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4章 只想找个有钱人

    林先生回来了,俞桑婉收回了视线。

    林先生话不多,坐下来用开水替俞桑婉烫着餐具,解释道,“虽然是很干净,但是我这个人有些强迫症……还是喜欢自己烫一遍。”

    俞桑婉点头笑笑,“很讲究的强迫症,没什么不好。”

    林先生看了她一眼,“怎么会这么瘦?是不是节食?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其实不需要节食也不会胖。”

    “……”俞桑婉顿了顿,眼神透着哀伤,“我没有节食,从来不节食的。”

    她最近瘦的是厉害了些,主要还是因为吃什么吐什么。

    “是吗?”林先生笑了,笑起来的样子更是斯文俊雅,“这样很好,一会儿多吃点。药膳,对身体好。”

    不知道为什么,俞桑婉觉着和这位林先生特别投缘。

    按照道理来说,林先生和宫鸿鸣年纪差不多,同样是想对她好……可是,给人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的。林先生坦坦荡荡,举止像是位长辈,而宫鸿鸣处处都不怀好意。

    菜点送上来,林先生忙着照顾俞桑婉。

    “来,先喝点汤。”

    他自己倒是没有吃什么,眼神里有着满足。

    这种情况下,俞桑婉不怎么安稳的胃好像也舒服了很多。这一顿,没有少吃。

    她捂着圆鼓鼓的肚子跟着林先生出来,笑眯眯的看着他,“谢谢您啊!”

    本来说的是她请客,可是林先生还是抢着付了钱。

    “上车,我送你回去。”

    俞桑婉想了想,“不麻烦您了。”

    林先生轻笑,“是觉得我这个大叔对你不怀好意吗?”

    “呃……”俞桑婉来不及否认。

    “呵呵。”林先生笑出了声,抬起手轻轻落在她脑袋上,“我没有那个心思,我的女儿都和你一样大了……”

    他这样说着,眸光变得深沉,似是有千言万语、难以启齿。

    俞桑婉愣了一下,问到,“您的女儿?她……一定很漂亮。”

    “是。”林先生点点头,嘴角往下陷,“很漂亮,很可爱……像你一样。”

    俞桑婉扯扯嘴角,没说话。

    最后,还是林先生把俞桑婉送了回去。

    俞桑婉下车时,脸色已经有点不好了,不过光线不好,她努力撑着没有表现出来。

    俞桑婉回过头,对着车里的林先生挥手,“谢谢您送我回来,我上去啦!”

    “好。”林先生看了眼这公寓,稍稍放下心。

    车子一开走,俞桑婉脸上的笑容就收住了。她轻抚着胃部,里面隐隐的不舒服……不该吃那么多的。

    转身往门洞里走,黑暗里,走出个人影。挺拔、颀长,落在地上的影子那么利落、分明……俞桑婉光是听脚步声也知道是谁。

    “他是谁?”陆谨轩从阴影里走出来,微抬着下颌问她。

    俞桑婉听到了,却没有回答,只勾了勾唇角,继续往里走。

    “我问你话!”陆谨轩一把扼住她的手腕,阻挡了她的去路。

    俞桑婉很不舒服,实在是不想和他吵,很疲倦的开口,“放开,我要回去休息。”

    陆谨轩浓眉紧锁,手上也是丝毫不放松,“我在问你,从谁的车上下来?”

    “一个朋友,你不认识。”俞桑婉垂了垂眼帘,回答他。

    “朋友?”陆谨轩神色更是不豫,“你还有什么朋友?还是开卡宴的!”

    俞桑婉听他的口气,只觉得好笑。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到底想说什么?”

    “俞桑婉!”陆谨轩的怒意快要克制不住,“你到底在干什么?你不能像以前一样自强、自信的活着吗?我爱上的婉婉,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我快要不认识你了!”

    闻言,俞桑婉的心脏仿佛被人狠狠刺了一下。

    她怅然的看着陆谨轩,“那我现在是什么样的?”

    “宫鸿鸣为了你和他太太分居,你和乐正生已经是不清不楚,现在又来个‘卡宴’?”陆谨轩愤愤的说着,话语里醋意满满,“你这样乱来,会出乱子的!你没有脑子吗?有钱人哪个好得罪?”

    “嘁……”

    俞桑婉哂笑出声,忙拿手掩饰,“对不起啊,没忍住。”

    “……”陆谨轩语滞,怔怔的看着她。

    俞桑婉上前来,笑意盈盈的仰望着他,“放心,我知道有钱人不好得罪……经历过你,我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她顿了顿,“可是,怎么办?我现在只想找个有钱人。”rz90

    “……”陆谨轩错愕,不敢相信他听到的。

    俞桑婉抬手抚弄了一下鬓发,“因为跟着你,过惯了荣华富贵的生活,我已经没法再过以前的苦日子了。”

    听了这话,陆谨轩只觉得胸腔憋闷的厉害。

    喉结滚了滚,“婉婉,你不要这样……你这是故意刺激我吗?你不这么做,我也很疼!”

    “刺激你?”俞桑婉打断他,满是嘲讽。

    “你想多了,我离开你,连生活都困难……哪里还会想着刺激你?陆总,我真不是,我只是想好好生活。你啊,以后不要来找我了,否则加上你……我的名声只能更难听!”

    胃里翻腾的越发厉害,俞桑婉皱了皱眉,越过他往前走。

    “婉婉!”

    陆谨轩急了,“既然这样,为什么要拒绝我的钱?”

    “因为。”俞桑婉微微侧过身子,眼角往下垂,“你被我除名了……你忘了,我说过的话?以后我怎样,会不会被谁伤害,你都没有资格管了。”

    她笑着,笑容那样绝望。

    “你看着吧,我以后都会这么生活……你难过吗?”

    陆谨轩垂眸,反问她,“你觉得呢?”

    “不知道。”俞桑婉摇摇头,“我也不想知道。”

    她要走,他拦着不让。

    “放开!”

    “不放!”

    激烈的挣扎中,俞桑婉胃里的不适再也遮挡不住。她推不开陆谨轩,两眼一瞪,猛地揪住他的衣领,“呕——”

    陆谨轩一怔,怀里的人怎么吐了起来?

    食物混合着胃酸的味道,很是刺鼻。可是陆谨轩压根顾不了这些,他焦急的抱着几乎要瘫软的俞桑婉,“婉婉,你怎了?很不舒服吗?”

    “……”俞桑婉虚弱的摇摇头,“放……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