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9章 我是赫连肆

    宽敞的卧室里,光线被刻意调过。

    中央的床上,陆谨轩闭眼躺着,浓眉紧蹙……即使是这样,神色看起来也是很不安。汗水顺着修剪整齐鬓角一路往下流淌……

    他的手臂,暴露在外,袖子被高高挽起,露出一段精装的胳膊。

    肘部的血管里,埋着一截软针。

    床旁,站着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医生。医生看看站在一旁的陆夫人,请示到,“夫人,要注射吗?”

    陆夫人看一眼季晴,问到,“你看呢?”

    “是。”季晴点点头,“大少爷这个状态,镇静剂能让他安稳些……我会尽力,但是夫人,我不敢保证,大少爷最终的结果……”

    闻言,陆夫人眉头紧锁。

    看着儿子,她不是一丝忧虑都没有的。但是,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她不能回头了!

    “开始吧!”

    赫连霜一咬牙,下了命令。

    “是。”

    “是……”

    ……

    药物进入血管片刻,陆谨轩缓缓睁开眼。

    “您醒了?”

    房间里,所有人都退出去了,只剩下季晴和陆谨轩。

    陆谨轩微眯着眼,像是不认识季晴一样,“你……”

    “您不认识我吗?”季晴神色紧张,每说一个字都很小心。

    “……”陆谨轩痛苦的闭了闭眼,像是在很努力的回忆,睁开眼又是一片空白,“你是谁?”

    其实,他更想问的……是他是谁?

    季晴见他这反应,心里就清楚了。略勾起唇角,笑到,“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您是谁?”

    “我……”陆谨轩抬手扶额,他的脑子里乱的很。

    季晴露出胜利的表情,“赫连少爷,您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吗?”

    赫连少爷……

    陆谨轩蹙眉,下意识的说出了个名字,“赫连肆?”

    “是!”季晴点头笑着,“赫连少爷,您好了?”

    “呃……”

    陆谨轩蹙眉扶额,身体觉得很疲倦,仿佛被人掏空了一样……头也疼的很。他下意识的反应,但为什么觉得赫连肆并不是他?

    “我,赫连肆?”

    “是。”季晴点点头,“您记不起来了?”

    陆谨轩抿了抿薄唇,“我怎么了?”

    “您病了。”季晴指指自己,“您有很严重的杏格分裂……我是您的心理医生,您现在的状态是在恢复中,所以,以前另外分裂出来的人格……他所带有的记忆,会有所缺失。”

    这话,陆谨轩听懂了。

    他缓慢的说出自己的观点,“你的意思是,我忘记了以前的事情?”

    季晴微笑着躬身,“是——不过,所幸,您记得自己是赫连肆……赫连家的继承者。”

    陆谨轩精神不济,脑子疼的像是要裂开。不由皱眉扶额,“呃……”

    “赫连少爷,您需要休息,香薰我已经备好了……您可以安静的休息。”

    季晴起身,去将香薰灯打开。

    “那么,属下先出去了。”

    “……”陆谨轩蹙眉,点点头。

    卧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陆谨轩躺回床上,脑子里空空的……更奇怪的是,他觉的好像还有个地方空空的。

    陆谨轩抬起手来,贴在左胸口处。

    那里面空荡的厉害,好像缺了一块……

    ……

    季晴出了房门,立即去见了赫连霜。

    “夫人。”

    赫连霜支着额头,淡淡问着,“情况怎么样?”

    季晴微蹙了眉,“夫人,真是连老天爷都在帮您!”

    “什么?”赫连霜一下子来了精神,腾地一下站起来,“怎么说?”

    季晴笑到,“夫人,我成功了!我成功把陆谨轩和陆昱轩的人格都洗掉了,只留下些关于赫连肆的片段……所以,现在大少爷只知道他是赫连肆!”

    “啊!”

    赫连霜喜上眉梢,双手不自觉的握紧!

    “太好了!”

    季晴继续说,“不过,这种情况还不稳定,还需要继续治疗。还有,如果治疗成功,那么大少爷只留有赫连肆的记忆,就会有很多空白,这个夫人您也要想好……”

    赫连霜此刻陷在兴奋里,哪里顾得了那么多?

    她只不断点头,“好!那你就继续治疗……至于记忆空白,那怕什么?等到他继任,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忙,不怕他有空找破绽!”

    “……是。”

    季晴躬身答应,退出了书房。

    陆谨轩的心理治疗,结合药物的双重作用,持续进行着。

    ——赫连肆正慢慢覆盖他过往所有的记忆……

    俞桑婉肚子里的孩子,还在一天天慢慢长大。

    随和孕周的推移,俞桑婉的情况也越来越不好。

    乐正生来看她的时候,俞桑婉正在做氧疗。人半躺在床上,鼻子里插着氧气管,脸色不比白纸好多少。双腿下垫着高高的枕头,以减少水肿。

    “婉婉。”

    乐正生只看了一眼,喉头就硬了,出声都是沙哑的。

    “乐正来了。”俞桑婉笑眯眯的朝他招手,“过来坐。”

    “婉婉。”乐正在她身边坐下,心疼却无能为力,“我……能为你做什么?”sa:f

    俞桑婉看看他,笑了,“什么都不用……你来看我我就很高兴了,还有,你父亲没有来傅家‘算账’,我知道,都是你的功劳。”

    她真诚的道谢,“乐正,谢谢你。”

    乐正哽咽着,“婉婉,这才四个月……你想过吗?还有六个月怎么熬?又能不能熬过……”

    他实在是说不下去了。

    俞桑婉笑着,慢慢抬起手伸向他。

    “婉婉。”乐正看她很吃力,忙握住她的手,“怎么了?”

    “乐正。”俞桑婉松了口气,“不要担心我,我现在很幸福……医生说孩子很好,只是我辛苦一点……”

    乐正有些急了,“只是孩子好有什么用?它已经没有爸爸了,难道你……”

    话没说完,但他们都懂……若是俞桑婉没了,这孩子一出生就是孤儿了。

    “嘻嘻。”俞桑婉轻笑,“乐正,我有爸爸了……所以我现在真的不担心,如果我不在了,孩子还是能健康快乐的成长,如果它长大了知道了爸爸妈妈的事,它不会怪我们的——这个孩子,是谨轩的延续啊!”

    “婉婉……”乐正无话可说。

    该有多爱一个人,愿意用命保住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血脉?!

    俞桑婉开玩笑,“还有你,也会对它好的,是不是?”

    乐正生哽咽,“嗯。”

    俞桑婉闭上眼,叹息,“我好累……我要先睡一会儿……”

    乐正默然,静静的守着她,心尖抽痛到麻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