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5章 越挣扎越难看

    “大少爷。”唐越泽失神的看着陆谨轩,“俞小姐跑了!”

    “什么?”

    陆谨轩惊愕,同时感觉到一股灭顶的绝望!婉婉的孩子没有拿掉,她又跑了……只怕,他们之间又更加困难了!

    ……

    在路上,俞桑婉接到了乐正生的电话。

    “婉婉!”乐正生来了医院,接不到人,都要急疯了,“你去哪儿了?”

    俞桑婉笑着安抚他,“我没事,现在正回去,你回家等我……说不定路上还能遇上。”

    “真没事?”乐正生听她声音好好的,才松了口气,“那就好,你吓死我了,知不知道?”

    “嗯。”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涂珊妮笑着说,“是乐正少爷?他虽然年轻,但看起来还蛮稳重,对你也好。”

    “嗯。”俞桑婉抿嘴,点点头。

    “婉婉。”涂珊妮想了想,问到,“你和乐正少爷,是认真的吧?”

    俞桑婉沉默了片刻,只叹道,“乐正对我很好,我……想试试。”

    “哎……”涂珊妮点头,“是,女人就是该找个对自己好的……那,你和陆谨轩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要拿掉你的孩子?”

    俞桑婉抬手,轻抚着小腹,那里已经有些微凸起了。

    她微垂着眼帘,声音轻飘飘的,“我想,他是接受不了我跟别人吧!”

    突然,俞桑婉看向涂珊妮,“你今天怎么会在医院?”

    “我……”涂珊妮迟疑,“陪宮雪妍来的。”

    “噢!”俞桑婉苦笑着点头,明白了,“宮雪妍……怀孕了,是不是?”

    “……”涂珊妮一愣,握住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你知道了?”

    “嗯。”俞桑婉扯了扯嘴角,“陆谨轩的。”

    涂珊妮皱眉,不知道怎么安慰女儿,“过去的,都过去了,别再想了……下次小心点,最好让乐正少爷陪着你,陆谨轩再怎么不甘心,再怎么强势,乐正家他还是要给几分薄面的。”

    “嗯。”

    俞桑婉心里苦,不怎么想说话了。闭上眼,靠在了后背上。

    涂珊妮从后视镜里看着女儿,无声摇头叹息:她是个女人,怎么会看不出来?桃桃心里的人,还是陆谨轩。

    她该怎么办?要告诉陆谨轩吗?婉婉……就是桃桃?

    可是,不行啊!要是说了,她就完了!

    ……

    回到宫家,就听见宮雪妍在抱怨,“妈,你去哪里了?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走了?害我一个人找你半天。”

    涂珊妮笑笑,“对不起啊,妈临时接到工作室的电话……”

    正提起电话,电话就响了。

    “喂,您好,这里是宫府。”管家接的电话。

    可是没说两句,声调都变了,“啊……太太,电话、电话!”rwjf

    涂珊妮见状,忙上前接过电话,“喂?”

    “是我!”里满是宫鸿鸣低沉急促的声音,“听着,我出事了!绝对是傅宪林回来了!我被人检举了!我需要钱……我必须出去避一避!”

    涂珊妮也很意外,没想到傅宪林动作这么快。

    “你疯了?”涂珊妮压低了声音,“你这个时候跑?不是等于承认了吗?”

    “我不跑?等着傅宪林回来弄死我吗?”宫鸿鸣显然是怕狠了,“他不会饶过我的!怪只怪当年我做事没有干净利落!傅宪林这个死不透的东西,把他逼上死路,他还能起死回生!别废话,快给我钱!还有,那个证据……只要靠你了!”

    涂珊妮反驳,“我能有什么办法?”

    “哼!”宫鸿鸣冷笑,“那是你的事!要是我栽了,一定拖你下水!”

    “喂、喂?”

    涂珊妮对着电话里吼,可是宫鸿鸣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妈,怎么了?”宮雪妍见这情况不对,也慌了,“爸爸怎么了?”

    涂珊妮失魂落魄的摇头,“你爸,完了……”

    “啊?”宮雪妍如遭电击,“到底怎么了?”

    涂珊妮皱眉,没时间跟她解释,“我还有事!”

    “妈……”

    涂珊妮冲上楼,进了书房。她得想办法给宫鸿鸣筹钱,刚进书房,桌上的电话就响了。

    涂珊妮随手接起,“喂?”

    “……”里面沉默了片刻,带着疑惑开口,“珊妮?”

    “……”

    瞬时,涂珊妮愣住了,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一样。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傅宪林!

    “……”涂珊妮举着话筒,身体止不住的瑟瑟发抖,嘴巴开开合合,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呵。”傅宪林淡笑,腔调还是一贯的淸俊从容,“是珊妮吧?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声音,我倒是记得清楚……”

    涂珊妮睁着眼,眼泪成串滚落。

    “知道为什么吗?”傅宪林好整以暇的问她,口吻就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他这么问,自然不是要涂珊妮回答。

    傅宪林笑,然后陡然绷紧声线,“因为,这十八年来,我每日每夜都在想着一件事……那就是回来送我最好的兄弟,和我亲爱的妻子进监狱!我怎么能忘了你们?太痛了,真的。”

    “宪林……”涂珊妮流着自责的泪水,双膝发软,握着话筒跌落在地。

    “听着,不要费劲了。”

    傅宪林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每个音节落下,都像是带着锋利的钩子。

    “我是要你们死的!永不超生那种!否则,要怎么偿还我这十八年所受的一切苦难!怎么祭奠我的兄弟宋达森在天之灵?又怎么还我女儿原本该荣华富贵的一生?!”

    “啊……”

    涂珊妮紧紧捂住心口,“宪林,我错了……可是,我没有害过你,真的没有!”

    “呵。”

    傅宪林轻笑,反问她,“如果你是我,你信吗?”

    “啊……”涂珊妮哭的不能自己,“对不起,宪林,我不该跟他走,可是我真的后悔了……”

    “晚了。”傅宪林冷冷打断她,“我打电话来,就是要告诉你,不用蹦跶了,你们是死定了……越挣扎,真的越难看。”

    电话‘咔哒’一声挂断,涂珊妮对着话筒疯狂嘶吼。

    “宪林!饶了我!我错了、真的错了!求求你!”

    绝望,已然蔓延。

    她比谁都清楚,傅宪林有多能耐!像他这样的人,一生怎么会有两次失误?他回来了,他们谁都逃不掉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