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8章 抛下所有的一切

    “哎……”

    等到乐正鹏出了门,乐正生才靠到俞桑婉身边,小声说到,“知道吗?这个赫连肆是谁?”

    看他这神秘兮兮的样子,俞桑婉忍不住轻笑。“看不起我啊?我再怎么无知,也知道观潮府邸是什么!那他不就是……”

    “嗨!”乐正生笑着打断她,“谁跟你说这个?我是问你,知道赫连肆和陆夫人啥关系吗?”

    “嗯?”俞桑婉一愣,“他们……还有关系?”

    乐正生点点头,“当然了,陆谨轩的妈,就是那位雍容华贵的夫人,她的名字叫赫连霜!”

    赫连肆、赫连霜……一听就是一家人。

    俞桑婉猜测,“外甥?”

    “弟弟。”乐正生没有卖关子,给出了正确答案。

    俞桑婉怔愣,震惊到无以复加……她没有想到,陆谨轩身后竟然有着这样强大的背景!

    难怪,她出了事,他那么肯定,而且那么轻松的将她从警局捞了出来。

    在南极那次也是,后来父亲被绑架那次也是……

    她也曾不止一次纳闷,一个商人,怎么会有那么强大的人脉和手段!她曾开玩笑,问他家是不是黑道教父——可原来,症结在这里!陆谨轩……竟然是赫连肆的外甥!

    难怪、难怪了……

    “所以。”俞桑婉慢慢消化了这个事实,“所以,那个时候,你才说,我连给他做小老婆的资格都没有。”

    “……”乐正生拧眉,“婉婉。”

    “啊!”俞桑婉笑了,“呵呵,难怪,你天天二姨太、二姨太的叫我,这么想起来,还真是不冤枉……”

    “婉婉。”乐正生握住她的手,抱歉到,“你是我的太太,我只有一位太太,没有二姨太……”

    俞桑婉抬头看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觉得,事情发展到今天,这就是天意吧!

    ……

    傅家。

    傅宪林正要离开,他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现在,他已经无所顾忌了,他现在就要去把他的女儿桃桃接回来!

    起身拉开椅子,傅宪林拿起钥匙,亲吻着上面的饰物——一颗颗的小桃子挂下来,那是他女儿的名字!

    “桃桃,见到爸爸,不知道会不会哭?”

    傅宪林收了钥匙,拉开书房门。

    电话却响了起来,傅宪林只能转回去接电话,“喂?”

    电话,是观潮打来的。

    “我是赫连圩。”

    “……是,总统。”傅宪林凝神颔首,即使隔着电话,态度一样恭敬,“您请吩咐。”

    “需要你回来一趟,关于赫连肆。”

    傅宪林神情一凛,恭声答到,“是。”

    挂上电话,傅宪林浓眉紧蹙。看来接回桃桃的事情,还需要再等一等,哪里料到赫连肆又出事了?要交给旁人?经过曾经的背叛,他是不再轻易相信人了。

    那就再等等,我的孩子。rwjf

    ……

    这两天,闹的满城风雨的就是赫连肆失踪的事。

    不过,事关观潮,自然不敢大肆宣扬,只能私底下悄悄交换眼神。

    尽管事态好像很严重,但该有的生活还是在继续。

    婚礼,如期而至。

    俞桑婉早早就起来了,化了妆,换了礼服,赶往礼堂。上午的仪式,要在这里举行。

    外面很热闹,俞桑婉安静的坐在休息室里。因为裴珮不在,她的伴娘团也是乐正家安排的,不怎么熟悉。俞桑婉身体也不好,并不喜欢吵闹,便乘着空,一个人在休息室待着。

    门被缓缓推开,俞桑婉还睡的迷迷糊糊。

    感觉好像有人蹲在她面前,抬起手落在她脸颊上,“婉婉?”

    “嗯……”俞桑婉嘟囔了一声,“好困。”

    “困就继续睡。”

    陆谨轩抬起手,捏在她脖颈处,轻松让她沉睡了。继而弯下腰将人抱起来,侧门上,唐越泽在等着他,“大少爷,快!”

    “好!”

    陆谨轩抱着人从侧门疾步跑出去,唐越泽全程掩护,竟然避开了众人,逃至礼堂后门。

    直升机,是早就备好的。

    唐越泽拉开舱门,陆谨轩立即抱着人坐上去。俞桑婉还睡着,陆谨轩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好,系好安全带,眼神温柔的能腻死人,“婉婉,我来接你走了。”

    “大少爷。”

    唐越泽把帽子和钥匙递给陆谨轩,压抑着心头强烈的不舍。

    陆谨轩接过,一脚踏上驾驶座。

    “大少爷!”唐越泽终究是忍不住,红了眼,“您这一走,还能再见面吗?”

    “……”

    陆谨轩脊背僵住,摇摇头,“看缘分吧!再见面,未必是好事。”

    唐越泽心酸不已,“大少爷,值得吗?为了俞小姐,抛下所有的一切,您可是……可是要继承……”

    “唐越泽!”陆谨轩厉声吼断他,没有让他继续往下说,“那些不重要——”

    对他来说,过什么样的生活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在一起生活!

    “我走了!”

    脚上一用力,陆谨轩人已经坐在了驾驶舱。螺旋桨转动,直升机起飞,唐越泽不忍看,倏地背过了身去,咬牙喃喃,“大少爷,您……一定要好好的!”

    ……

    观潮。

    “啊……”

    唐越泽衣衫褴褛,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面目全非。

    陆夫人,也就是赫连霜,还是不肯停!她带着怒意,来回走动,“给我打,狠狠的打!他要是不说出大少爷的下落,就给我打死算了!”

    “不要啊!”陆妃萱从楼上冲下来,直扑到唐越泽身上,死死抱住不松手,“妈,你要打死他!连我一起打死算了!”

    “你!你这个丫头!你是鬼迷心窍了?快给我拉开!”

    “不!”陆妃萱抱住唐越泽不放,“妈,你可以试一试,你可以卸掉我的胳膊、腿,可是我不会松开他!”

    周遭,寂静一片。

    唐越泽看看怀里的人,他已然是奄奄一息。怎么办?他还不能死,大少爷说过,陆家……还要他照顾!二少爷没回来,他还不能死。

    “呃!”唐越泽闷哼一声,实在是承受不住了,倒在陆妃萱身上,失去意识的前一刻,轻声说到,“别哭,妃萱,我……没事……”

    “啊……”陆妃萱嚎啕大哭,“妈!你继续这样下去,你会失去我们每一个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