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9章 你又不是谨轩

    从医院出来,宫太太给俞桑婉打了个电话过去。

    俞桑婉正靠在车上昏昏欲睡,接到这个电话,瞬间醒了。

    “喂。”

    “婉婉……”宫太太的口气小心翼翼,“你今天怎么没有去医院?”

    “我有什么必要去?”俞桑婉语含讥诮,堵的宫太太一时语塞。“结果我早就知道了。”rpqj

    宫太太支吾着,“你在哪里,我能和你见个面吗?”

    “不必了吧?”俞桑婉口气越发冰冷,“我想,我们以后再也没有见面的必要了。我挂了……”

    说完,没等宫太太再开口,果断的挂上了电话。

    前座上,唐越泽看过来,“俞小姐?”

    俞桑婉疲惫的摇摇头,“我没事。”

    其实,只有她和宫太太清楚,无论这个dna检测结果是什么样,她们是母女,并不需要凭着一纸证明。

    因为是开车,到达圣都时,天色稍微晚了些。

    唐越泽安排的公寓并不起眼,依照陆谨轩的意思,要尽量低调。这一片公寓,大都是买来投资的,环境很好。即使是住家的人,也因为工作忙,并不似一般小区吵闹。

    “俞小姐,您看看,还满意吗?”

    俞桑婉打量着宽敞的跃层结构,点点头,“挺好的。”

    “嗯。”唐越泽笑道,“车库就在地下室,给您配了车,学校那边也联系好了……您休息好直接过去找导师就可以。另外,钟点工阿姨每天来打扫、做饭,您什么都不用操心。”

    “谢谢。”俞桑婉由衷道谢。

    唐越泽笑笑,“那属下就走了,还得赶回去。”

    “好。”俞桑婉把人送出了门。

    只剩她一个人,房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俞桑婉轻叹着,“以后,这就是我家了。”

    ……

    俞桑婉闲不住,第二天就去了学校。

    她以前没开过车,没想到开车上街第一天,就出了事,车子撞上前面的车,蹭掉了一大块皮,把她给心疼的。

    下了车,前面车的司机就找上来了,“喂,你会不会开车?最讨厌你们这些女司机了,开车跟玩命似的。”

    俞桑婉自知理亏,连连道歉,“对不起,我赔修理费给您……”

    “赔?”司机气杏还不小,嚷嚷道,“你知道这车要送回原产国修吗?修理费,你赔得起吗?”

    “你……”俞桑婉也恼了,“要不要这么咄咄逼人?我已经道歉了,还要赔钱,说话不能客气点吗?”

    “小丫头……”

    两个人正吵着,前面车后座门突然开了,伸出来两条大长腿,霸气无比的支在地上,那双锃亮的皮鞋尤其惹眼。

    俞桑婉眼睁睁的看着人高马大的男人朝着她走过来,嘴角一咧,拿下鼻梁上的墨镜,笑了,“哈哈……二姨太!”

    “乐正?”

    俞桑婉抚了抚鬓发,太过惊喜,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又见到他。

    乐正生把墨镜一扔,朝着俞桑婉伸出手,“这么久没见,不给个拥抱吗?”

    “……”俞桑婉笑着走上前,拥抱了他,“乐正,好久不见。”

    乐正生还是像往常一样,说话没个正形,“想我了吧?哼,告诉你当初要慎重选择了,没有选我,现在是不是特别后悔?我明白告诉你啊,后悔晚了啊!小爷我可是很畅销的。”

    “哈哈!”

    俞桑婉抬起手,在他胸前捶了一拳,“嘴巴还是这么欠。”

    乐正一搂她的肩膀,“走,为了庆祝这个感人的重逢时刻,哥带你浪去!”

    刚才那个司机看傻眼了,“少爷……”

    乐正瞪他一眼,“喊什么?没点眼力见的!”

    他们一起上了俞桑婉的车,是乐正开的车,一上来就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二姨太,你竟然开这么好的车!”

    俞桑婉笑眯眯的侧头看他,“陆谨轩给买的,我不懂车,很好吗?”

    “……”乐正生一愣,“你们还在一起?”

    俞桑婉大笑,“说什么呢?咒我是不是?再说这种话,我真生气了啊!”

    乐正生直皱眉,嘴巴动了动,终究没再说什么。

    乐正生带着俞桑婉在圣都晃了一天,晚上两个人找了家氛围很好的餐厅,还是露天的,吹着风、不远处还有歌手在舞台上唱歌。

    乐正不断往俞桑婉盘子里塞肉,“多吃点,你最喜欢吃肉了。”

    “嗯。”俞桑婉点着头,嘴巴塞得满满的,也不跟他客气。

    看着她这样,乐正心里却是很酸涩,“二姨太,你和陆谨轩……还好吗?”

    “挺好的啊!”俞桑婉点头,“我这次来圣都,以后就不走了。”

    她眨了眨眼,凑到乐正生耳边小声说,“嘻嘻,我和陆谨轩就要结婚了。”

    乐正生脸上的笑容僵住,“这话……是他告诉你的?”

    “嗯!”俞桑婉抬起手,挥了挥上面的‘月之瞳’钻戒,“看见没有?有没有晃瞎你的眼?我们已经私定终身了。”

    “……”乐正生猛地抓住啤酒罐,狠狠往里灌了一大口,“二姨太……”

    “啊?”俞桑婉多少察觉出他不对劲,“怎么了?”

    乐正生欲言又止,看着她的脸,怎么也说不出口,话到嘴边又变了,“你要嫁人了,我难受啊!”

    “……”俞桑婉白了他一眼,“去!又不正经。”

    她擦擦手,站了起来,“我去上个洗手间,回来继续啊!”

    “好。”

    俞桑婉转身走了,乐正生脸上的笑容彻底敛去,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森冷。陆谨轩说他们要结婚了?嘁……真是好笑!那么,他家里收到的订婚邀请函是什么?

    陆公子,这是打算享尽齐人之福啊!

    可是,二姨太这个傻丫头,要是知道了,还不得疯了?她看起来很坚强,其实……越是这样的人,越是较真,受伤越大!

    俞桑婉从洗手间回来了,远远隔着人群朝他挥手。

    乐正生咧嘴笑,该怎么做,才能让她不受伤害?

    那一晚,俞桑婉喝的有点多,是乐正生背着她走去车边的。

    “呃!”俞桑婉在他背上打嗝。

    乐正生失笑,“形象呢?”

    俞桑婉含混到,“你又不是谨轩,我需要注意什么形象?”

    乐正生心口一闷,真是个坏心眼的丫头!好像把她扔在这里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