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29章 她又不是块豆腐

    俞桑婉又在原来的公寓住下了,只不过陆谨轩这些天很忙,白天自然是没有空。

    晚上回到公寓,也通常是很晚了……俞桑婉都已经睡了。

    两个人在一起,见面的时间却并不多。

    俞桑婉白天也不待在公寓里,她最近常去俞致远的墓地。一待,就是一个下午。

    她还记着父亲临终前的话,前阵子去了圣都,倒是差点忘了。父亲说过,那位傅先生会来找她的……她从来没有见过傅先生,傅先生如果要找她会去哪里呢?

    俞桑婉想来想去,就只有父亲的墓地可能杏最大。

    故人嘛,回来的话,总该给故人上柱香吧?

    可是,接连几天,俞桑婉都没有等来这位傅先生。

    这天下午,俞桑婉从山上下来,撞到个人。

    那人看着很瘦,可是撞击力却很大。

    “啊……”俞桑婉脚下踉跄,直接被他撞翻在地。俞桑婉刚要开口发飙,抬头一看,是位年长的中年人,忍住了。

    她脾气不好,有爹生没娘养……但是不代表她真的没有教养。

    中年男子微微弯下腰,朝她伸出手,“有没有摔到哪里?”

    “……”俞桑婉看看摊在面前的手,摇了摇头。

    这个男子虽然是人到中年,可是看起来并不显老……无论是气质还是长相,只怕还要胜过很多年轻人。男女有别,俞桑婉拒绝了,自己撑着地面爬了起来,“我没事。”

    男子倒是没有坚持,收回了手,“那我走了。”

    “嗯……”俞桑婉点点头,让到一边。

    男子往上走了两步,突然又顿住了,回头看了她一眼。“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可以去gorki别墅找我,我姓林……”

    “……”俞桑婉怔怔的点头,“好。”

    随口答应了,其实她压根没把这话往心里去。只是被撞了一下,还要找上门?她又不是块豆腐。

    转过身,俞桑婉往下走。

    山上,刚才那个男子蹙眉看着她的背影。这就是桃桃……他没有见她,已经很多年。

    只是,关于她的传闻,似乎不太好。年纪轻轻的女孩子,怎么好像私生活有点乱?而且,和她有关的都是富家子弟……圣都陆家、乐正家,还有宫鸿鸣……

    他需要一点时间,观察桃桃。

    ……

    走到山脚下,俞桑婉接到了宫鸿鸣的电话。

    没有想到,宫鸿鸣还来找她?俞桑婉当然不可能真的想要和他有什么……她的目的不过是要他们不痛快!

    既然电话来了,她自然要接的。“喂,宫先生?”

    “俞小姐。”宫鸿鸣的声音很低沉,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能见个面吗?”

    俞桑婉抬起腕表看了看,“这个时间?”

    时间还早,不到晚饭的时间。

    “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喝杯茶。”宫鸿鸣建议到。

    俞桑婉想了想,答应了,“好啊!”

    “我来接你?你在哪儿?”宫鸿鸣一喜,不免得寸进尺,“还住在原来的酒店吗?”

    “不是啊!”俞桑婉笑笑,“我自己过来,您先过去吧!”

    “……好。”

    赶到约定的地方,俞桑婉先去了趟洗手间。她今天穿的是件圆领衬衣,为了挡住脖子上陆谨轩留下的吻痕,她故意将头发都放了下来。不过马上要见宫鸿鸣,她特意将头发都挽了上去。

    宫鸿鸣这样的人,自然订的是包厢。

    俞桑婉推门进去,拿手扇着风,笑意盈盈,“宫先生,您来的真早。”

    宫鸿鸣站起来,替她拉开椅子,很是绅士。

    “给你点了芒果奶昔。”宫鸿鸣笑道,“我猜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应该都喜欢。”

    “嗯!”俞桑婉点点头,“您懂的真多!”

    宫鸿鸣笑着,不经意看见她脖子上的吻痕,神色顿时也有些尴尬。他想到了陆谨轩,不自在的咳了两声,“咳咳,俞小姐,你……现在还和陆总在一起吗?”

    “嗯?”俞桑婉等的就是这句话,却做出讶异的表情,“不然呢?我一个女孩子,要怎么养活自己?你知道的,我家境不好……唯一的父亲也离世了。”

    宫鸿鸣蹙眉,苦口婆心,“可是,他马上要订婚了!和我的女儿……”

    俞桑婉暗自冷笑,这个老不羞!原来还知道自己有个那么大的女儿啊!

    “哎……”俞桑婉摇摇头,低头叹息,“我知道,可是……我能怎么办?我没有的选择。”

    “怎么会没有?”宫鸿鸣一急,伸手想要拉住俞桑婉。

    “……”俞桑婉受惊不小,幸亏她反应快,即使躲开了。她心跳的极快,她是要搅和他们家没错,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和宫鸿鸣真的发生些什么!

    即使是被他拉拉手,她也接受不了……恶心的要命!

    被躲开了,宫鸿鸣脸上有些挂不住,“俞小姐,我是想说,你还有别的选择……”

    “别的选择?”俞桑婉摇头,讥诮道,“宫先生是说你吗?”

    听她这样直白,宫鸿鸣索杏不遮掩,“我不可以吗?”

    “嘁!”俞桑婉笑了,微微笑的样子,端的是勾人,“宫先生,陆谨轩只是有未婚妻,而你……可是您是连老婆都有的人!”

    “我……”宫先生愣住,脸色微微僵硬,“你希望我怎么做?”

    俞桑婉捧着奶昔杯子猛吸了一大口,笑了,“我不希望您怎么做……只是,比起有妻子的人,我想陆谨轩这样有未婚妻的,还是要好一些,你说呢?”

    她并没有说明什么,把一杯奶昔喝完了。修剪整齐的美甲,在桌面上敲击着,丁零当啷的,正应了那句话……大珠小珠落玉盘……

    宫鸿鸣静静的看着她,反复时光被拉回很久之前。

    “我喝完了。”俞桑婉放下杯子,站了起来,“那我……告辞了!”

    年轻女孩的背影,都是妖娆的,分明是什么都没有做,却偏生叫人移不开视线。

    宫鸿鸣承认,自从他知道这个丫头不是傅宪林的女儿……不,就算她现在真的是傅宪林的女儿,他恐怕也阻止不了自己心底的想法了……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