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2章 不能让她留下孩子

    乐正家少爷大婚,在圣都绝对不是件小事。

    周末一大早,乐正生来敲俞桑婉的房门。“婉婉,起来了吗?”

    他自己眼角还沾着眼屎呢!

    乐正鹏看看儿子,直摇头,“哎、哎……你这个出息噢!结婚了,也分房睡吗?”

    乐正生满不在乎的笑,“为了孩子,我不怕委屈,到时候,我就在婉婉床边支张小床……”

    等到俞桑婉收拾好,下楼,约定的高定设计师已经在花厅等着了。

    “乐正少爷,少奶奶……”

    进了花厅,高定设计师站在那里冲他们微笑。

    乐正生一愣,“宫太太?”rwjf

    俞桑婉也怔住了,从东华一别,她以为以后都不会再见到这个人了……

    涂珊妮陪着笑脸,“现在我就是高定设计师,可不是什么宫太太……”

    “……”俞桑婉垂眸,实在不愿意和她眼神接触。

    她真是很佩服宫太太,是怎么做到的?脸皮这么厚!

    涂珊妮吩咐助手,“带乐正少爷去看样式,少奶奶……我来给你选,好吗?”

    “……”俞桑婉蹙眉,点头,“嗯。”

    涂珊妮拿起图册,靠近俞桑婉。

    俞桑婉很不自在,只是不好当场发作。乐正生并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并不是她刻意想要瞒着乐正生,而是她自己也永远不想承认她有这样一位母亲!

    “你是不是故意的?”

    俞桑婉压低了嗓音,问着。

    涂珊妮一愣,点点头,“妈妈想你。”

    “你疯了?”俞桑婉一惊,低喝道,“你瞎说什么呢?”

    “好好。”涂珊妮连连点头,“好久没见到你,一时忘了……婉婉,你还好吗?”

    俞桑婉极不耐烦的应了,“我很好,快选吧!”

    “哎。”

    涂珊妮一一翻着图册,然后又开始说起胡话来,“婉婉,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吗?连你头上戴的发卡,都是我亲手给你做的……我要给你做漂亮的碎钻,可是你爸爸说,小孩子不能那么惯,他喜欢纯银……”

    那些遥远的小时候,是俞桑婉所不熟悉的。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涂珊妮,“你……有没有做过一条项链?”

    “项链?”涂珊妮愣了愣,点头,“当然有,怎么了?”

    “呃……”俞桑婉比划了一下,舔了舔嘴唇,“是心形的,项坠……有吗?”

    涂珊妮又是一愣,“是,有的,怎么了?”

    “……”俞桑婉心头一跳,似乎有些明白,又似乎是更疑惑了。

    那些抓走父亲的神秘人,还有父亲临终前不明不白的嘱托……会不会都和这条项坠有关?可是,又究竟有什么关系呢?

    她看了看涂珊妮,不行……不能问她。这样的母亲,是不值得信任的!

    “听我爸提过……”俞桑婉摇摇头,“不过,我一次也没有见过。”

    涂珊妮蹙眉,想着那条项坠,那是她和傅宪林还在一起时的作品,是在桃桃周岁那年制作的……桃桃特意提起,是有什么特别吗?又记起宫鸿鸣的话,难道桃桃身上真的有秘密?

    “婉婉……”

    她还要问什么,俞桑婉却打断了她,“选样子吧!你们的制作工期是多长?”

    “婉婉。”涂珊妮不死心,“你不想知道你父亲的事吗?一点不好奇吗?”

    “你够了!”

    俞桑婉不耐烦的打断她,“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

    “……”涂珊妮愣住,觉得还是不说的好。

    婉婉现在似乎还不知道当年名噪一时的傅宪林就是她的父亲!如果知道了,万一让他们父女相认……那她会有什么下场?

    涂珊妮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很卑劣的女人!

    她一方面为自己的行为所不齿,饱受道德的煎熬。

    可是另一方面呢?她又舍不下拥有的一切,她怕吃苦,舍不得荣华富贵的生活。

    其实,宫鸿鸣说的对,他们……才是同一类人。

    这么想着,涂珊妮改了主意,殷勤的翻着设计图册,“好,我们选样子……婉婉结婚,我希望给你设计出最漂亮的、独一无二的首饰,让你比世上任何新娘都要耀眼。”

    俞桑婉心头一跳,不去看她。

    涂珊妮静静看着女儿选图册,心里想的却是……要怎么样才能让桃桃信任她?她要怎么做,才能从桃桃那里把宫鸿鸣要的东西拿过来?

    ……

    医生办公室。

    陆谨轩坐在首位,静静垂着眼帘不说话。

    唐越泽瞪了眼医生,催促道,“你倒是说话啊!”

    “是,是真的。”

    陆谨轩是来确认所谓的dna报告的,这么一刻,他真是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孩子竟然真的不是他的!该怪谁?怪他那段时间对她的抛弃吗?还是怪婉婉那么快就投向了别的男人的怀抱?

    看着陆谨轩杀气腾腾的脸,医生吞了吞口水。

    擦着冷汗,“不过,他们这个孩子恐怕不能要。”

    闻言,陆谨轩蓦地抬眸,“什么意思?”

    医生忙拿着刚出来检查报告,递给陆谨轩,“是这样的,报告是刚出来的,还没来得及通知乐正少爷和少奶奶……”

    陆谨轩一记眼刀射过去,唐越泽吼道,“喊谁少奶奶?别瞎喊!好好说话!”

    “呃……”医生冷汗直冒,忙不迭的点头,“是——俞小姐妊娠反应太重,加上身体受过寒,体质太虚,有供血不足的症状……看情况,会越来越重,所以这个孩子怕是……”

    陆谨轩蹙眉,说不清什么感受。

    “不能要的话,对大人会有什么影响?”

    “这个,俞小姐体质特殊,做一次小月子,也许可以改善……说不定是好事。”

    陆谨轩松了口气,点点头,“嗯。”

    从医院出来,陆谨轩难得和唐越泽说起了心事。

    “越泽。”

    唐越泽一愣,“是,大少爷。”

    陆谨轩抬手抚了抚眉,“婉婉知道了,一定会很难过的……但我,真的不能让她要这个孩子。”

    “是。”唐越泽微微躬身。

    他能理解陆谨轩,照目前的情况来看,陆谨轩要和俞桑婉在一起,已经很困难。如果再有这个孩子……只怕是更加渺茫。这个时候,医生说孩子不能要,也算是天意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