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0章 阿生,一定会长生

    换了地方住,环境自然是好了很多。

    来了圣都这些日子,俞桑婉难得睡了个好觉。清晨醒过来,在露台上伸懒腰,乐正生蹲在隔壁,托着下颌朝她微笑,“早!”

    “……”俞桑婉抿嘴,“早。”

    俞桑婉想到什么,“现在很晚了,我是不是睡太久了?你爸爸还在不在家?要不要跟他打个招呼?”

    “不用。”乐正生摇头,“他没有那么讲究。”

    “嗯?”俞桑婉不理解,“不是说豪门规矩多吗?”

    “我们家不一样。”乐正生站了起来,颀长的身子靠在露台上,“我们家老爷,是身经百战才混到今天这个位置的,和那些身居高堂的豪门老爷不一样。”

    这些事,俞桑婉不太懂,不过昨天见过乐正鹏,他的确比较亲切,虽然有点像‘恶霸’。

    俞桑婉想了想,说,“他很疼你的。”

    要不然,儿子带回她这样一个女人……还是和陆家大少爷有过关系的,做父亲的怎么就那么轻易同意了?

    “迫不得已吧!不疼不行。”

    乐正生这话,明显是话里有话。

    俞桑婉好奇心上来了,“怎么说?跟我说说呗?”

    “嗯……”乐正生看着她懵懂的神色,点点头,“知道我外号什么吗?”

    “嗯?”俞桑婉蹙眉,想了想,“好像是九爷,还是十一爷?记不清了,貌似是听你说过。”

    “嘁。”乐正生轻笑,“我明明是乐正家的独苗,知道为什么排行这么靠后吗?”

    俞桑婉茫然的摇头,猜测到,“因为堂兄太多?”

    “不是。”乐正生摇摇头,眼神有些悲怆,“我的哥哥们,都死了。”

    “……”俞桑婉怔住,惊得说不出话来。

    乐正生吐了口气,“乐正一家,各个都是热血男儿,可是各个命都不长……知道我为什么叫‘生’?”

    俞桑婉张了张嘴,她想她知道了,可是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呵呵。”乐正生苦笑,“因为我爸希望,我能够活下去……不要再没了。难为他了,就只剩下我,不疼我也不行。所以,我就长成现在这样了,家里的独苗,惯的没有样子。”

    哪里有人这么说自己的?口气又那么悲凉。

    “乐正。”俞桑婉小声问道,“那你的哥哥,都是怎么没……的?”

    “……”乐正生愣了一下,吐了口气,“不知道,我出生的太晚,这个话题是家里的禁忌。”

    俞桑婉想起乐正鹏,他的年纪确实是不小了,看来乐正生应该是他老来得子。

    听了这些话,乐正生此刻看起来多了几分忧郁的色彩。俞桑婉心念一动,握住他的手,“不要难过,阿生……一定会长生的。”

    “嘁。”乐正生笑了,抬手揉揉她的脑袋,“放心,都说坏**害千年!我从生下来起就没干过一件好事,一定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嗯。”俞桑婉眼睛有点湿,看着乐正生重重的点头。

    ……

    乐正生陪着俞桑婉到医院做检查。

    “结果怎么样?”

    乐正生守在外面,紧张的问着医生。

    医生看了他一眼,“不用这么紧张,还不到三个月,还看不出来什么……目前血液检查没有什么问题,三个月后要建立孕妇手册,怀孕前三个月有没有接触过放射线?吃过什么药吗?”

    “药?”

    乐正生心头一凛,“吃过胃药啊!怎么办?”

    “什么胃药?”医生一听,也皱眉。

    “中药,吃的不多,当时误诊,以为是胃不好……”

    俞桑婉从检查室出来,听着这些话,也是后怕的。

    幸亏,因为那些药是宫太太拿来的,她一直放着抗拒喝,后来因为乐正生的缘故喝了两次,不过也确实是喝完就又都吐了。

    “这样……”医生表情好了些,“那应该问题不大,满三个月做第一次详细检查看看胚胎情况,现在也不好说什么。”

    接着又摇头,“怎么会误诊成胃不好?也太大意了。”

    “是,是。”乐正生一个劲陪着不是,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好像他真的是孩子的父亲。

    “小心照顾太太,第一次做父母,难免闹出乌龙……”

    乐正生笑嘻嘻的答应,扶着俞桑婉从医院出来,“小心,阶梯。”

    俞桑婉莞尔,“太夸张了。”

    “小心点没错。”rwj;

    他们上了车,走了。

    停车场,一辆黑色卡宴里。

    陆谨轩支着额头,收回视线。

    唐越泽从后视镜里打量着他,“大少爷,人已经走了——”

    “嗯。”陆谨轩微一颔首,“开车吧!”

    “是。”唐越泽摸不清他心里在想什么。

    按理来说,以少爷的杏子,怎么看着俞小姐和乐正生那么亲密却毫无动作?

    卡宴从医院开出,回了观潮。

    刚进内院,就听见宮雪妍在那里指手画脚,“这些搬到外面,还有这些……太俗气了,都换掉。”

    陆谨轩蹙眉走进去,看她这样,俨然是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主人了。

    “谨轩。”宮雪妍一抬头,看到陆谨轩,立即堆起笑脸,“你回来了,今天挺早的啊。”

    陆谨轩无视她的讨好,问到,“你这是在干什么?”

    “嗯?”宮雪妍指着进进出出搬东西的下人,笑着解释,“我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陆谨轩蹙眉。

    宮雪妍:“我和你很少有相处的机会,我和妈说了,结婚前搬过来住一阵子,就在你隔壁,少不了要过来串门,所以……你这里我的东西要放一套,杯子什么的,是不是?还有,我们以后要一起生活的,我的喜好你也要了解,所以换了些东西……”

    陆谨轩冷着脸,不说话。

    知道他是这样的杏子,宮雪妍也不在意。

    “你工作生活都在观潮,我只能这样才能多了解你了……”宮雪妍偷眼看他,一副小女人的姿态,“放心,我原来的工作还会做,只是想给我们多点接触了解的机会。”

    陆谨轩懒懒的勾唇,“随便你吧!”

    宮雪妍一喜,“谨轩你同意了?谢谢……”

    “出去。”陆谨轩一抬手,指指门口,“我现在要休息,请你回到你的院子!”

    宮雪妍一愣,满腔的热情瞬间被浇灭。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