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2章 不听话的小妖精

    这是一家综合健身俱乐部,瑜伽室的墙,有一整面是透明的玻璃墙。

    隔着条过道,就是健身房。

    一段音乐放完,老师在前面拍了下手,“好了,今天就到这里……”

    俞桑婉舒了口气,仰起头来。最近孕吐稍微好了些,大概也和坚持有氧运动有关系。刚结束,脸颊红扑扑的,沾着汗水,看上去很健康。

    “婉婉。”

    门口,乐正生一身运动装,脖子上还挂着条毛巾,朝俞桑婉笑着招手。

    俞桑婉每次来,乐正生都是陪着她的。是以,同班的人都认识他了,见到他笑道,“可以进去了,我们结束了。”

    “谢谢。”乐正生笑着道谢。

    引来一阵夸赞,“真羡慕婉婉有这样的丈夫啊!你看我们,同样是怀孕,哪里看得见丈夫的影子?”

    乐正生被说的不好意思,抓了抓头发,“呵呵,过奖了。”

    “乐正。”俞桑婉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傻笑什么呢?”

    “没……”乐正生扯下毛巾替她擦汗,“这么认真干什么?看你满头大汗。”

    “嗯。”俞桑婉拦住他,“不用擦了,我去洗个澡……你呢?”

    “我也去。”乐正生扶着她,“小心点。”

    俞桑婉并不抗拒,她妊娠反应重,比任何人都要小心,自然的扣住他的手,“走吧。”

    这么看过去,他们还真像是一对小夫妻,而且还是感情特别好的那种。

    乐正生一直把俞桑婉送到浴室门口,千叮咛万嘱咐,“小心地滑,也不要洗太久,会闷的……对孩子不好。”

    “知道啦!”俞桑婉忍不住笑,“你真是逼逼叨叨的,跟妈妈一样……”

    松开他,拎着洗浴篮进了浴室里面。

    这家俱乐部浴室也是比较高级,是间间隔开的。

    俞桑婉推开自己那间,正准备关门,门缝里伸出一只手来。

    “嗯?有人……”

    俞桑婉一张嘴,才发现是只男人的胳膊!

    “啊……”俞桑婉惊恐的大叫起来,一个人影闪入,捂住了她的嘴。

    “嘘!”陆谨轩穿着俱乐部的衣服,有那么一秒,俞桑婉甚至没认出他来。因为实在太过惊讶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陆谨轩低头看着她,小声嘱咐她,“别喊,我松手了啊!”

    “……”俞桑婉眨眨眼,陆谨轩松开了手。

    “来……”岂料,陆谨轩才一松手,她就立即喊了起来。

    真是不听话的小妖精!

    陆谨轩反应及时,迅速低下头,吻住她的嘴巴。

    “唔……”俞桑婉无力的抬手拍打着他,可是他的身体硬的好像铜墙铁壁,是她的力量根本撼动不了的。

    要比肺活量,俞桑婉怎么比得过陆谨轩?

    她被他抵在墙壁上,完全靠他撑着才能站住。

    陆谨轩一边吻着她,一边握住她的手,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给脱了,露出精壮的上半身……他的身材,足以让所有女人喷鼻血。

    看怀里的人要透不过来气了,陆谨轩心疼,结束了这个吻。

    “陆谨轩,你疯了?”俞桑婉瞪着他,没敢太大声,“你怎么会来这里?等等,这不是重点!你快出去,我要喊人了!”

    “出去?”陆谨轩嘴角勾起,“你确定吗?”

    “……”

    俞桑婉愣住,看着眼前他那让人血脉喷张的身材,咬牙恨到,“你快把衣服穿上!”

    这要是开了门,还是从她的隔间出去的,会让人怎么想?

    “我不。”陆谨轩得意的笑了,“我就是来找你的,怎么会走?”

    “你……”俞桑婉惊愕,“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陆谨轩抱住她,小心翼翼的避开肚子,蹭了蹭她的鼻尖,“傻丫头,你以为靠着乐正生,就能躲开我?只要你活在这个世上,去哪儿我都能找到你!你忘了吗?南极的冰川世界,我都没有丢了你!”

    “……”俞桑婉一滞,“你还要缠着我到什么时候?”

    陆谨轩的手覆在她肚子上,语气很是温柔,“怎么是缠?我们是一家人……我们已经血脉相容了。”

    “瞎说!”俞桑婉急的莫可奈何,直皱眉咬牙,“都说了这个孩子不一定是你的!可能是乐……”

    “住口!”陆谨轩一边呵斥她,一边低头惩罚杏的在她嘴巴上咬了一下,疼的她龇牙咧嘴。

    陆谨轩教育她,“话不可以乱说,孩子是我的!”

    “你怎么这样?”俞桑婉才不吃他这一套,她就不信了,还有男人不在乎孩子不是自己的?“你不信是吧?好,等到孩子大一点,我们可以做羊水穿刺!验dna!”

    “不用验!”

    陆谨轩扣住她的后脑勺,眸光无比坚定。

    “孩子是我的!我说是我的,它一定是我的!明白我是什么意思吗?你……只能生我的孩子!”

    “……”俞桑婉没想到他这样强势,说实话,内心不是没有感触的。

    她动了动嘴巴,“那,要真不是你的呢?你就不怕真的不是你的吗?”

    陆谨轩冷硬的勾唇,“没有这种可能。”

    “……”俞桑婉愣住,血液在体内乱窜。

    “如果不是,你还是我的!你的,就是我的!”

    闻言,俞桑婉整个人僵住,不能动了。

    陆谨轩滚烫的吻,密密实实落下来。“婉婉,我很想你……你不想我吗?”

    意识到她要做什么,俞桑婉慌忙阻拦,“不要!孩子没有满三个月,会伤到孩子的!”

    “噢?”陆谨轩挑眉,竟然笑了,“那么也就是说,你人虽然住在乐正家,但是……你们什么都没有,对不对?”

    “我……”俞桑婉没想到在这里被他坑了,“谁说的?”

    陆谨轩咬了她一口,“嘴硬,你这么善良,怎么舍得伤害孩子?所以,这段时间你们一定没有做!”

    “我……”俞桑婉哑口无言,比起老奸巨猾,她不是陆谨轩的对手。

    陆谨轩的吻从脸颊滑到了脖颈,声音带着蛊惑,“婉婉,听说女人怀孕后,特别想要……你是不是?”

    俞桑婉臊的满脸通红,“你胡说八道什么?!不要脸,臭流氓!”

    “嗤嗤!”陆谨轩手上动作不停,“我是,在你面前,我一直都是。婉婉,在我面前不用不好意思,想要就告诉我……不伤着孩子,我一样能让你舒服。”

    俞桑婉不想活了,陆谨轩这个老司机,没脸没皮了。

    “你出去!”

    她不敢大声,只能小声呵斥。

    可是,陆谨轩根本停不下来。

    “嗯……”俞桑婉不受控制,竟然发出了这种声音!

    陆谨轩狭长的桃花眼眯起,声音里充满了笑意,“果然,我的婉婉想要了,这就给你——”

    他手一抬,花洒喷下来温热的水。

    外面走到上,有人来来往往。

    俞桑婉被逼在这狭小的角落里,根本无法逃脱。身上所有的敏感都在他股掌之中,抗拒不了……

    “婉婉,好吗?”陆谨轩自己得不到纾解,可是对俞桑婉是极尽讨好。

    俞桑婉红着脸,抬手给他一个巴掌。但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别开生面的情事,她哪里还有力气?

    陆谨轩握住她的手,贴在脸颊上,“一点都不痛。”

    俞桑婉无语,这个人……真是魔鬼!

    “婉婉。”陆谨轩亲吻着怀里的人,“等等我,我很快就能做完手上的事……我们会在一起的。”

    “……”俞桑婉从余韵中惊醒,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傻丫头。”

    陆谨轩抵着她的额头,喑哑着吐气,“我输给你了!我满脑子、满心都是你!不是你没有我不行,是我没有你不行……看到乐正牵着你的手,我都要疯了!我要怎么看着你们过生活?不行,你是我的!”

    俞桑婉嘴巴动了动,不想解释,不能解释。

    “听着,婉婉。”陆谨轩决定对她坦白,“我欠了我未婚妻一家,现在连婚约也要违背,是不守信用,所以,我要为他们做些事。”

    听到这话,俞桑婉的心跳无可遏制的加速。

    “这些事你不懂,你只要记住,等着我……我做完这些,就带你走。”

    陆谨轩的眸光澄澈,很真诚,“婉婉,我问你,你介意跟着我吃苦吗?可能那个时候,我再也给不了你现在这样的生活。”

    “……”俞桑婉下意识的回了句,“那又怎么样,只要我……”

    说出口又觉得不妥,她这是怎么了?他们不是分手了吗?怎么总是这样被他挑动?rwjf

    “呵呵。”陆谨轩朗声笑了,吻在她唇上,“你的答案,我知道了——婉婉,你是爱我的,你没有爱上别人。你不是那种贪慕荣华富贵的人,你是好女孩。”

    俞桑婉粉唇紧闭,觉着自己说什么都不合适。

    半晌才问道,“你到底在做什么?”

    “在为了我们的未来努力。”陆谨轩双眸灼灼,“相信我,最后一次。”

    俞桑婉愣住,可以吗?还可以再相信他吗?他曾经那么深的伤害她!她甚至因此都不想活了。

    陆谨轩最后吻了吻她,“我要走了,我还会来看你……照顾好自己,还有孩子。”

    隔间门开开,陆谨轩闪身不见了。

    俞桑婉站在花洒下,想着他的那些话,脑子里乱的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