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34章 你连后悔的资格都没有了

    墓地黑黢黢的,雨又下的大。

    乐正生把俞桑婉拥在怀里,手上撑着户外手电筒,慢慢往下走。

    “小心……”

    俞桑婉脚上穿着高跟鞋,着急起来时没注意,这会儿遇上雨天,行走就困难了。尤其是快要到山脚下,那一片都是泥泞的山路,她的鞋子一脚踩下去,鞋跟就陷了进去。

    “哎。”

    乐正生无奈的摇摇头,俞桑婉仰望着他,眼神很无辜,“我不是故意的。”

    “嘁。”乐正生哂笑,“就这两步了,我抱你过去吧!”

    他把伞递给了俞桑婉,胳膊一伸,就把人抱了起来。

    乐正生和陆谨轩一样,都是人高马大,轻轻松松抱着俞桑婉丝毫不费力气,他甚至皱了眉,抱怨道,“你最近神出鬼没的,成天也不见个人影,都忙什么了?怎么轻了这么多?”

    俞桑婉抿嘴不说话,他继续念叨。

    “再这么下去,你都要成纸片人了!”

    俞桑婉的心情,因为乐正生的调侃,难得轻松了几分。笑道,“瘦好啊!我高兴死了!”

    “……”乐正生无语,“我怎么会喜欢你这种怪物?”

    “嘻嘻。”俞桑婉了解他的杏格,真嘴上说着喜欢的时候,其实是开玩笑的成分居多,她也习惯了和他插科打诨,“不仅仅是我,女人啊……这种物种,本身就是怪物!”

    乐正生点头,补刀,“那你也是千年老妖!”

    到了山脚下,前方两束灯光投射过来,俞桑婉下意识的眯起了眼。

    汽车鸣笛声响起,车门被推开,陆谨轩下了车,唐越泽跟在他身后撑着伞。

    陆谨轩的视线直直落在俞桑婉身上,他走的很快,唐越泽的伞几乎撑不住他,大雨毫不留情的落在他华丽的西服上。

    乐正生低头看了眼怀里的人,苦笑道,“瞧,又追来了……下来吧?看他的样子,是要杀了我啊!”

    说着,预备将俞桑婉放下。

    “不要。”俞桑婉却猛地拉住他,朝他摇摇头,“我不想跟他走。”

    乐正生怔住,看看她,“真的完了?”

    “不然呢?”俞桑婉无线落寞,“要我做他的地下情妇吗?还真是应了你的话,我成了二姨太了……”

    乐正生不知道说什么好,抱着她尴尬的站在那里。

    陆谨轩径直走过来,看到他们这样子,烦躁的抬起手,扯了扯颈间的领带……如果不这么做,他怀疑自己会被憋死!

    随后,胳膊一伸,指着乐正生,“放她下来!”

    “哟。”乐正生勾唇笑了,“这不是陆总吗?您怎么有空来这里?您最近不忙啊?听说,您和宫家千金,好事将近啊!”

    他这阴阳怪气的,更是勾的陆谨轩怒火蹭蹭蹭!

    陆谨轩胳膊一扬,说出来的话语掷地有声,在这场大雨里,仿佛一砸一个坑!

    “唐越泽!”

    “是!”唐越泽也不是省油的灯,他跟随陆谨轩多年,他是陆谨轩的影子,影子……多少都是有些随了主人的!此刻遇到这种事,立即将手里的雨伞一扔,颀高的身子冲上来,一副要干架的准备。

    乐正生不以为意,“你们主仆二人,是要群殴我?”

    他笑了笑,“下手注意着点,我不能流血的。”

    他不担心,俞桑婉却是急了。

    她松开乐正生,跳了下来,“陆谨轩,你要干什么?”

    陆谨轩看她下来了,稍稍纾解了些。

    大雨中,光束打在他们身上,他朝她伸出手,“过来!跟我回去!”

    “哼……”俞桑婉哂笑,“陆谨轩,你以什么身份跟我说这种话?”

    “男人!”

    雨水顺着陆谨轩刚毅的脸颊滑下,滑过那些凌厉的轮廓线条,却藏不住内心的忧伤……他是真的害怕。

    “婉婉,我是你男人!”

    “嘁。”俞桑婉不以为意,这话当初听着有多霸道甜蜜,现在就有多戳心窝子!

    “陆谨轩,我可以惯着你,也可以换了你!现在,我就换了你!”

    “婉婉……”陆谨轩双臂一展,指着乐正生,“你要换成他吗?”

    “……”俞桑婉一怔,没说话,她并不想利用乐正生。乐正生和宫鸿鸣不一样,乐正生是真心以待的朋友,宫鸿鸣却是她的仇人!

    可是,乐正生却往她跟前一站,骄傲的抬起下颌,“怎么,不可以吗?至少,我没有要订婚的人。”

    他双眸灼灼,直勾勾的盯着陆谨轩——那是一种挑衅的眸光,一种纯粹的、属于男人之间的战火!

    陆谨轩的双拳,慢慢攥紧。

    这一次,甚至连唐越泽都没有拦着他,反而推波助澜,“大少爷,男子汉大丈夫,士可杀不可辱!今天,属下就陪你一起弄死这个男的!把俞小姐抢回来!”

    陆谨轩甩了甩右臂,一阵风一样刮了过来。

    “陆谨轩!”

    俞桑婉娇斥一声,挡在了乐正生面前。

    陆谨轩顿住了脚步,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婉婉,你护着他?”

    俞桑婉抬起头,“不然呢?我应该护着你吗?一个背弃我的男人……凭什么我要护着?”

    “……”陆谨轩眼底明明灭灭,仍旧掩饰不住那深刻的失望。

    俞桑婉直视着他,“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要不要订婚?”

    “……”陆谨轩薄唇紧抿,沉默了半天,“婉婉,只是个形势……我要做的事,很重要……”

    “够了!”

    俞桑婉心灰意冷,“听着,我不想知道你为什么。陆谨轩,今天的事实是,你违背了当初对我父亲临终前的承诺……是你放任我一个人的!以后,无论我过得多凄惨,被什么人伤害,你都只能看着……你连后悔的资格都没有了!”

    她一拉乐正生的手,“乐正,我们走!”

    乐正生发愣,走出去几步才问她,“婉婉,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会过得很凄惨?什么人会伤害你啊?”

    俞桑婉微怔,勾唇笑笑,“没什么,我故意说给他听的……不是很酷吗?”

    乐正生:“……”

    酷吗?他倒是觉得,婉婉好像要哭了。她心底好像藏了很多眼泪,怎么一段时间不见,婉婉心里似乎多了很多事?他,能帮她吗?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