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24章 信任谁?又依靠谁

    清晨醒来,俞桑婉已经不在了。

    陆谨轩给俞桑婉给打电话,那一头传来鼎沸的人声。

    “喂。”俞桑婉甜甜的声音立即酥了陆谨轩的心,“你醒啦!我在车站,现在就坐车回去了。”

    陆谨轩皱眉,口气低沉,“不是说了,一起回去的吗?”

    “不要了。”俞桑婉不在意的笑着拒绝了,“你那么忙,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不说了啊,我要检票了。”

    “好。”

    挂了电话,俞桑婉脸上的笑容立即收了。她从口袋里掏出张纸……

    这是一张票据,上面写着‘xx高定’的字样。

    和陆谨轩在一起久了,俞桑婉对这些高定的牌子也有一定的了解。手上这张是一家专门负责女士鞋的高定品牌……俞桑婉现在脚上穿的,也都是这家定的。

    ——这张票据,是俞桑婉从陆谨轩的口袋里掏出来的。

    按理来说,陆谨轩的口袋里不会装着这样的票据……

    那么,解释只有一个。

    那就是,当时陆谨轩身边没有跟着唐越泽,所以他只能收下票据,随意塞在了自己口袋。

    俞桑婉想想,是什么样的场合……陆谨轩都不带着唐越泽?

    高定女士鞋……呵呵!

    俞桑婉笑了,想起那天她看到的他和宮雪妍在一起试礼服的样子……心尖揪痛的厉害。

    在人来人往的车站,俞桑婉抱进双臂,缩在角落里,眼泪直流,咸涩的泪水掉进嘴巴里,她口中不断喃喃,“爸爸、爸爸……”

    来往的人们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俞桑婉浑然未觉,呜咽着,感觉心口空了一块……

    俞桑婉当然没有离开东华,现在这种情况,她回去东华干什么?她不过是为了给陆谨轩制造个假象罢了。

    从车站出来,手机响了。

    她深吸口气,接了,“乐正。”

    “婉婉。”乐正在那边小心翼翼的问着,“你还好吗?”

    “乐正。”俞桑婉正色道,“我没有地方可以去,可以帮我个忙吗?”

    要想不被陆谨轩发现,她不能去裴珮那里……裴珮的家,陆谨轩是知道的。她也不能用自己的身份证登记住酒店,唐越泽一查就能找到她了,她只能找乐正帮忙。

    最后,是乐正用了一个下属的身份证给俞桑婉在酒店订了房。

    办理手续时,乐正还劝俞桑婉。

    “婉婉,你要是不想见陆谨轩,还是住我那里的好,有什么事我也可以照顾到。”

    俞桑婉笑着婉拒了,“不,我还有事情要做。”

    乐正一愣,直觉不对,“婉婉,你要做什么?”

    俞桑婉摇摇头,“没什么,这是我自己的事。”

    “婉婉。”乐正皱眉,“我是你的朋友,你可以信任、依靠我的。”

    俞桑婉还是笑笑,没有寻求帮助。

    信任?依靠?她现在已经不知道什么人可以信任、依靠了!

    一辈子都没有疼爱过她的父亲,其实心底藏着大秘密,临终前那样不舍的看着她……心心念念的母亲,竟然是个抛夫弃女的女人!深爱的男人,到现在还瞒着她要订婚的事!

    她从乐正手里接过房卡,勾唇笑了笑,“谢谢,房钱我自己结,我有钱。”

    “……”乐正看着她,眉头始终松不开。

    这个样子的俞桑婉,让他好担心啊!

    ……

    俞桑婉定了这家酒店,因为她知道,宫鸿鸣经常来这里。

    晚间的餐厅,俞桑婉选了个显眼的位置坐下。

    这个方向,正对着入口,直通里面的贵宾间。

    俞桑婉点了餐,托着下颌盯着窗外。

    门口,宫鸿鸣和几个人一同走了进来,有说有笑的。餐厅人不算少,宫鸿鸣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俞桑婉——她实在是漂亮、惹眼,想要忽视很困难。

    “你们先去。”

    宫鸿鸣和同伴打了招呼,朝着俞桑婉走过去。

    “我可以坐下吗?”宫鸿鸣伸出手,轻轻在桌面上敲了两下。

    俞桑婉其实已经从窗玻璃上看到他过来的影子了,却像是猛然警醒,“啊……宫先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当然可以,您请坐。”

    宫鸿鸣一笑,拉开椅子坐下。“一个人?”

    “嗯。”俞桑婉点点头。“没有人可以约。”

    宫鸿鸣眉眼一挑,“那怎么不联系我?上次给你的名片呢?”

    “那个啊……”俞桑婉低头浅笑,她五官很精致,这样笑的时候,气质很温婉,宫鸿鸣只看了一眼,心跳都漏了节拍。

    一个男人看上一个女人,首先都是从相貌开始的。

    俞桑婉摇摇头,“不小心弄丢了。”

    “噢。”宫鸿鸣朝她伸出手,“手机呢?借我用一下。”

    “好。”俞桑婉当然知道他要做什么,笑着把手机递给他。

    宫鸿鸣在上面摁了一串数字,他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他笑着把手机还给她,“这下不会丢了……”

    宫鸿鸣站了起来,瞥了眼她身前的盘子,“下次如果没有人可以约,可以给我个机会吗?”

    “……”俞桑婉扯着嘴角,点头,“好啊!先谢谢宫先生了。”

    宫鸿鸣面上露出喜色,“我今天约了人,先走了……你的账,我给你结。”

    “谢谢。”俞桑婉微微点头,举止大方得体。

    这看的宫鸿鸣更是心痒难耐……

    他一走,俞桑婉的表情就变了!她脸色苍白,一种随时要吐出来的表情!这就是母亲抛弃父亲、女儿,找的男人吗?

    他前几天还在葬礼上叫着她‘孩子’!结果呢?转过身,就能背着妻子,对着这个‘孩子’露出这种只有男人看女人才会有的眼神!

    “哼……”俞桑婉不由冷笑,身子止不住颤抖。

    她承认,她此刻被仇恨附体……她只想要报仇!无论是当年母亲抛夫弃女,还是母亲有嫌疑害死父亲!她就是要搅的他们家宅不宁……还有母亲,如果她真的谋杀了父亲……

    她要她付出应有的代价!

    没有道理的,善良的人就该软弱吗?善良不是好欺负的意思!

    还有宮雪妍和陆谨轩……他们泡在她的眼泪里,想要幸福?

    不、不可能!统统不可能!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