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0章 金钥匙

    ac项目出了问题。

    一早,宫鸿鸣就接到了这个消息。

    “什么?”宫鸿鸣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原定的开发作废了?准备建立公墓?!”

    “是。”秘书一脸便秘的表情。

    宫鸿鸣脸色更是难看,犹自不相信的摇着头,“不会、不会,一定不会的!”

    他打听的那么详细!就连陆谨轩都对这个项目虎视眈眈……这么重大的消息,陆谨轩怎么可能不知道?

    “一定是误传!”

    他这里正气急败坏,办公室的门却被撞开了。

    “太太,您这是……”

    “让开,别拦着我!”宫太太怒气冲天、横冲直撞,下属根本拦不住她。

    宫鸿鸣看了眼涂珊妮,心情更是烦躁,“你来干什么?”

    “我来干什么?”涂珊妮冷笑,咄咄逼人的口吻,“宫鸿鸣,你多大的能耐啊?我看你是当家人做久了,真的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吧?这些年,宫家都快被你掏空了!还开发什么ac?”

    真是越想越荒谬。

    “现在所有的人都知道ac就是废项目!你自己所有的资金投进去也就算了,连我的工作室也投进去了!”

    涂珊妮越说越激动,直接越过秘书,一把揪住宫鸿鸣的衣领。

    “你陪我的资金!我什么都没有了,工作室是我安身立命的本钱!”

    宫鸿鸣不免诧异,“连你都知道这个消息了?”

    “哼……”涂珊妮嘲讽道,“你也未免太迟钝了!宫鸿鸣,你说……你怎么赔我的钱!”

    “放开!”

    下属们见状,都纷纷退了出去。

    宫鸿鸣肩膀一振,甩开涂珊妮,一脸无赖相,“告诉你涂珊妮,我没钱还你!”

    “什么?”涂珊妮受不了这个打击,扯着嗓子开始撒泼,身家财产都没有了,还在乎什么形象?

    “宫鸿鸣,你这个无赖!我跟你拼了!”

    “松手!”宫鸿鸣毫不怜惜,挥着胳膊将她大力推开。

    涂珊妮终究是个女人,被他推搡着跌落在地,满脸都是泪痕,懊悔不已,“我当初是瞎了眼吗?怎么会为了你这种人,抛弃我的女儿!现在,我连我的女儿在哪里都不知道!”

    宫鸿鸣听她这么说,脸色更难看。

    “现在后悔?涂珊妮,当初的事,可怪不了我一个人!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少把屎盆子往我一个人头上扣……”

    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住了。

    涂珊妮不解的看着他,他怎么了?

    宫鸿鸣突然想到了什么,恶狠狠的朝着涂珊妮剜了一眼,“是他!传闻他回来了……一定是他!除了他,谁还有这样的操盘手法?”

    他喃喃自语,神情渐渐变得恐慌。

    “对了,他是回来报复的!我怎么早没有想到?在第一支股出现问题时就该想到了!好,好个傅宪林……哈哈哈哈!果然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

    涂珊妮坐在地上,看着他张狂的模样,已然愣住了。

    是他吗?傅宪林回来了?!

    ——傅宪林,曾经名噪一时的最年轻的经济学专家,拥有着最睿智的大脑!

    这个世上,富豪并不少。可是,傅宪林却被这些富豪称为隐形大富豪。为什么?因为他的大脑就是通往一切财富的金钥匙!

    然而,天赋异禀的人,不免有些缺憾。

    傅宪林的缺憾,就在于为人太过讲义气、也太信任身边的人。当年,他就是被人‘指控’出卖国家经济机密……一夕之间,声名大噪的傅家,就这么分崩离析!

    傅家没了,傅宪林被驱逐、逃亡,唯一的千金也不知所踪……

    “……他?”

    涂珊妮想起当年的情形,忍不住瑟缩。

    宫鸿鸣看了看她,冷笑道,“你说,如果是傅宪林回来了,他最饶不了的人……是谁?”

    “……”涂珊妮打了个冷战,不用他提醒。

    他们心里都清楚,傅宪林最恨的人,就是当年背叛他的兄弟还有……妻子!

    宫鸿鸣蹲下来,伸手死死扣住她的下颌。

    “啊……”涂珊妮疼的痛呼,皱着眉厌恶的瞪着他。

    宫鸿鸣笑,“你现在还真是越来越讨厌我了,可是……我们也曾恩爱过不是吗?”

    “呸!”涂珊妮啐了他一口。

    宫鸿鸣也不在意,“跟我狠没有用!记着,我们才是一条船上的……你的女儿,要尽快找到才行!”

    “……”涂珊妮愣住,为什么又提起桃桃?这个宫鸿鸣一心想要找到桃桃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幸好,他还不知道婉婉就是桃桃。

    “你总要找她做什么?”

    宫鸿鸣冷眼看看她,终于不再掩饰,“她是傅宪林唯一的血脉,也是这个世上永远不会背叛傅宪林的人……所以当年有些证据,我想一定会留在她手上!”

    “证据?”

    涂珊妮顿时毛骨悚然,急的抓住他。

    “什么证据?你当年做什么了?”

    宫鸿鸣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她,“你说呢?”

    “……”涂珊妮沉默了半天,蓦地反应过来,脸色骤然苍白,“啊!当年是你!那个陷害宪林的人,就是你?!”

    宫鸿鸣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突然间,涂珊妮跟疯了一样,拿脑袋撞向宫鸿鸣,“你这个畜生!你怎么做得出这种事?宪林拿你当兄弟啊!什么事都带着你,手把手的教你!”

    “放手!”

    宫鸿鸣嘶吼着,丝毫不买账,“有他在,我就什么都不是!首座专家只有一个!为什么就偏偏是他傅宪林?明明他傅宪林起步、家世样样都不如我!他带着我?他分明是瞧不起我!拿我当陪衬!”

    “……”

    涂珊妮摇着头,这么多年,她也看出来了,这个人心胸狭窄,只是没想到他会是当年陷害傅宪林的人!

    “你心里扭曲!怎么跟宪林比?!”

    ‘啪’!话音未落,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宫鸿鸣红了眼,这一巴掌打的涂珊妮眼冒金星。“住口!你一口一个宪林,他还认你吗?”

    涂珊妮捂住脸颊,愤恨的瞪着他,“他和你不一样!我是被你骗的!”

    “是吗?”宫鸿鸣冷笑,“谁信啊?你当年转身就跟我走了……我们可是恩爱了这么多年!说不定在傅宪林看来,他当年之所以栽的那么惨,是因为我们里应外合呢?”

    涂珊妮面色灰败,无措的摇着头,“不、不……我没有!”

    “你有!”宫鸿鸣冷酷的说到,“我说你有,你就有!”

    “你这个畜生!”

    宫鸿鸣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听着!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找到你的女儿!她手上一定有证据……那是我留下的漏洞!傅宪林既然回来了,动手了,一定不会放过我!我要是出事了,你也不会有好下场!”

    他顿了顿,“你已经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你还能吃苦吗?说不定,会是在牢里!”

    “……”涂珊妮全身瘫软下来。

    纵使她也有着委屈,可是,她不得不承认,宫鸿鸣说的是事实!

    当年她抛下女儿改嫁……走错了一步!此后步步都是错了!傅宪林不会相信她,不会原谅她……

    帮宫鸿鸣,就是帮自己啊!

    只是她的女儿,婉婉,桃桃……她已经亏欠她这样多,该怎么办?

    ……

    观潮。

    陆谨轩回来时,宮雪妍已经在等着他。

    今天她倒是穿戴整齐,举止得体。

    陆谨轩乜了她一眼,“有事?”

    “是。”宮雪妍点点头,满脸堆笑。

    见她这样,陆谨轩不免蹙眉,“宮雪妍,收起你的心思……我劝你什么都不要想,回你自己的院子,好好睡吧!”

    “你……”宮雪妍脸上一热,嗔到,“说什么呢?我没想那件事,我现在身体也不方便。”

    陆谨轩挑眉,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谨轩。”宮雪妍笑嘻嘻的看着他,微微压着下颌,分明是娇羞的模样,“我是有喜事要告诉你,我、我……我今天去医院了。”

    陆谨轩沉默,解着袖口,当真不明白她究竟要说什么。

    “谨轩,你就要当爸爸了。”

    “……”

    陆谨轩愣住,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是要当爸爸了没错,可是这话……不应该是婉婉对他说吗?怎么这话会从宮雪妍嘴巴里冒出来?这太诡异了!

    他微微侧着脑袋,声音淡淡的,“你说什么?”

    “我……”宮雪妍越发不好意思,“我说,你要做爸爸了。”

    陆谨轩愣了会儿,嘴角慢慢勾起,视线落在她肚子上,“你怀孕了?”rwjf

    “……嗯。”宮雪妍垂着脑袋,点点头。

    哈!陆谨轩暗笑,真是好笑啊!有意思,他很久没有遇到过这么有意思的事了。

    陆谨轩抬手抚了抚眉,“呃……你要生下来吗?”

    “嗯?”宮雪妍一愣,抬头看他,脸色微变,“谨轩,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要我生吗?”

    陆谨轩心想,你的孩子,生不生和我有什么关系?

    不过,他自然不会这么说。

    “咳咳。”陆谨轩清了清嗓子,点点头,“既然你要生,那就生吧!”

    他把脱下的外套搭在手上,“不早了,我要休息了。”

    他的背影依旧那么冷酷,宮雪妍咬牙摸着肚子。不管怎么样,第一步算是成功了,慢慢来,她不着急……为了陆谨轩,她等得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