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6章 两个杀气腾腾的男人

    ac项目启动,少不了一番热闹。

    仪式后,宫鸿鸣邀请来宾去俱乐部打球。

    这样的场合,乐正鹏没有出席,倒是让乐正生来了。他就这么一个儿子,以后所有的事情自然是要交到他手上的。

    因为都是携眷参加,乐正生自然也带俞桑婉来了。

    俞桑婉对他们的谈话不感兴趣,一个人在食物区吃东西。她的妊娠反应还是很重,最喜欢吃的就是水果。周围都是不认识的太太、小姐,她一个人端着盘子叉着水果往嘴里送。

    “好吃吗?”

    身后是男人低沉的嗓音,俞桑婉一怔,头都不敢回。

    陆谨轩走过来,站在她旁边,看了看她手上的盘子,“只吃香瓜?其他的呢?”

    俞桑婉嘴巴塞得满满的,嘴角还沾了沙拉酱。

    “哎。”陆谨轩叹息,抬起手来伸向她。

    “……”俞桑婉往后退了一步,瞪大眼睛看着他,“不要动手动脚的!”

    “婉婉!”乐正生喊了一句,快步走着过来了。见到陆谨轩神经绷紧,将俞桑婉拉到自己身边,“陆少爷,这么巧。”

    “哼。”陆谨轩勾唇,“巧?不巧,我是来找婉婉的。”

    “你……”乐正生气结,对陆谨轩的厚脸皮真是佩服,“陆少爷,需要我提醒你吗?你和婉婉分手了……她现在和我在一起!你的未婚妻也在这里!”

    对他的话,陆谨轩置若罔闻。

    “不需要你提醒!”陆谨轩眼角挑起,“她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你!”乐正生来气,伸手探向他。rwjf

    陆谨轩轻轻松松挡住,“在这里动手,不合适吧?球场上见啊!”

    “好!”乐正生粗声应战,“我还怕了你不成?”

    “请!”

    “请!”

    俞桑婉左看右看,两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幼稚?打球就打球,干嘛好像要对方的命一样啊!

    两个人去换了衣服出来,俞桑婉在门口等着。她四处张望着,不知道宮雪妍去了哪儿?大概是在和那些太太、小姐们寒暄。真是,该她出现的时候,她又不在了!

    宮雪妍虽然讨厌,但是搅和事情倒是有一套的。

    俞桑婉现在很担心,他们两个会不会打起来?

    更衣室门口,两个人一起出来了,都是杀气腾腾的模样。

    “乐正。”俞桑婉忙上前去,乐正生乘势握住她的手。

    笑道,“担心我?不用,打球而已,切磋嘛!是不是,陆总?”

    陆谨轩看着他们紧握在一起的手,恨的咬牙切齿,“是,不过,切磋也说不好会有意外……乐正少爷,小心了!”

    他在心里暗自发誓,今天非把乐正生的胳膊打脱臼!

    他们打的是壁球。

    俞桑婉对这项运动一点都不懂,只看见两个人奋力挥动着胳膊,球不断击向墙壁、又弹回来。壁球室里,响彻着两个男人的低吼,不多时,两人都是满身汗水。

    中场休息,俞桑婉忙拿着毛巾上去,“乐正,擦擦汗。”

    陆谨轩喘着气,睨了她一眼,满心都是醋意。

    “你……”俞桑婉拿起另一条毛巾,递给他,“要吗?”

    陆谨轩气闷不已,这算什么?他现在是必须要排到乐正生后面了吗?

    “不要!”陆谨轩一偏头,眼角余光里,全是俞桑婉小心翼翼照顾乐正生的画面。

    “休息够了吗?”

    乐正生一愣,得意的看着他,“我当然够了,有人递水、还给擦汗!”

    “……”陆谨轩咬紧下颌,眸光如寒星,“继续!”

    下半场,陆谨轩显然更加凶猛。乐正生不由看向他,吼道,“你疯了?打球而已,真的要玩命啊?”

    “哼!”陆谨轩不理他,下手却越来越狠。

    乐正生有点招架不住,俞桑婉看出他处于下风,隔着玻璃门喊到,“乐正,小心!不要逞强!”

    陆谨轩脊背一僵,抬起的球拍原本准备狠狠压向乐正生,可是……如果这个球伤了乐正,不是正好给婉婉机会照顾他?一走神,球朝着自己反弹了回来。

    他竟然也没有躲,超大的反弹力击中了他自己。

    “呃!”

    陆谨轩闷哼一声,扶着胳膊跌落在地。

    “陆总!”乐正生没料到会有这种意外,忙朝外面招手,“婉婉,进来!”

    俞桑婉慌了,愣愣的点头,“噢……”

    身旁却窜出道窈窕的身影,是宮雪妍。宮雪妍一过来,就看到陆谨轩跌坐在地,风一般冲了进去,“谨轩,你怎么了?伤着哪儿了?”

    陆谨轩蹙眉,闪了一下,“没事……”

    俞桑婉皱眉看着他,嘴巴动了动,终究什么也没说……宮雪妍来了,轮不到她关心了,不是吗?

    可是,陆谨轩的视线一直落在俞桑婉身上。她就那么低着头,看都不看他一眼?陆谨轩也知道有宮雪妍的缘故,于是越发看宮雪妍不顺眼,“我说了没事,不用扶!”

    说完,自己站了起来,托着胳膊出去了。

    “谨轩,等等我!”

    宮雪妍追着陆谨轩而去,壁球室里只剩下俞桑婉和乐正生。

    乐正生看看俞桑婉,“我们也走吧!你累了吧?”

    “……”俞桑婉抿嘴笑笑,“好。”

    晚上还有活动,他们明天才离开。

    俞桑婉身体不好,一直在房间里休息。

    门铃突然响了,“谁啊?”

    俞桑婉忍着不适去开门,是服务生,手里托着盘子,里面放着新鲜的香瓜。“俞小姐,这是刚摘下来洗好切好的,您慢用。”

    “……”俞桑婉愣了两秒接过,“谢谢。”

    “您客气了。”

    服务生要走,俞桑婉又匆忙喊住他,“等等,请问……是乐正少爷让送来的吗?”

    “不是。”服务生摇摇头,笑道,“是唐先生让送来的。”

    唐先生……唐越泽,那就是陆谨轩。

    “还有问题吗?”

    俞桑婉抱着托盘摇头,“没有了,谢谢。”

    关上门,看着香瓜……想起白天在食物区,陆谨轩问她是不是只吃香瓜……

    他果然,还是这么在意她吗?

    俞桑婉捻了块香瓜放进嘴里,嗯……好甜。满脑子都是陆谨轩冷漠的俊脸,不知道他的胳膊伤的重不重?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