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4章 我只相信傅先生

    医院里,俞致远睡着了。

    陆谨轩到的时候,俞桑婉坐在床尾,正在给俞致远按摩双腿。他虽然瘫痪了很多年,可是这双腿却没有萎缩……是俞桑婉一直坚持给他做按摩的缘故。在女儿的心里,父亲终有一天还是会站起来的!

    多么美好的愿望?多么残酷的现实……

    见她这样,陆谨轩也不说什么,只静静的外间坐着,他觉得还是把空间留给他们父女的好。

    医生说,俞致远只怕就在这一两天了……

    “嗯……”俞致远轻哼,缓缓睁开了眼。

    他刚才小睡了一会儿,其实时间很短。

    “爸爸。”俞桑婉慌忙站起来,“你醒了?粥应该熬好了,我去给你盛一碗……”

    “桃桃……”

    俞致远伸手拽住了俞桑婉,费力的笑着摇头,“等一会儿,先陪爸爸说说话。”

    “……好。”俞桑婉只好又坐下来,眼眶始终是红的。

    俞致远疑惑的看了眼四周,叹道,“一直没有人来吗?”

    “没有……”俞桑婉微怔,“你是要找谨轩吗?他来了,在外面,要叫他进来吗?”

    “哎……不。”俞致远伸手拉住女儿,摇摇头,“爸爸不是在等他……”

    “嗯?”俞桑婉没明白什么意思,“爸爸,你还有要等的人?是安叔叔他们吗?”

    “呵呵。”俞致远笑了,“不是……我们和安家,算不上世交。”

    像是怕她继续问下去,他转移了话题。

    “桃桃……”

    生命到了最后一刻,俞致远对这个女儿生出很多不舍来。真后悔啊,相依为命这么久,为什么要那么对她?傅宪林的女儿,一点也不像她的母亲,倒是和她父亲一样的杏子。

    恩怨分明,果敢有情义。

    “你过来……”

    俞桑婉听话的把耳朵靠过去,听俞致远轻声说话。

    “爸爸在圣都中央银行有个保险柜,你拿我和你的双份证明,才可以开开……记住,里面的东西,不可以交给任何人。直到,你遇到一个姓傅的人……”

    “……”俞桑婉愣住,没想到父亲临终之际要交代的竟然是这样的话。

    她立即想到了自己的身世,“爸爸!是什么东西?是和我的母亲有关吗?”

    “桃桃。”俞致远用力捏住她的手,有些话他还不敢说。

    前些日子他刚醒过来,傅宪林来见了他一次……就又匆匆走了。

    傅宪林看起来很好,岁月过去18年,但是他还和当初一样意气风发。俞致远不知道这18年,他是怎么过的。但是,他效忠了一辈子的人,又怎么会是个简单的人?

    ……

    “先生……”俞致远见到他,激动的说不好话。

    傅宪林只简单交代他,“好好养病,等着我……你和桃桃我很快回来带走!桃桃该孝敬你,这是你应得的!”rllo

    ……

    俞致远想起主子的这番话,泪流满面。此前,他甚至想着,这辈子就是这样了……他是无所谓,只是傅先生的女儿,不该过这样的人生。

    他抬头看了一眼窗外,他没有时间了,等不来傅先生了。

    “桃桃,爸爸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爸爸不想你有危险……总之,你记住,傅先生是你可以相信的人!甚至比起陆谨轩来,他更加可靠!”

    父亲这样郑重,俞桑婉自然是相信的。

    她点点头,“桃桃记下了。这位傅先生,是你的朋友吗?”

    “……”俞致远眼神悠远,叹道,“哎,朋友?对,是朋友……是爸爸可以把命给他的朋友,所以桃桃,记住,傅先生出现之前,不要动保险柜的东西。”

    “……好。”俞桑婉自觉父亲身上有很多秘密,但是父亲是绝对不会松口告诉她的。

    俞致远感觉交代完了,松了口气,眼神一直胶在俞桑婉身上。

    “桃桃,再叫爸爸一声……”

    “……”俞桑婉一愣,眼泪倏地冒出来,哽咽道,“爸爸。”

    俞致远同样哭了,“桃桃,在你和陆谨轩结婚之前,在得到他家人承认之前,在傅先生出现之前,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是桃桃!桃桃这个名字,不要再用……”

    “爸爸?”俞桑婉疑惑越来越深,“为什么?我到底是什么人?不能说吗?”

    “……”俞致远无力的摇头,“爸爸保护不了你了,这世上只有傅先生可以!记住,傅先生……爸爸只能相信傅先生。答应我,桃桃,答应爸爸!”

    “……好。”见父亲这样激动,俞桑婉忙点头,“我知道了,爸爸。”

    俞致远松了口气,往厨房的方向看了看,“爸爸饿了,去给爸爸盛碗鲍鱼粥吧!”

    “好。”

    俞桑婉点点头,去到厨房盛了碗粥来,边走边吹着,“还有点烫,不过不要紧,我给你吹吹,你慢点喝……”

    俞致远看着她,唇边露出笑意。他宋达森,一辈子没有爱过人、没有结过婚,却有这样一个如花似玉、又孝顺的女儿,这一辈子值不值?弥留之际,他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好累啊,背负了主子傅宪林十八年托孤的重任,现在终于可以卸下了……

    视线里,俞桑婉慢慢朝着她走过来,空气里有股诱人的鲍鱼粥的香气。

    他微笑着……闭上了眼,气息……断了……

    “爸,你尝尝,我吹凉了。”

    俞桑婉在床沿坐下,把勺子递到俞致远唇边。可是,父亲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俞桑婉气血上涌,手心、脚心却凉了。

    她不敢相信事实,伸手探向俞致远的鼻息。蓦地,顿住了……一股绝望从心底往常窜,透心的凉!!

    “……”

    俞桑婉瑟缩着摇头,“不、不……”

    她手脚无处安放,身子抖的越来越厉害。

    “啊!”

    她突然扑向俞致远,用力摇晃着,“爸爸!爸爸!你醒醒啊,爸爸!”

    外间,陆谨轩听到了动静,快步冲了进来。见到她这样失控,心疼不已,快速跑过来,一把将她抱住,“婉婉!”

    “啊!”俞桑婉脸色灰败,仿若失了魂,见到陆谨轩厉声尖叫,“爸爸!啊!没了!”

    而后,眼睛一闭,直直朝着陆谨轩怀里栽了进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