陆家来养……好吗?”

    俞桑婉微怔,抬眸看着她。

    “时间到了。”

    陆宇森过来,打断了她们,催促道,“出去吧!大家都等着。”

    “……”赫连霜没说完的话只好打住,拉着俞桑婉,“走吧!”

    “嗯。”

    灵堂前,俞桑婉的出现倒是成了焦点。陆家长媳,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众人视线里……

    面对众人的目光,俞桑婉浑然未觉。她眼里,只有陆谨轩。

    ——他那么沉默,冷清。俞桑婉蓦地想起,他们初遇那晚,他抱着她、对她说的话:困了、睡吧……

    俞桑婉哽咽着,喃喃:谨轩,不要睡,醒来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