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7章 不要再碰她

    俞桑婉知道陆谨轩的房间也在这一层,不过不知道具体是哪一间。

    还有,他虽然胳膊受伤了,但是不是什么大问题的话,应该还是会参加晚上的活动吧?

    她一个人漫无目的在长廊上走着,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做什么。

    突然,身后的门拉开,“在找我吗?”

    “……”俞桑婉猛回头,对上陆谨轩深邃狭长的双眸,“我……啊——”

    她还来不及说什么,人已经被陆谨轩箍住了腰身。他轻轻松松就提着她进了房间里,房门关上,她又被他抵在了门板上。

    因为怀孕,俞桑婉穿的平底鞋,头顶只到陆谨轩下巴,刚好被他抵住。

    “呵呵。”陆谨轩朗声笑了,胸膛都在震动,能感觉出来,他是真的很愉悦。

    俞桑婉会错了意,抬头瞪他,“笑什么?又要笑我矮吗?我又不是男的,要那么高做什么?”

    “傻丫头。”陆谨轩将人摁回怀里,“你担心我……我高兴,所以笑。”

    俞桑婉这下子是真的绷不住了,她其实已经被陆谨轩的态度给闹的一头雾水了。

    她用力推开陆谨轩,眼睛瞪的圆溜溜的,“你说!你到底在做什么?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你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坦荡,就全部老实交待!到底怎么回事嘛!”

    推搡间,无意触碰到了陆谨轩受伤的胳膊。

    “嘶啊!”陆谨轩毫不掩饰,甚至还夸大了,皱眉装可怜,“婉婉,疼。”

    俞桑婉自然是当真了,紧张的不敢碰他,“碰哪儿了?伤的很重吗?”

    “嗯!”陆谨轩点点头,眉头紧锁,“还没上药,特别疼。”

    “为什么不上药?这么长时间,你都干什么了?”俞桑婉一听,更是着急,推着人往里走,“你是小孩子吗?受伤了不知道要上药?唐越泽呢?他也放着你不管吗?”

    陆谨轩任由她骂骂咧咧,心情出奇的好。

    还卖萌,“没人管我,我好可怜。”

    “……”俞桑婉瞪他,“陆萌萌,你别卖萌!可耻!”

    拉出医药箱来,俞桑婉取出药油,将他的袖子挽起……还真是青了一大块。

    “很疼哈?”俞桑婉是真担心,“骨头没事吧?”

    “不知道。”陆谨轩无辜的摇头,举着胳膊,“不给上药吗?”

    俞桑婉没办法,叹了口气,给他揉药油。

    一边揉还一边奚落他,“以为你多厉害呢!不是自诩文武双全,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吗?结果呢?打个壁球,连乐正都打不过!伤了胳膊,丢人不?”

    “嗯。”陆谨轩应着,心想要是他今天不‘丢人’,这会儿恐怕就是婉婉给乐正揉胳膊了。

    那画面,他光是想想都受不了!

    “婉婉。”陆谨轩眸光和语调都变得柔和,“我们不要再置气了,给我点时间……等到宫家倒了,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俞桑婉惊愕,“宫家倒……你的目的是……”

    “是。”陆谨轩拿手指贴在她的粉唇,“都告诉你了,这就是我的目的,宫家当年害了我未婚妻一家……这是我要为他们一家做的,你觉得,我应不应该?”

    俞桑婉拧眉,沉默。

    半晌才点点头,“嗯。”

    “乖。”陆谨轩揉揉她的脑袋,“我知道你最懂事,等着我,嗯?”

    俞桑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现在还乱的很。这么短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

    她站了起来,“你让我想想……我,我要回去了。”

    “婉婉,不回去……今晚和我在一起不行吗?”陆谨轩从后面抱住她,薄唇亲吻着她的颈侧肌肤,“我保证什么都不做,只是抱着你和孩子。”

    “不、不行!”俞桑婉推开他,头也不回的往前跑,“我走了!”rwjf

    “婉婉……”

    ……

    门口,俞桑婉几乎是落荒而逃。

    角落里,乐正生走了出来,迎头撞上追出来的陆谨轩。

    “乐正少爷。”陆谨轩眼皮都没有眨一下,一副理所当然的坦荡样子。

    乐正生忍了半天,蓦地的扬起拳头,击向陆谨轩。陆谨轩抬起手,以掌心稳稳压制住了。“你这是干什么,乐正少爷?”

    “陆谨轩!”乐正生咬牙,摇头,“她和我在一起了!你也已经订婚了,为什么要这么纠缠不休?”

    “哼。”陆谨轩摇头轻笑,“她是我的,从来都是我的!”

    “放屁!”乐正生拳头一用力,生生将陆谨轩逼退了两步,“她现在是我的了!我们会结婚,还会有孩子!”

    “孩子?”陆谨轩终于拧眉,毕竟这个孩子,他没有完全的把握,“好!这个孩子如果是你的,我不会要,只要婉婉同意!”

    “……”乐正生愣住,听陆谨轩这话的意思,他竟然以为这个孩子可能不是他的?

    陆谨轩胳膊一甩,从容站定,“乐正生,如果不是看在你是真心对婉婉,你以为……我会让你活着吗?所有敢动婉婉的男人,都是我的仇人!但是,我先放弃在先,这笔账,我认了!”

    “但是,以后……她还是我的!你,不要再碰她!”

    说完,退回了房里,将房门掼上。

    “……”

    乐正生站在门口,胸腔里憋闷的难受。

    他是现在才知道,原来……婉婉和陆谨轩没有断!他们竟然一直没有断!

    壁球室里,灯火通明。

    俞桑婉已经很困了,她是来找乐正生的。这么晚了,下属说他一直没有回去休息,自然不免担心。

    “乐正。”俞桑婉没有想到会在这里找到他,“这么晚了,你还不休息?还打球?”而且,还是一个人。

    “……”乐正生收了球拍,大汗淋漓的往俞桑婉面前一跪,趴在她肩上,“婉婉……”

    俞桑婉扶住他,“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嗯。”乐正生抱住她,问到,“你陪我吗?”

    俞桑婉没怎么考虑,乐正对她那么好,陪着他算是什么要求?

    “好,不过我不会打,看着你打,行吗?”

    “……”乐正生一愣,笑了,“真是个傻丫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