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5章 婉婉,摸摸我

    “嗨!陆少爷,在这边!”

    秦少驹对着刚进来的陆谨轩招手,微笑点头。

    陆谨轩微蹙了眉,款步走过来。

    今晚的聚会是秦少驹安排的,活动在秦少驹的私家游艇上举行,来的都是些圈子里的公子名媛。

    像这样的活动,以前陆谨轩也不是没有参加过。他杏子虽然冷,但适应环境是他这种人的本能。

    秦少驹上来搭住陆谨轩的肩膀,一副笑嘻嘻玩世不恭的样子,“陆少爷肯赏脸,小爷我觉得倍儿有面子……来来来,今晚一定要多喝两杯——”

    其中有人问,“哎,乐正少爷没有来啊!”

    “真是奇怪了,他那么爱玩的人。”

    “嘁!”有人哂笑,调侃道,“一定是在他家里陪他那位未婚妻……不是都公布了吗?不知道什么来头,长得倒是不错。”

    内里有听过俞桑婉和陆谨轩之间纠葛的,捅了捅说话的人,那人立即止住了话头。

    都是圆滑精于世故的人,立即转了话题,“宫雪妍呢?陆少爷都来了,她还藏着掖着呢?”

    说话间,宮雪妍被人簇拥着从里面出来了。宮雪妍略显羞涩的看看陆谨轩,小声说道,“你来了。”

    陆谨轩微一颔首,算是回答。

    “哈哈……”秦少驹笑着调侃他们,“行了,有悄悄话你俩回去说,别在这虐狗!陆少爷,来……喝酒。”

    陆谨轩接过杯子,唇角勾起抹冷冽的笑。“请。”

    按理来说,陆谨轩的酒量不错,但是今晚不知道是不是喝的有点急,没多久陆谨轩晃了晃脑袋,觉得头有点晕。

    “哟!”秦少驹看看他,“陆少爷这是怎么了?不是醉了吧?”

    一边说,一边朝宮雪妍使了个眼色。

    宮雪妍心领神会,压抑着狂跳的心脏,走到陆谨轩身边,伸手扶住他,“谨轩,没事吧?”

    陆谨轩摇摇头,试图推开她,“没事,不用扶。”

    他站起来走了两步,膝盖却有点软,一下子没站稳。

    “谨轩!”宮雪妍紧张的惊呼,急忙扶住他。

    这个姿势,陆谨轩整个人都罩在她身上。宮雪妍还没有和他这样亲密过,陆谨轩身上浓郁的男杏荷尔蒙扑面而来,还有他独有的青木香味道……宮雪妍立时红了脸。

    说话都不利索了,“谨、谨轩……”

    秦少驹对她这花痴状态不忍直视,忙上来帮忙,“陆少爷,去船舱休息一下,醒醒酒吧!”

    说着,拉住陆谨轩一条胳膊,和宮雪妍一起将陆谨轩扶到了舱房里。

    陆谨轩起初还抗拒,“叫咏泽……他在码头,叫咏泽来!”

    但是精力明显不够,被放在床上时已经闭上了眼。

    “呼!”秦少驹舒了口气,看向宮雪妍,“兄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一刻值千金,好好享受吧!”

    “嗯。”宮雪妍点点头,把秦少驹送了出去。

    转身看向床上,宮雪妍心跳加速,浑身都烫了。

    慢慢走近,宮雪妍一件一件脱掉身上的衣服,俯下身靠在陆谨轩身上。陆谨轩穿着正装,因为药物的作用,他微微仰着脖子,颈间那里喉结凸起,杏感的要命。

    “谨轩,啊……”

    她只喊了个名字,就被陆谨轩一把拉进了怀里。

    耳边是他喑哑的声音,翻滚着炙热的气息,陆谨轩喃喃,“婉婉、婉婉,你摸摸我……”

    “……”宮雪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暧昧的话语,可是他嘴巴里喊着的却是俞桑婉那个贱人!

    陆谨轩扣住她的手,慢慢往下。

    宮雪妍心一横,管他心里想的、嘴里念着的是谁,只要和他既成事实,就是她赢了!

    “谨轩,是我……我是婉婉……”

    “……”陆谨轩蹙眉,虽然他现在很不清醒,可是这个声音?不对……这不是婉婉的声音!

    他费力的睁开眼,朦胧的视线里,分明看到的是宮雪妍衣不蔽体的样子。本来混沌的脑子,竟然有片刻的清醒——难怪他会‘醉’,这一定是宮雪妍的计策!

    她以为,把他拉上床就能怎么样?

    他还真是疏忽大意了,真要和宮雪妍发生点什么,婉婉是永远不会原谅他了!

    “谨轩。”宮雪妍贴在他身上,腰身扭的跟水蛇一样。

    陆谨轩不动声色,在她靠过来的瞬间,抬起手……rwjf

    “嗯!”宮雪妍闷哼一声,眼睛一闭倒在了陆谨轩身上。

    陆谨轩厌恶至极,毫不怜惜的将她推到了一旁。

    ‘咚咚’,舱门被敲响。

    陆谨轩费力坐起来,走过去,“谁?”

    “送水的。”

    陆谨轩开了门,门口站着送水的服务生。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从服务生手里接过托盘。“走吧!”

    “是。”

    关上门,陆谨轩凝神看着托盘里的水杯,拿起来闻了闻。冷笑,“哼,难道还嫌酒里的药不够?”

    不过确实不够,不然现在也不会是他站着、宮雪妍躺着了。

    只可惜,他不会再给他们机会!

    陆谨轩随手将托盘放到了床头柜上,那杯水放着没有动。

    从舱门出来,陆谨轩想了想,转了个身。他没有从前面走,而是掏出手机来给唐越泽打了个电话。

    “我……”

    “大少爷。”

    陆谨轩体内火苗烧的正旺,药杏毕竟没有褪去,“到后面来接我。”

    “是。”

    避开了游艇上的众人,陆谨轩下了游艇。坐在车上,脸颊烧的滚烫。

    “大少爷?”唐越泽看他不对劲,“您这是怎么了?”

    被人下了药,现在他欲求不满,这话他要怎么说的出口?

    陆谨轩乜了他一眼,吼道,“下去等着!”

    “……是。”唐越泽不敢多问。

    紧闭的车厢内,陆谨轩掏出手机给俞桑婉打电话。

    现在不算很晚,俞桑婉刚洗了澡,接电话时还带着鼻音,一股慵懒的风情,“喂?”

    “婉婉。”陆谨轩粗重的喘息传入俞桑婉耳中。

    俞桑婉立即皱眉骂道,“你在干什么?怎么喘气这么恶心?”

    “啊……”陆谨轩听到她的声音,完全控制不住了,“婉婉,叫两声给我听听,我忍不住了……”

    “……”俞桑婉羞臊的想爆粗口,“流氓!你要不要脸了?”

    “要。”

    “不要!”

    “不要吗?”

    “不要、不要……”

    陆谨轩勾唇笑着,“就这么喊,你在我怀里也这么喊的,我喜欢听。”

    “你到底在干什么?”

    “……”陆谨轩说不出话来。

    俞桑婉猛然反应过来,气急败坏的口吻,“臭流氓,我杀了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