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6章 谨轩,你要好好的

    宫家出了事,宮雪妍能够想到的人,自然是陆谨轩。

    她匆匆赶到观潮,直接去找陆谨轩。

    “谨轩。”宮雪妍深呼吸,敲响陆谨轩的房门。

    过了会,陆谨轩才来开门。他皱着眉,许是没有休息好,眼睛下一片青灰,语气也透着一贯的不耐烦,“什么事?”

    “谨轩,我爸爸出事了……”

    事态紧急,宮雪妍也不拐弯抹角了,“你帮帮他啊!”

    “噢?”陆谨轩勾唇,却没有什么笑意,“你说你爸?”

    他乜了宮雪妍一眼,淡淡道,“他不是被检举了?现在正在通缉他……你要我怎么办?滥用职权,还是徇私枉法?”

    “……”被他这么一通质问,宮雪妍语滞,脸色也不那么好看了,支吾道,“不管怎么样,我们是一家人啊!你就不能想想办法?”

    “呵。”

    陆谨轩淡笑,扬声反问,“一家人?我们……怎么就一家人了?难道是我记杏不好?什么时候,未婚夫妻也是受法律承认的一家人了?宮雪妍,你搞清楚一点,你是你,我是我。”

    没想到他这么冷酷,宮雪妍尊严扫地。

    见他转身要走,宮雪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陆谨轩!”

    陆谨轩停下脚步,背对着她,“还有事?”

    “你……”宮雪妍嘴巴轻颤,不停地眨眼,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你怎么能说,我们不是一家人?”

    孩子?

    陆谨轩微微侧过身子,眉眼低垂。

    “宮雪妍,我真不忍心……你去搞搞清楚,这个孩子是谁的吧!”

    “……”宮雪妍愣住,懵了,“你、你什么意思?”

    “嘁。”陆谨轩嗤笑,“你看着挺精明,却连跟谁发生了关系都不知道?还是,你明明知道,却在我面前演戏?”

    宮雪妍感觉浑身被泡在了冰水里,动一动都刺骨。

    她努力扯着嘴角,“谨轩,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天晚上在游轮上我们……”

    “什么都没有。”

    陆谨轩摇着头,笃定了扫了她一眼,“我没有碰你——”

    “?!”宮雪妍脑子里轰的炸开!

    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几乎本能的反驳,“怎么可能?是我给你下了药……是我抱着你回房,不是你会是谁?我们明明……啊,那天我们明明很缠绵的……”

    “啧!”陆谨轩蹙眉咂嘴,甚而有些瞧不起她,“宮雪妍,对我下药……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我……”宮雪妍一滞,慌了,没想到就这么招了……

    “谨轩,你听我解释,是因为你对我太冷了……我不明白,我哪里不好,你连看我一眼都吝啬,更别说碰我了!我们已经订婚了,做那种事不是很正常吗?”

    “打住。”

    陆谨轩不耐烦的打断她,“还真不是我!宮雪妍,我陆谨轩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吗?我说了不是我,那就不是我!至于那天晚上,你到底和谁缠绵……那是你的事!”

    “……”

    宮雪妍双膝一软,跌落在地,还在摇着头,“不、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和别人……”

    陆谨轩冷冷看她一眼,毫不留情的转身。

    “啊……”宮雪妍捂住脑袋,失声尖叫,“不会的!谨轩,你是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所以故意这么说的?”

    “……”陆谨轩敛眉,甚至对她的愚蠢有点同情,“随便你怎么想,这是你的孩子,你可以选择把它生下来,到时候就可以证明了。”

    说完,转身再不回头。

    “啊——”宮雪妍抱头痛哭,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天哪!”

    ……

    书房里,陆谨轩在和唐越泽说话。

    唐越泽把一只信封递给了陆谨轩,“大少爷。”

    “嗯。”陆谨轩睨了一眼,接过。

    不过,他并没有打开。

    非常考究的信封,当然……乐正家独子乐正生少爷的结婚请柬,怎么会失礼于人?历来惯用的洒金笺,甚至换成了纯镀金……土豪气是重了些,但也足以彰显乐正家对于这门婚事的重视。

    “呵。”

    陆谨轩扯着领带,将请柬丢到了桌子上。

    “都安排好了吗?”

    唐越泽点点头,“是……可是……”

    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让陆谨轩顿时皱眉。“想说什么?痛快点。”

    “大少爷,您真要走吗?”

    陆谨轩默了默,“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唐越泽沉默,他心里也清楚,现在的情况,陆谨轩要和俞桑婉在一起真的是难上加难。

    陆家的背景,再加上俞桑婉和乐正生的情况……真是难为大少爷了。

    “大少爷。”唐越泽突然低下头,“属下有个要求!”rwjf

    “说。”

    唐越泽咬紧下颌,恳求道,“您带属下一起走吧!”

    “……”陆谨轩一怔,嘴角微微扬起。

    他站起来,走近唐越泽,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越泽,我的弟弟丢了很多年了,对我来说……你和昱轩是一样的。”

    唐越泽红了眼,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大少爷!”

    “听我说。”陆谨轩摇摇头,“正因为如此,我走了……你不能也走,我妈、还有妃萱,得你来照顾!”

    “……”唐越泽低下头,想要反驳,却找不出理由。

    “大少爷……俞小姐,会跟你走吗?”

    陆谨轩想了想,“不知道,但是……我没的选择。如果两样只能选一样,这次,我必须选她……”

    他哽咽着,细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他已经丢下她一次了!

    那一次丢下,她有了别人的孩子,眼看着要和别的男人结婚了!这个后果,他已然承受不了。他不能看着什么都不做,继续这样下去,他们就只能永远分开了。

    掌心贴着胸口,衬衣下面,是他们的核桃哨子。

    婉婉,我来了。

    ……

    “啊!”

    深夜,俞桑婉从睡梦中惊醒。

    好可怕的噩梦,怎么梦里面,陆谨轩会鲜血淋漓的站在她面前?

    缓了半天,依旧是心有余悸。

    “哎……”俞桑婉倒回床上,喃喃自语,“梦都是相反的,谨轩没事的。”

    翻了个身,叹道,“谨轩,你要好好的,我……要结婚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