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5章 证明的方法

    俞致远的葬礼,冷冷清清。

    俞家连个亲戚都没有,只有俞桑婉在灵前守着,安道勋夫妇来祭拜了。

    “婉婉,不要太难过了。”

    这种不痛不痒的话语,俞桑婉礼貌的回应了,“谢谢叔叔、阿姨。”r1

    安太太握住俞桑婉的手,“你爸爸没有了,婉婉啊,以后就跟阿姨回家吧!”

    她眼睛红了,虽然有为儿子打算的想法,但是这一刻也有着真的心疼俞桑婉的意思。俞桑婉从今天起,就真正是个孤儿了。

    “阿姨……”俞桑婉张了张嘴,没来得及拒绝。

    身边一道浓重的阴影压下来,她不用抬头看就知道是陆谨轩。

    “这位太太,我自己的人,我自己会照顾。”陆谨轩皱着眉,对安道勋夫妇没有任何好感。

    “……”安太太看了他一眼,瞬间被他身上的气势给震住,讪讪的扯扯嘴角,“那,婉婉……阿姨走了啊!”

    转身往外走,还和丈夫嘀咕,“哎……早就感觉婉婉这段时间不对劲,总也不回家——这下是明白了,婉婉看不上我们子皓,这是有了别人了。那我们子皓怎么办啊?”

    安道勋也见到了陆谨轩,此刻也是满心烦躁,“别说了!子皓能和那个人比吗?别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了!”

    “哎……”安太太不住叹息,“我这不是替儿子可惜吗?你说他那样,还能……”

    两人走远了,谈话的声音也渐渐消散开。

    和他们擦肩而过的,是刚刚进来的宫鸿鸣和宫太太。

    “婉婉!”见到俞桑婉,宫太太瞬间红了眼眶,忍不住将俞桑婉抱进怀里。

    俞桑婉微怔,身子半天不能动弹,“宫太太……”

    她打量着眼前的宫鸿鸣,她没有见过他。

    宫鸿鸣一副长者的姿态,眸光里甚至有着慈爱的成分,“孩子。”

    不但是俞桑婉,就连陆谨轩也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婉婉,可怜的孩子。”宫太太哭得止不住,很心碎的模样,“以后你就是一个人了……哎呦,可怜的孩子,这可怎么办啊?”

    宫鸿鸣看了眼陆谨轩,“谨轩也在这里?”

    陆谨轩倒是不躲闪,“她没什么朋友,我们好歹是相识一场,来送一送她父亲,道理上说不过去吗?”

    陆谨轩和俞桑婉的事情,宫鸿鸣已经听妻子说了。男人和女人不一样,尤其是他们这种在高位上的男人,更加能理解……一个优秀的、身居高位的男人,一辈子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女人?

    只是,这个女人,偏偏还是俞致远的女儿?

    “婉婉。”

    宫鸿鸣未知可否,把目光投向了俞桑婉。

    “能和你说说话吗?”

    一听这话,宫太太立即警戒的看向丈夫,“你要跟她说什么?”

    宫鸿鸣侧眸看看妻子,又对俞桑婉说到,“孩子,你不想知道你母亲的下落吗?”

    宫太太急了,低吼道,“鸿鸣,你住口!她不是!你不是都查过了吗?”

    这样的对话,无疑藏着太多的秘密。

    俞桑婉看看陆谨轩,他同样是一脸疑惑不解。

    宫鸿鸣不理妻子,只看着俞桑婉,“孩子,要跟我谈谈吗?”

    “……”俞桑婉咬住下唇,她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个很‘神秘’的人,甚至在父亲俞致远口中是个‘禁忌’的存在。她也好奇,究竟她的母亲是谁?最近发生的一切,和她以往的生活格格不入。

    她点点头,她想知道……

    宫鸿鸣满意的勾唇,“那借一步说话?”

    “鸿鸣!”宫太太急得跺脚,“你到底要干什么?”

    她没有想到,一向温文尔雅的宫鸿鸣,竟然给她来了一招措手不及!?

    “婉婉,不……不去啊!”

    俞桑婉疑惑的盯着宫太太,“为什么?”

    “……”宫太太愣住,“我……这……”

    俞桑婉心中疑窦丛生,看着宫鸿鸣,郑重开口,“宫先生,里面请。”

    “请。”

    宫太太闻言,整个人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一下子憔悴了许多……

    灵堂里面,有休息室。

    进去前,俞桑婉看了看陆谨轩,“我自己进去,不要紧。”

    陆谨轩蹙眉,没有坚持,“好,我就在外面。”

    “嗯。”

    ……

    休息室里,宫鸿鸣、宫太太和俞桑婉,相视而坐。

    “孩子,你今年多大了?”宫鸿鸣盯着俞桑婉,眸光灼灼,甚至是有些兴奋。

    俞桑婉拧眉,“刚满20。”

    “刚满20……”宫鸿鸣重复,“不对,你应该是21了。”

    想了想又说,“也对,如果要隐瞒你的身世,年龄自然也要改。”

    “什么意思?”俞桑婉整个人都绷直了,不自觉的挺直了脊背,“我的身世是什么?宫先生知道什么?”

    “你……”宫鸿鸣看了一眼妻子。

    宫太太脸色苍白,摇摇头,“鸿鸣,求你不要!”

    可惜,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丈夫,根本不买账。他轻笑着指向自己的妻子,“我太太,应该就是你的母亲!”

    “……”

    休息室里,瞬间安静的诡异。

    宫太太绝望的闭上眼,俞桑婉在那一刻感官似乎都失去功能了,她木木的看着宫太太……消化不了这个事实。

    宫太太是她的母亲?这是什么天大的笑话?

    俞桑婉轻飘飘的问到,“宫太太,是吗?”

    宫太太蓦地的睁开眼,死命摇着头,“不、不是,孩子,你不要听他乱说!”

    她猛地瞪向宫鸿鸣,“宫鸿鸣,你要怎么样?为什么要造这种谣?”

    “造谣?”宫鸿鸣哂笑,“其实我也只是怀疑,毕竟宋达森身边只有这么一个孩子!而且还是个女孩……我不怀疑她,我还能怀疑谁?”

    “不是,不是啊!”宫太太疯狂的摇头,“你不知道吗?宋达森对她不好,如果是她……宋达森会这样对她吗?”

    “嘁!”宫鸿鸣冷笑,“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宋达森的障眼法?”

    他凝视着妻子,语调森冷,“想要知道很简单……你和这孩子做个dna,一切都明了了!”

    “宫鸿鸣!你到底要找到她干什么?你一定有目的!否则……”

    看着他们夫妻这样争吵,俞桑婉只觉得浑身冰冷。她有种预感,这个宫鸿鸣说的,是真的……

    她想起了宫太太跟她说过的话——她现在的丈夫,不是她的第一个爱人,她为了自己曾经抛夫弃女!

    冷啊……好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