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57章 故地重游,物是人非

    这两天,陆谨轩忙的很。

    俞桑婉知道她在忙什么——东华周年庆就要到了。

    这也就意味着,他和宮雪妍订婚的日子要到了。

    这天,他倒是回来的比较早。上楼时,俞桑婉正抱着胳膊看着窗外。他进来了,她也不理。

    “婉婉。”陆谨轩走过来,在她面前蹲下,开口是夸奖的语气,“今天只吐了两次,很棒啊!”

    自从怀孕之后,她的情绪就很不稳定。

    此刻,俞桑婉蓦地看向陆谨轩,什么话都没说,先是扬起桌上的杯子,狠狠砸在了地上。

    “……”陆谨轩拧眉,态度依旧温和,“是我不好,过了这几天……我不该回来这么晚。”

    他的固执,俞桑婉见识够了,她郁闷难消,只说到,“陆谨轩,你迟早会把我逼疯的!你要看着我变疯吗?我已经不正常了,你没有觉得吗?”

    “不。”陆谨轩摇头,“你还是那么可爱,没有人比的上你。”

    “……”俞桑婉一言不发,直愣愣的瞪着他。

    陆谨轩浅笑,揉揉她的脑袋,“周年庆,我们一起去。”

    “……”俞桑婉愣住,她没有听错吧?周年庆意味着什么?他竟然说要带她一起去?

    陆谨轩视线往下移,手落在她腰身上,“还什么都看不出来,不过礼服还是不能收腰——”

    俞桑婉彻底呆了,真的搞不明白这个男人在想什么。

    “呵呵。”陆谨轩蹭蹭她的鼻子,态度很是亲昵,“傻丫头,忘了吗?你是周年庆的总策划啊!缺了谁,也不能缺了你是不是?”

    这个是重点吗?重点分明是他的订婚礼好吗?

    “婉婉。”陆谨轩掌心包住她的手,叹道,“我知道你不能理解我做的事,给我点时间……我需要做一些事,这是我欠我未婚妻一家的。人活着,就该有恩必报,是不是?”

    俞桑婉默然,她不了解他和他未婚妻的事,只是知道这个女人在他心里是不一样的。

    “等我。”

    陆谨轩低头,亲吻在她手心,“不会很久的。”

    俞桑婉吞了吞口水,不置可否。

    ……

    周年庆,到了。

    一早上,陆谨轩就出门了。

    唐越泽安排了人来照顾俞桑婉,保镖也配的很齐全。

    俞桑婉换上礼服,礼服很华丽、也很合身。她还给自己化了个淡妆,配上低调的首饰,每一样都恰到好处。

    “俞小姐,请。”

    俞桑婉往外走,看到有人往车后备箱放东西,她不免疑惑,“那是什么?”

    “少爷交代,要带的一些东西。”管家笑嘻嘻解释着,再详细的他也不说了。

    俞桑婉听着没头没脑,也就没有淤问。上了车,赶到东华旧址。

    再一次来到这里,俞桑婉竟然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她和陆谨轩就是在这里确定的关系,他们当时那么好,好像一辈子、任何人事都没有办法分开他们。

    想想也没有过去很久,却已经像是上辈子的事了。

    “俞小姐,这边请。”

    前面有人引路,俞桑婉跟着进了会场。

    进了会场,相对就自由了很多。俞桑婉四处张望着,她知道今天乐正生也会来。

    果然,在人群里找到了正在和人寒暄的乐正生。今天乐正生穿了一身正装,西装笔挺的很像那么回事,这个样子倒是更加符合他乐正家独苗的身份。

    “嗯。”俞桑婉笑着朝乐正生点点头。

    乐正生会意,立即放下了杯子,“不好意思,失陪。”

    这个地方,他们曾经一起待过一段时间,对这里自然很熟悉。

    旧楼里,他们曾经一起熬夜检查过线路的地方,乐正生找到了俞桑婉。

    “婉婉!”乐正生见到她很着急,“你这些天去了哪儿?是陆谨轩干的对不对?”

    “乐正。”俞桑婉拉住他,左右看了看,“听着,我必须离开这里……今天就是他订婚的日子,我没有办法再留在他身边——”

    “他对你……”乐正生痛苦的皱眉,“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

    “没有。”俞桑婉摇着头,“他没有把我怎么样,我……怀孕了。”

    “!?”乐正生太惊讶了,“什么?怀孕……这么说……”

    “是。”俞桑婉匆匆点头,“不是肿瘤,是怀孕,医生说,我的反应比较大,是正常的。”

    乐正生有点懵,“婉婉,你有了他的孩子,那你们……”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俞桑婉急切的否定了,“我不可能带着孩子,给他做情妇!否则,以后要我的孩子怎么做人?活的再怎么艰难,也要堂堂正正。”

    “嗯。”乐正生握住她的手,“你想的对。”

    “乐正。”俞桑婉反握住他的手,“能够帮我的,只有你了。”

    “放心,我这就带你走……”

    俞桑婉拉住乐正生,“不能走前面,陆谨轩的保镖在。我刚才是从洗手间绕过来的……”

    “噢。”乐正生点点头,“是我疏忽了,我让人把车开到后面去。”

    “谢谢你,乐正……”

    乐正生一愣,视线落在她肚子上,不无悲戚的说了句,“我想,我现在是彻底没有机会了,是不是?”

    对于他,俞桑婉一直是心存愧疚的。乐正很好,她配不上他的感情。对这样的人,一句‘对不起’都是亵渎。rwj;

    “走吧!”乐正生深吸口气,握住她的手。

    两个人沿着小楼,避开监控装置,悄悄往外走。

    突然间,外面传来一阵爆破声。‘轰隆’的,炸开。火光四射中,穿着消防服的男主从楼上跳下来,穿越火海,拯救了他的女主,亲密相拥……

    这样的画面,是那样熟悉。

    俞桑婉看着,眼角一酸,眼泪掉下来。

    “……”乐正生知道她触景伤情,搭住了她的肩膀,“别看了,都过去了。”

    “嗯。”俞桑婉哽咽着点头,是的,过去了、结束了。

    乐正的车子开到了后面,两人迅速上了车。

    “去哪里?你自己有想过吗?”乐正生问她。

    俞桑婉摇摇头,想了想,“去圣都吧!”

    那里,有父亲留给她最后的东西——保险箱!

    乐正却是一愣,“那里,是陆谨轩的老巢啊!”

    俞桑婉苦笑,“不是有句话叫做,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吗?”

    “好,就去那里,那里也是我的老巢,照顾你更方便。”

    车子驶出,里面的订婚礼才刚刚开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