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1章 回光返照

    “爸爸。”

    俞桑婉一张嘴,眼泪就掉下来,嗓子眼哽咽的厉害。

    俞致远费力的举着手,意识到他的想法,俞桑婉帮忙将他的掌心贴着自己的脸颊。

    “婉婉……”

    “爸爸。”

    俞致远笑了,可是苍老干枯的眼里却滚下浑浊的眼泪来。他动了动嘴巴,出口的是,“桃桃……”

    “……”俞桑婉愣住,虽然她知道这是她的乳名,可是,这么多年父亲从来没有这样叫过她!这让她感觉到恐慌……都说将死之人,自己也是有感觉的,父亲这样,是知道自己不行了吗?

    “爸。”俞桑婉泣不成声,滚烫的眼泪落在俞致远掌心。

    俞致远面色好看了些,唇边笑意暖暖,“过得真快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桃桃长这么大了……长成这么漂亮的大姑娘了……”

    此刻,他每说一个字,俞桑婉的心痛就会加重一分。

    “哎……”俞致远叹道,“你怎么就不会恨我呢?我对你那么坏!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为我哭!我……不是个好父亲……”

    “不……”俞桑婉满脸都是泪水,摇着头,“不要这样说,爸爸,婉婉知道你很辛苦……”

    “哎。”俞致远不住叹息,“早知道你是这么没心眼的丫头,我死了你始终会这么难过,我该对你好一点的……这样起码,以后你想起我来,还会念着我的好。只是,晚了、晚了啊……”

    俞桑婉哽咽着说不出话来,父亲的话让她心如刀割。

    “桃桃。”俞致远看了眼窗户,“你去把窗子开一开,我想透透气。”

    “……好。”俞桑婉点点头,擦了把眼泪去开窗户,“爸爸,好点了吗?”rgk2

    微风吹进来,空气流通不少。俞致远答应,“好些了,我想靠一下。”

    “好。”俞桑婉拿了个靠枕,扶着俞致远起来些、靠坐在床上,他的样子看起来是比前两天好些了。

    “桃桃。”俞致远握住女儿的手,“爸爸想吃你熬的鲍鱼粥。”

    “……”

    这么多天了,父亲第一次开口对她说话、提要求,俞桑婉怎么会不答应?

    “好,这病房带厨房,我去买点材料,马上给您熬……”

    俞致远微笑着点头,“快去吧!”

    俞桑婉答应了,又仔细检查了父亲身上的管子,交代好看护才出了病房。

    门外,陆谨轩带着唐越泽刚好来了。

    见到他,俞桑婉很高兴,“谨轩,我爸爸好一点了,他刚才和我说了好多话。”

    陆谨轩扯扯嘴角,“是吗?那很好。”

    “我不跟你说了,我爸要喝我熬的鲍鱼粥,我去趟卖场。”俞桑婉走出去几步,又回过头来,朝陆谨轩伸出手,“给我钱包,我没有钱。”

    陆谨轩握住她的手,“一起去。”

    “……”俞桑婉笑了,“好。”

    走在俞桑婉身旁,陆谨轩满肚子的话不忍心说出口。来病房之前,他已经见过医生。医生告诉他,俞致远的这种情况,通俗点说就是……回光返照,是生命要离开前的一种特殊征兆。

    这样的话,他要怎么告诉婉婉?

    病房里,俞致远两眼看着窗外。

    他是故意让婉婉把窗户打开的,他知道自己不行了……他在等,等一个人来。

    ——傅宪林,他的主人!他用尽一生效忠的人!

    他没有照顾好傅宪林的女儿,这么多年让她吃了不少苦……但好歹,她还好好活着。

    命运这东西,真的是很神奇。

    桃桃两岁就许给了陆家的长子陆谨轩,后来傅宪林倒台……原本以为这段小孩子之间的婚约也就此告吹。谁能想到,十八年后,桃桃还是遇到了陆谨轩?

    但这件事,是福是祸?

    俞致远拿不定主意,他需要问一问傅宪林的意见。

    他的时间不多了,最后的交待必须抓紧完成。

    可是,开着的窗户一直没有动静,傅宪林……迟迟没有来。

    俞桑婉很快买了材料回来了,她像哄孩子一样揉揉父亲的头发,“爸爸,不要嘴馋,我现在就给你做……”

    俞致远笑着点头,往她身后看了看,问到,“他呢?”

    “……”俞桑婉愣住,她知道父亲不喜欢陆谨轩。是以,这几天陆谨轩并没有进来过。

    “傻孩子。”俞致远摇摇头,“如果不是他,我能住进这样的病房吗?请得起这么多看护?爸爸是瘫痪了,但是脑子还是能动、会想的。”

    “爸爸……”俞桑婉咬住下唇,在这种时候,她并不想和父亲争吵。

    “哎……”俞致远叹道,“你去叫他进来,我有话要跟他说。”

    “啊?”俞桑婉一愣,着实没有想到父亲会要见陆谨轩。

    “快去吧!”俞致远笑,“爸爸不会骂他,爸爸跟你保证……”

    父亲这样说,俞桑婉只好出来。陆谨轩没有走,和唐越泽就在外面的起居室。他一天总有些时间是在这里陪着俞桑婉的,两个人在一起,这样关键的时刻,他自然不能缺席。

    “怎么了?”陆谨轩看她出来,蹙眉问到,“是少买了什么东西?”

    他说着站了起来,准备要穿衣服。

    “不是的。”俞桑婉支吾着摇头,“谨轩,我爸爸……要见你。”

    “……”

    陆谨轩和唐越泽都愣住了,但很快反应过来……俞致远这个行为,恐怕是要做临终交代了。

    “好。”陆谨轩顿了两秒,果断答应了。

    俞桑婉眼眶一湿,又要哭了,哽咽道,“谢谢你,谨轩。”

    其实,他们没有婚约,陆谨轩只是她交往的男朋友,是没有义务要在这种时候见她父亲的。

    陆谨轩心疼不已,手指勾去她的眼泪,“傻瓜,应该的。我们总要结婚,你父亲……就是我父亲。”

    “……”俞桑婉抬头看着他,心里面只有一个想法。

    ——她永远不会忘了这一刻的陆谨轩,她会记得今天他的好,以后无论日子多么艰难,她都不会抱怨、不会退缩!

    陆谨轩伸手拿起西服外套,郑重的套上了,见岳父,怎么也得注意些仪态。

    “进去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