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4章 不要再抛下我

    “宫太太?”

    涂珊妮托了人,换了隔离衣,进了手术室。

    护士在她前面引路,“您的亲戚,是叫什么名字?做什么手术?我好帮您查查,她在哪一间手术间?”

    涂珊妮皱着眉摇头,“我……我不太记得了,我能自己看看吗?放心,我和你们院长说过了,保证什么都不碰。”

    “……好。”

    护士答应着,跟在她后面保持一定距离。

    涂珊妮一间间手术间查看,终于找到了正被扶起来,准备打麻药的俞桑婉。

    她三两步冲上去,推开麻师,抱住俞桑婉。拿手拍打着她的脸颊,着急的很,“桃桃、桃桃!我的好孩子,快醒醒,这是怎么了?”

    情急中,却怎么也叫不醒俞桑婉,涂珊妮急的都哭了。

    “桃桃啊!快醒醒啊!”

    麻师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这么个人,“这怎么回事?快把她拉开,这不影响手术进程吗?”

    “走开!”rwjf

    涂珊妮疯了一样,死死抱住俞桑婉,红着眼朝他们嘶吼,“不要碰她!有我在,我看你们谁敢伤害她!桃桃、桃桃不怕啊!”

    跟随着她的护士也懵了,这是什么情况,“宫太太……您不能在手术室里这样的,这不合规矩,您要再这样,我们只能让您出去……即使院长哪里,您这也是说不过去的。”

    涂珊妮只顾着俞桑婉了,“不要,不要碰她!她一定不是自愿的!桃桃,乖……快醒来啊!”

    她这个样子,就像是脑子不正常一样。

    麻师和护士使了使眼色,几个男的上来,准备将涂珊妮拖走。

    “不!”

    涂珊妮一个女人,自然抵不过这些年轻力壮的男人。但是,她的手死死扣住手术床的边沿,就是不肯松开,她哭着拜托他们,“我不是疯子!我也不是来闹事的!求求你们,等她醒来啊!”

    手术室里,岂容人这么叫嚣?

    几个男麻师不听,强行要掰开她的手指。

    “啊……”涂珊妮的手指磕着不锈钢床沿,被磕出血来!

    几个人都看呆了,但她就是不松手。

    俞桑婉被陆谨轩敲了那么下,此刻正缓缓醒过来。迷迷糊糊中听到涂珊妮的哭声,她缓缓睁开眼,懵懂的问到,“怎么了?”

    “桃桃!”涂珊妮一喜,匆忙改口,“婉婉!你醒了!快,快告诉他们,他们要拿掉你的孩子!”

    “……”俞桑婉猛地惊醒,一下子从手术床上坐了起来,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肚子,“我的孩子!”

    涂珊妮松了口气,眼泪倒是流的更凶了,“放心,它现在还在……”

    俞桑婉慢慢缓过来,看看周围的环境,猜到是怎么回事了!没想到,陆谨轩真的这么狠!他是真的要拿掉她的孩子!

    她的视线下移,落在涂珊妮的手上,心尖一跳,“你……的手?”

    涂珊妮慌忙将手背到身后,摇头笑笑,“我没事,只要你没事就好!”

    麻师和护士都糊涂了,“这怎么回事?手术还做不做了?”

    “不做!”

    “不做!”

    涂珊妮和俞桑婉异口同声,都有些尴尬。

    涂珊妮上前两步,扶着俞桑婉下来,“我们快走,从职员电梯出去,陆谨轩还在门口守着……他很快就会得到消息了,不抓紧时间来不及的!”

    边说,边自然的蹲下来,拿起鞋子替俞桑婉穿上,“好了,快走吧!”

    看着她这样,俞桑婉有点懵……心上有股说不出的情愫在涌动。

    两人出了手术间,从职员电梯出来,避开了守在门口的陆谨轩和唐越泽。

    刚刚逃出来,涂珊妮还是很担心,“先上车,我送你回乐正家——”

    “好。”

    车上,俞桑婉不时打量着涂珊妮,她的手在流血,原本做好的美甲都劈断了。经过一家药局,俞桑婉忙说道,“停一下吧!我买点东西。”

    涂珊妮忙停车,陪她一起下来,“要买什么?孕妇吃的补药吗?乐正家没给你配?”

    俞桑婉摇头笑笑,对着店员说,“请给我消毒药水和创可贴。”

    “好,您收好。”

    涂珊妮:“……”眼睛有点湿,心上很暖。

    她们没有出去,就坐在药局的椅子上。俞桑婉帮涂珊妮处理手指上的伤,问她,“当时他们拽你走,怎么不走?看伤成这样!”

    “他们当我是疯子。”涂珊妮自嘲的笑笑。

    俞桑婉不说话,垂下眼来,睫毛轻颤。“真傻……”

    涂珊妮也不笑了,握住女儿的手,“婉婉,我不是傻,这是每个母亲看到孩子有危险时的本能反应……有哪个母亲会眼睁睁看着孩子受伤,却袖手旁观?”

    这话要是以前,俞桑婉是坚决不会信的。

    可是,刚才……要不是涂珊妮,她的孩子就没了。

    俞桑婉哽咽,“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会抛弃我?你这么爱我!为什么要抛弃我?你知不知道,从小到大,我有多渴望……渴望像别的孩子一样,有妈妈疼爱!”

    控诉一旦开始,这十八年的委屈,再也遏制不住。

    “你知不知道?每天放学,同学都有妈妈接,只有我没有!每天中午,他们都有妈妈做的便当,只有我没有!每次家长会,我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眼泪一行一行落下,最终汇成一片。

    涂珊妮抱住俞桑婉,也是止不住的痛苦,“对不起,桃桃,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后悔了,早就后悔了……那时候妈妈太年轻,我当时比你现在大不了多少,我是没有经受住诱惑!可是,妈妈每天都在想你……”

    “呜呜……”

    俞桑婉抬起手,反抱住涂珊妮。

    涂珊妮一愣,眼泪掉的更厉害了。“桃桃,给妈妈个机会……妈妈不要求你认我,只要让妈妈能见见你,照顾你就行了!妈妈知道,妈妈不配当你妈妈……”

    “啊……”

    俞桑婉哽咽着,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你说的,会好好照顾我……你不要骗我!不要再抛下我!”

    “……”涂珊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意外之喜。

    她轻轻抱住女儿,连连点头,“是,我答应你——桃桃真是,世上最善良的女孩,有着最柔软的心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