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52章 恨我,就好好的活着

    一前一后,陆谨轩和乐正生的车开进乐正家大门,急速刹车停在主楼门前。

    卧室的门被推开,俞桑婉还在床上轻轻哼着。

    “……”rz90

    陆谨轩呼吸一滞,只是听着声音,他都受不了了。

    缓步走过去,慢慢在床沿坐下。抬起的手,却怎么也落不下。

    “乐正吗?”俞桑婉翻了个身,黑暗中看不清来人的脸,“我没事了,好多了。”

    她这明显掩饰的语调,只能越发让人心疼。

    陆谨轩俯下身子,将人抱进怀里。

    “……”俞桑婉一僵,“乐正?”

    不对……这不是乐正!她太熟悉这个人的味道了……俞桑婉惊异,挣扎了两下,却又不敢肯定,难道是在做梦?

    “谨轩?”

    “……”陆谨轩压抑着呼吸,低低的回她,“是。”

    “啊!”俞桑婉听到回应,突然激动起来,猛地抬手推拒着他,“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走、快走开!”

    陆谨轩哪里肯听?他只顾抱着人不放,“婉婉,对不起、对不起。”

    俞桑婉摸索着床头的开关,壁灯亮了,陆谨轩的沦落罩在阴影里,越发深刻。她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你……来干什么?”

    “我来带你回去。”陆谨轩换了个姿势,准备将她抱起来。

    “别动!”俞桑婉摇着头,满脸的不可思议,“你真好笑啊!带我回去?你要带我回哪里去?”

    “回家。”陆谨轩垂眸,吐出两个字。

    “家?”俞桑婉忍不住笑了,“呵呵……陆总,您没事吧?我们没有家……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陆谨轩无地自容,祈求的看着她,“婉婉……”

    “乐正!”俞桑婉不想听他说话,也不想看见他,“乐正你在哪儿啊?”

    乐正生一直都在外面守着,此刻正靠在长廊上抽烟。他以为,陆谨轩来了……只要陆谨轩低头,接下来,就没有他什么事了。他也算是‘伟大’到一定境界了,尽管那么喜欢她,还是把她拱手还给了陆谨轩。

    突然听到俞桑婉喊他,猛的一惊。

    手里的烟头迅速捻灭,冲了进去,“婉婉,我在!怎么了?”

    俞桑婉见到他,慌忙伸出手,“乐正!”

    乐正疾步上前来,握住她的手,“怎么了?”

    “你让他出去!”俞桑婉很抗拒,朝着乐正直摇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快让他出去啊!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乐正愣住,看看陆谨轩,“是我,让他来的。”

    “……”俞桑婉不敢相信,“为什么?乐正,我不想见到他!”

    乐正极力安抚她,“婉婉,听我说,你们好好谈谈……你的身体,不能再拖下去了……”

    “不、不!”俞桑婉激动起来,她现在什么都听不下去,“我不要见到他!你要是想要我快点死,就尽管让他来!”

    她的话,字字带血,将陆谨轩击的体无完肤。

    乐正没有想到俞桑婉会是这样的反应,懊悔不已,“好好,我让他走!对不起婉婉,我是想救你……”

    “乐正。”俞桑婉死死揪住乐正衣领的两边,轻轻摇着头,“求你……不要他!”

    “好。”乐正生哽咽,看向陆谨轩,“抱歉了陆总,我想是我误会了,麻烦你走这一趟……现在,请你离开吧!”

    陆谨轩深吸口气,脚下步子挪不动。

    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理智,“婉婉,你生我的气不要紧……但是,你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你看看你,你都瘦成什么样了?”

    他顿了顿,“对,我是个混蛋!所以,为了我这样的混蛋,你至于不要命吗?”

    “陆谨轩!”乐正生听不下去了,朝他吼道,“你够了啊!不要再刺激她!”

    “婉婉。”陆谨轩不理会乐正,只看着俞桑婉,“恨我,就好好的活着……不然,你哪来的力气恨我?”

    “陆谨轩!”

    乐正生的吼声中,俞桑婉随手抄起了床头柜上的水晶座钟,扬起来狠狠砸向陆谨轩。

    “婉婉!”乐正生惊愕,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

    而陆谨轩竟然也没有躲,生生挨了这一下。水晶座钟从他额角划过,重重摔在地上,‘嘭’的一声巨响!

    “……”俞桑婉瞪大双眼,下颚角紧绷,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一下是怎么出手的,只是凭着本能这么做了——也许,她的恨意已经压制不住,就这么爆发了。

    陆谨轩闭了闭眼,额角上一股热流慢慢滑落……流血了。

    他动都没有动一下,神色却是落寞哀伤的。

    俞桑婉默了默,笑了,“陆谨轩,你不要太高看自己了,我为什么要恨你?我真不……所以,我也不需要留着什么力气恨你!”

    嘴上这样说着,可是情绪越来越激动。

    “滚!滚!我看到你就恶心!纯粹的不想看见你行吗?”

    “呕——”

    胃里又开始翻滚,抱着乐正生就要吐,“乐正——”

    这样的情况,这些天乐正已经见的太多了,慌忙抱着她进浴室,“要吐了吗?”

    “嗯!”

    浴室里,俞桑婉吐的惊天动地。

    乐正生隔着门看向陆谨轩,“你走吧!我不知道请你来,会让她这么激动……我后悔了,所以,请你走吧!你已经帮不了她了。”

    ……

    回去了路上,陆谨轩满脑子都是俞桑婉吐的画面。

    加上乐正说的cea肿瘤胚胎抗原指数……看来是胃癌。

    “……”陆谨轩猛地闭上眼,心尖抽痛的厉害。

    随后拨了唐越泽的号码,“我……给我找个专家,我要咨询一件事。”

    “另外,帮我办件事——”

    回到原舍,唐越泽已经在等着了。

    “怎么样?”陆谨轩头疼的很,多说一个字都嫌累。

    唐越泽支吾道,“情况不好——”

    陆谨轩心头一沉,“那件事,尽快办吧!”

    “大少。”唐越泽犹豫,“这样会不会不好?俞小姐个杏很强啊!而且,她现在和乐正少爷在一起,确实不好动手……”

    陆谨轩拧眉,异常烦躁,“现在,是要我教你怎么办事吗?”

    “不敢。”唐越泽低下头,不敢再多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