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2章 婉婉,我在

    感觉到脸上轻微的瘙痒,俞桑婉蓦地睁开眼。

    看见宫太太,惊恐的坐起来,身子猛地往后缩,高喊到,“你干什么?”

    “我……”宫太太很尴尬的抬着手,“我没有做什么,只是想看看你。”

    “让开!”俞桑婉很抗拒她的靠近,“离我远点!”rz90

    宫太太很难过,却也没有办法,哽咽着,“饭菜做好了,出来吃吗?”

    “……”俞桑婉慢慢平复下来,想着今天让她来这里的目的,点点头,“好,你先出去。”

    “……”

    宫太太深深看了女儿一眼,无奈的转身出去了。

    俞桑婉闭了闭眼,满心酸涩。为什么?明明是最亲的母女,却成了今天这副局面?

    餐厅里,宫太太已经摆好了饭菜。

    俞桑婉换了衣服出去,在椅子上坐下。看看桌上,只有一副碗筷。她没有抬头,只问到,“我一个人吃吗?”

    “……”宫太太一愣,“我……我可以陪你吗?”

    “哼!”俞桑婉冷笑,“也是,你从来没有陪过,不知道人家都是怎么做妈妈的吧?”

    “我陪!”宫太太立马坐下,脸上堆着笑,“我给你夹菜啊……”

    俞桑婉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态度不冷不淡。

    宫太太夹了一筷子牛肉到她碗里,“来,尝尝这个……”

    俞桑婉皱眉,看着和牛肉一起到碗里的香菇,“我不吃香菇,你不知道吗?”

    “……”宫太太愣住,满脸歉意,“对不起啊!我离开时,你才两岁……吃东西习惯,和现在很不一样。”

    “嘁!”俞桑婉抬起眉眼,哂笑,“是吗?所以,你在我的人生里缺席十八年……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吗?”

    “我……”宫太太无可辩驳,脸色苍白而僵硬。

    突然间,俞桑婉捂住嘴巴。胃里那种翻江倒海的感觉又来了,“呕……”

    她直接走到水池边,吐起来……

    宫太太看着她,惊愕的问到,“婉婉你……”

    身为女人,她的第一个反应当然是,“这是怀孕了吗?”

    一定不会错的,俞桑婉一直和陆谨轩在一起……这件事宫太太是知道的。

    “怀孕?”俞桑婉吐完了,笑了笑,“真是可笑!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被你的女儿害的,怀不上孩子了……你不知道吗?医生说我体寒,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了!”

    “……”宫太太猛地闭上眼,她知道这件事。

    “那你……”

    “胃癌。”俞桑婉没等她问完,直接说出了答案。

    闻言,宫太太如遭电击。愣了两秒,才慌张的摇头,“不,不会的……你这么年轻,怎么会得这种病?一定是弄错了!”

    “弄错?”俞桑婉扬声重复,“我也希望是弄错,可是……我已经查过了,医生说我的血液样本里,cea也就是肿瘤胚胎抗原指数高,这个是肿瘤的指标……”

    “啊……”

    宫太太受了太大的刺激,双膝一软,差点站不住。

    眼泪瞬间溢满眼眶,“婉婉,婉婉,我的孩子……怎么会这样?”

    “报应吧!”俞桑婉冷冷的看着她,“你做的那些事,报应在我身上了!”

    “不!”宫太太绝望的摇着头,“为什么是报应在你身上?事情是我做的,你也是我抛弃的……不应该报应在你身上!”

    “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俞桑婉不想再和她废话。

    “什么?”宫太太不解的看着她,“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

    “我爸爸……”俞桑婉哽咽,一提起俞致远,眼泪成片往下落,“是不是你害死的!”

    宫太太怔住,整个人僵硬了。

    “你!”俞桑婉抬起手,满眼都是仇恨,“医院的监控记录,在我爸爸出事的那半个小时,除了医生护士只有你进去过!你说,是不是你害死他的?爸爸是危重患者,医生护士一向很小心,偏偏你一来,就出事了……”

    宫太太摇着头,就是不说话。

    “不说是吧?”俞桑婉点着头,“好!医院那边正在等我的意见,只要我点头,他们立即报警!你以为,你做过的坏事,真的能藏住吗?你这是谋杀!”

    “不!”

    宫太太吓坏了,一把拉住女儿,“不要报警!婉婉,我是为了你啊!”

    “……”俞桑婉惊愕,她承认了!真的是她!

    “啊!”俞桑婉痛苦的捂住脑袋,一遍遍摇着头,“为什么?为什么你是这样的人?你杀人啊!你杀死了我爸爸!你是什么做的?你有没有人杏啊!”

    “婉婉,你听我说……你爸爸他……”

    “不!”俞桑婉眼泪狂飙,她无法接受,自己的亲生母亲杀死了父亲这个事实!

    她拼了命把宫太太往外推,“你出去!我没有办法和你这样的人共处一室!”

    “婉婉!”

    发起狠来,宫太太的力气也抵不过俞桑婉,很快被她轰了出去。

    宫太太用力拍打着门,“婉婉,你听我说……我不是有意的……我真的是为了你,为了保护你!”

    “……”俞桑婉捂住耳朵,一个字都听不下去。

    为了她?这种托词,要她怎么听得下去?为什么,她会有一个这样的母亲?贪图荣华富贵,冷血、残忍,没有人杏……

    从口袋里掏出录音笔,俞桑婉死死咬住手指。

    她有什么资格哭?父亲被母亲谋杀……她要怎么办?虽然原来就想好了,可是……真的拿到证据了,她还是接受不了,她身上流着那个女人一半的血液啊!

    俞桑婉呆呆的立在那里,掏出手机,点开微信。

    点开陆谨轩,摁下语音。

    “谨轩,我受不了了,我快要崩溃了……你来救救我,我要死了!我活不长了,我妈妈害死我爸,我该怎么办?”

    语音发出去,俞桑婉愣了一会儿,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迅速摁下了‘撤回’。

    ——那个男人,不是她的爱人了……

    原舍。

    陆谨轩正要睡下,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微信界面上,提示——‘婉婉’撤回了一条信息……

    婉婉找他?

    想起她受伤的手,陆谨轩立即回了过去。

    “婉婉,什么事?我在。”

    俞桑婉看着那条信息,眼泪刺痛了脸颊。他在?不,他早就不在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