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8章 两者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宫太太这么一吼,宮雪妍愣住了,“妈?”

    宫太太很少对她这样疾言厉色,“你一个大家闺秀,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很没有样子!”

    “……”宮雪妍动了动嘴,没有淤说什么。

    宫太太态度软了下来,“走吧!”

    她最后又看了看俞桑婉,那眸光太过复杂,俞桑婉懒得去猜是什么意思。

    突然,俞桑婉走到了柜台前,拿起那只包,“慢着!”

    “……”宫太太一愣,转过身看着她,眼里有惊喜,“怎么了?”

    俞桑婉勾勾嘴角,问裴珮,“有刀片吗?”

    “啊?”裴珮没明白她要作什么,低头在包里翻找了一番。

    她是职业广告模特,身上有化妆包,“这个行吗?”

    裴珮掏出来的,是小剪刀……修眉毛用的。

    “可以。”俞桑婉朝她笑着点头,接过,就那么当着众人的面,将包给……剪烂了!

    “……”裴珮瞪大双眼,震惊的看着她。

    宫太太直愣愣的站着,感受到了来自女儿的恨意……虽然dna结果没有出来,可是母女间怎么会没有一点感应?桃桃恨她!

    俞桑婉心中有一丝恶意的快感,“宫太太,刚才你说……这个包,你来付钱?”

    “呃?”宫太太愣住,“是……我来付。”

    宮雪妍要被眼前诡异的情形给弄晕了,气的跳起来,“妈,你这是要干什么?欠了她的啊?”

    裴珮白了她一眼,妞儿……你妈就是欠了婉婉的,我们婉婉还不定要呢!

    果然,俞桑婉下一句话就打了宫太太的脸。

    “不好意思。”俞桑婉把包一扔,冷眼看着宫太太,“不用你给钱……我自己给得起。”

    要知道,这款包并不便宜。

    宮雪妍一听她这么说,直皱眉,“俞桑婉,你哪里来的钱?不是又勾搭上哪个有钱人了吧?谨轩甩了你,你也不用这么急不可耐啊!”

    “哼……”俞桑婉懒得理她,只看着宫太太,“我哪里来的钱?反正,我有我自己的本事。”

    一句话说的宫太太悔不当初,她的女儿成了这样……难道不是她的错吗?

    店员颤颤巍巍的上来插话,“这位小姐,您现金还是刷卡啊?”

    “当然刷卡!”裴珮顶回去,“放心,一个子儿都不会少你们的!”

    和宫太太她们这场不愉快,并没有影响俞桑婉和裴珮的后续。两个人在名品中心血拼,花了不少钱。

    正在开视讯会议的陆谨轩,不断收到短信提示。

    忍不住扶额笑了……会花钱的小"qing ren",还真是乖巧的可爱……

    晚上回到公寓,陆谨轩被堆在客厅的大大小小的盒子给震惊了,还真是……买了不少。

    而这堆东西的主人,却坐在沙发上抱着盆水果沙拉在吃,见他回来了,哼唧了一声,“回来了。”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陆谨轩能感觉到她不高兴。

    款步走过去,把人抱起来放在身上,“什么事,不跟我说说吗?”

    “花了很多钱,感觉罪过。”俞桑婉满肚子话,却不能跟他说。

    陆谨轩想了想问她,“一块钱对你来说,是什么概念?”

    “嗯?”俞桑婉思索片刻,“掉在地上,懒得弯腰捡吧!”

    “呵……”陆谨轩捏捏她的下巴,“对我来说,你花的这些钱,就像一块钱掉在地上、懒得弯腰捡……”

    “……”俞桑婉瞪眼,这么土豪,真的好吗?

    “萌萌。”俞桑婉靠近他怀里,“我们什么时候结婚?”rpqj

    陆谨轩笑了,“俞桑婉小姐,你这是求婚吗?未免太草率了吧?我觉得自己受到轻视了。”

    “……”俞桑婉抬眸,无辜的瞪着他,真是讨厌死了!

    陆谨轩顺势低头吻住她,直到她透不过来气,“再等等,很快了……”

    “萌萌。”俞桑婉欲言又止。

    “嗯?”

    俞桑婉摇摇头,“没什么,就是想快点和你结婚。”

    结了婚之后,她才能把她的事都告诉他……这是父亲的临终遗言,她不能违背。

    “先做点不结婚也能做的事……”

    陆谨轩站起来,把她抱着、扔进了房间床上。

    ……

    dna结果出来那天,刚好是俞桑婉要去圣都的日子。

    一大早,陆谨轩就被陆夫人叫去了原舍。

    所以,只好唐越泽送她回去。

    楼上,俞桑婉还在换衣服。

    陆谨轩往楼上看了一眼,吩咐唐越泽,“好好安顿好,不要有任何闪失。”

    “是。”唐越泽答应着,也有顾虑,“大少爷,这边的事情,真不要告诉俞小姐吗?她杏格太刚正,属下觉得,与其等到万一她从哪里听说,不如您自己告诉她。”

    陆谨轩蹙眉,很是不解。

    “万一?从哪里听说?为什么会有这种万一?”

    唐越泽低下头,不敢再多言。

    “记住了,婉婉这里,不能有任何万一!”

    “是。”唐越泽答应,可是心里还是惴惴不安。

    陆谨轩抬手看看腕表,“我等不了了,先走了。”

    “是,大少放心,属下定会将她安全送到。”

    俞桑婉换完衣服下来,陆谨轩已经走了。只看到唐越泽,心里不免失落。

    “俞小姐,走吧。”

    俞桑婉收回心神,点点头上了车。车上有司机和唐越泽,平稳的开向圣都。

    此刻的医院里,宫鸿鸣和宫太太迟迟没有等来俞桑婉。

    医生拿着报告,问了好几遍,“现在要看结果吗?”

    宫鸿鸣等不及了,催促道,“看吧!”

    宫太太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看吧……”

    婉婉不在也好,她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脸面面对她。

    “dna结果,13.43%契合……两者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医生宣布完结果,把报告放在了两人面前。

    宫鸿鸣和宫太太都是一愣,“怎么会这样?”

    宫鸿鸣仔细看了报告,难掩失望,看着妻子,“看来,你表错情了,那个丫头……当真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你先入为主了——”

    说着又怒了,“宋达森这个混蛋,到死都藏着傅宪林的女儿!”

    宫太太说不清此刻自己的感受,她知道不对劲,但是……她绝对不会在宫鸿鸣面前表露出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