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7章 谨轩,没了

    医院长长的走廊上,傅宪林抱着俞桑婉匆匆赶来。

    “爸,放下我!”

    俞桑婉拍拍父亲的肩膀,傅宪林点点头,放下女儿,却依旧牵住她的手。女儿这种情况,还怀孕于身,真的是很危险。

    “谨轩……”

    俞桑婉往前走,就看到了陆宇森和赫连霜,他们都从休息出来了,守在手术室门口。角落里,还有失魂落魄的唐越泽,季晴在一旁陪着他。

    俞桑婉愣住,看着陆宇森和赫连霜,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倒是赫连霜,看了眼俞桑婉,眼睛一红,上前去握住她的手,“孩子,你就是桃桃,是不是?”

    “……”

    俞桑婉不太习惯陆夫人这样,轻轻点点头,“陆夫人,谨轩他……”

    “哎……”陆夫人轻叹着气,还什么都没有说,眼泪已经掉下来,抽泣着背过身去。

    见她这样,俞桑婉一颗心沉到谷底……若不是情况很糟糕,陆夫人怎么会这样?

    “陆夫人……”俞桑婉吞了吞口水,强打起精神,“谨轩怎么样了?”

    陆夫人还是不说话,只是从口袋里掏出样东西,递到她手里,“给……这是谨轩一直握在手里的——”

    俞桑婉低下头,看着掌心。

    那是那只古董火机,是谨轩一直带在身上的……他说过,是他的未婚妻送到!那么,也就是她当年送给他的!

    谨轩出了事,可是手里还握着这只火机!

    “……”俞桑婉咬住下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手术室的门推开,所有人同时冲了上去。

    出来的,是陆妃萱。

    “我女儿怎么样?”首先发话的,是陆宇森。

    唐越泽双拳紧握,隐忍着所有的情绪。

    医生摘下口罩,摇摇头,“情况不太好……暂时没有脱离危险期——还有,三小姐的脸,烧伤严重,只怕……”

    说到这里顿住了,赫连霜一怔,身子微微后仰。

    季晴慌忙扶住她,“夫人!”

    一个容貌,对于一个女孩子何其重要?医生这话又带着多少无奈?

    陆宇森回头,狠狠瞪了眼妻子,“赫连霜,你好样的!母亲做的可真称职!妻子,母亲,你有哪一样做好了?”

    医生尴尬的插嘴,“三小姐现在需要转到加护病房,办理一下手续……”rz90

    “我来!”唐越泽咬紧下颌,眼眶已然红透,紧握的双手、手背青筋暴起。

    “还是我来吧!”季晴想要拦住他。

    “不用,我来!”唐越泽抢在她前面,跟着医生去了。这个时候,最最心疼陆妃萱的,恐怕就是他了。

    手术室的门重新关上,门口依然没有轻松——陆谨轩还没有出来。

    等的太久,俞桑婉的身体渐渐支撑不住。

    看她脸色不对,傅宪林上前抱住她,“桃桃,去休息会儿……谨轩还需要点时间,你不要把自己的身体弄垮了。”

    “不……”

    俞桑婉咬牙、只盯着手术室的门,脸色苍白,却不肯离开一步。

    “哎……”傅宪林叹息着直摇头,拿女儿一点办法也没有。

    长廊上,落针可闻。

    手术室的门,终于再次打开……

    “医生!”俞桑婉脚下发软,却是头一个冲上去的,“谨轩呢?他出来了吗?”

    “……”医生的脸藏在口罩后面,半天没有说话。

    陆宇森和赫连霜齐齐上来,陆宇森简单介绍,“这是谨轩的妻子,我儿子怎么样了?”

    医生眉头紧锁,叹息着摇了摇头头。“哎……”

    “……”

    那一刻,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画面,似乎也都静止了!

    俞桑婉看不到、也听不到,她的世界,随着医生的那一声叹息,彻底坍塌了!眼前一黑,意识渐渐抽离。

    “桃桃!”

    倒下去的那一刻,俞桑婉呜咽。

    “谨轩……”

    傅宪林半蹲着身子,接住坠落的女儿,回头去看陆宇森。“怎么会这样?我先带桃桃走……”

    “好。”

    陆宇森回头,阴森森的盯着妻子,“赫连霜,你真是好样的!我的儿子女儿,一个不留,全部被你祸害完了!”

    他连个顿都不打,直接说道,“我们离婚!这一次,不管陆家和赫连家长辈如何反对,我绝对不会再和你有任何瓜葛!一个女人,连血都是冷的,你也配做母亲?”

    说完,转过身去。

    “陆宇森!你认真的?”赫连霜不相信这是事实,失声尖叫。

    “哼!”

    陆宇森冷哼,“你大可以试试,我是不是认真的!没了你们赫连家,我们陆家也许就是一般的商人,但是……从此安稳了!赫连霜,我的女儿我会带走!从此后,我们之间再无任何关系!”

    他的背影越来越远,赫连霜感觉到恐慌,追了出去,“陆宇森,你回来!”

    可是这一次,陆宇森再没有回头!

    ……

    病房里,俞桑婉缓缓睁开眼。

    傅宪林始终守在一旁,“桃桃醒了?”

    “爸……”俞桑婉抚着太阳穴,笑了笑,“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谨轩出事了……是不是很荒唐?”

    傅宪林脸色一僵,垂下眼帘,不知道怎么面对女儿。

    “爸?”

    俞桑婉坐了起来,掀开被子下床。

    “我要去找谨轩……他在等着我的。“

    女儿这样,明显是不对劲。她是在逃避自己!

    “桃桃!”傅宪林拉住女儿,艰难的开口,“你别这样,爸爸不知道该怎么办?”

    “爸,你怎么了?”俞桑婉微笑看着父亲,一脸茫然,“我只是要去看谨轩啊!我要告诉他,我就是他一直等的人!”

    她慌乱的扯着身上的衣服,小鹿一样的眼睛眨着,“爸,我好看吗?谨轩看到我,会喜欢的吧?”

    “桃桃……”傅宪林哽咽,“谨轩……没了!”

    “……”

    俞桑婉脊背一僵,惊愕的瞪着父亲,猛的爆发了,吼道,“你胡说什么?不许胡说啊!”

    “好孩子!”

    傅宪林心疼不已,上前抱住女儿,“你乖,冷静点……要面对现实!”

    “不……我不!”

    俞桑婉使劲挣扎,却被傅宪林死死抱住。“桃桃,别吓唬爸爸……爸爸好容易才找到你,不能看你出事……”

    俞桑婉怔怔的,靠着父亲,两行清泪滑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