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0章 这是草菅人命,是谋杀

    深夜,俞桑婉接到了医院的电话。

    “什么?”俞桑婉直直坐了起来,身边的男人也醒了。

    陆谨轩一直抱着她,静静听着手机里的声音,心头往下沉……

    “好,我马上就来!”

    挂上电话,俞桑婉已经止不住眼泪了,她很无助的揪紧陆谨轩的衣襟,“谨轩,我爸爸……”

    陆谨轩也听到了些,知道言语无法安慰她,下了床,从衣帽间拿出衣服,“来,快换上……我们得快点。”

    “嗯……”俞桑婉哽咽着,完全是在陆谨轩的帮助下才换好衣服,匆匆离开公寓,赶往医院。

    医院里,气氛很紧张。

    他们赶来的时候,一场大抢救刚刚结束。

    医生直接将他们叫进了办公室,“谈谈吧。”

    忧心忡忡的坐在医生对面,俞桑婉眼睛已经是红肿的。尽管如此,心里还是存了一丝希冀,“医生……”

    “哎。”医生摇头轻叹,“情况很不好……这种情况可以放进加护病房。”

    他顿了一下,“不过,即使是进加护病房,出来的几率也很小了。所以,我需要征询你们的意见,是进加护病房呢?还是就放在外面?放在外面呢,家属可以陪着……”

    这就是完全放弃的意思了。

    俞桑婉眼皮一耷拉,眼泪又大颗大颗掉下来。“医生,就没有机会了吗?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我爸爸经历过很多次生死,每次你们都说他没希望了!可是,他最后都活过来了啊!”

    “……”医生看了她一眼,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只好去看陆谨轩。

    陆谨轩抱住俞桑婉,俞桑婉情绪失控,“谨轩!你想办法啊!我爸爸不会有事的!谨轩……”

    陆谨轩温声安慰她,“对,不会有事的。”

    他看了眼医生,吩咐道,“就放在现在的病房,但是需要提供加护病房的治疗和服务,不到最后一刻……我们不放弃!”

    “……是。”

    换了衣服,进了病房。

    俞桑婉看了眼俞致远,头一次觉得父亲这样脆弱……他单薄的好像一张纸,风一吹,就会没了。

    “婉婉。”陆谨轩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劝她。这种时候,陪伴才是最好的安慰。

    俞桑婉一丝睡意也没有,一整夜都坐在椅子上。陆谨轩始终陪着,靠在一旁的沙发上,支着额头,稍稍假寐。

    清早,俞桑婉出了趟房门,她要去给陆谨轩买点早餐,他还有一天的工作要忙。

    没想到,就是这么片刻功夫。陆谨轩猛地睁开眼,听到外面有动静——好像是有人在吵架,里面一道清亮、尖锐的女声,是婉婉!

    陆谨轩一个激灵,从沙发上起来拉门出去。rfr7

    外面,护士正拉着俞桑婉,可是俞桑婉却跟疯了一样,赤红着眼、扯着嗓子,“你们领导呢?今天我要问清楚!是谁……是谁害死我爸爸?你们这是医院!拿着高薪,就任由你们草菅人命吗?!”

    原来,俞桑婉出了病房门,刚好听到夜班的护士在议论。

    议论的内容,还是和父亲俞致远有关的。

    原来,俞致远之所以会发病,是因为氧气管和输液管双双脱管!父亲已经瘫痪,全部靠着身上的各种管子才能维持生命!竟然一下子脱了两根最重要的管子?

    “开什么玩笑?”俞桑婉受不了这刺激,“你们怎么能这么疏忽?竟然还一个字都没有告诉我?你们这是谋杀!我要告你们,告的你们医院倒闭!啊……”

    陆谨轩听明白了,上前先抱住激动不已的俞桑婉。

    “啊……放开我!”俞桑婉像失控的小兽,不管不顾的拳打脚踢,“我爸爸啊!爸爸!”

    “婉婉,是我。”陆谨轩紧紧抱住她,在她耳边低语,他的声音很低沉,有种安稳人心的力量,“不用怕,要是他们的责任,不用你说,我会让人把这里夷为平地!”

    一句话,让俞桑婉冷静下来。

    眼泪成串往下掉,幸好……这样的时候,她还有他!

    陆谨轩安顿好俞桑婉,打电话叫来了唐越泽。吩咐他,“这件事需要马上处理,必须给婉婉一个交代。”

    “是。”

    结果很快出来了,俞致远的氧气管和输液管脱管……护士们发现时,俞致远已经病发了。

    当班的医生和护士立即被辞退,医院的等级牌子被摘去。俞致远在院的治疗费用全部免除……

    但是这些对于俞桑婉来说,又有什么用?

    看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随时都会走的父亲,俞桑婉心疼的几乎麻痹。女人都有第六感,她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总觉得父亲这一次,只怕是熬不过去了。

    她不肯睡觉,也不怎么吃东西,无时无刻不守候在俞致远身边。

    陆谨轩看在眼里,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让医生也给她输营养液,靠着这样,她才能勉强撑住。饶是如此,俞桑婉还是一点点消瘦下去。

    现在,陆谨轩请了两个专业看护,门口又有专人守着,只能是尽力而为。

    宫鸿鸣又来医院,不过他没有靠近的机会。

    “请问先生是谁?”

    宫鸿鸣一愣,“我是……患者的朋友。”

    “是吗?”保镖冷着脸,“报上名来,我们通报了,里面说让进才能进。”

    宫鸿鸣自然不能报上名讳,只好离开。停在护士站问护士,“这是怎么回事?”

    护士叹道,“哎,这事儿……不好说,别打听了!”

    纵使如此,宫鸿鸣还是打听到了——俞致远出了医疗事故?!现在人快不行了?!怎么会这样?那天看他,虽然虚弱,可是并没有‘要走’的征兆啊!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不行,俞致远不能就这么死了,他还没有得到那枚桃心形项坠……

    病房里,俞桑婉守着俞致远……俞致远终于睁开了眼。

    “……”俞桑婉以为自己看错了,一时说话断断续续,“爸、爸……”

    “……”俞致远看着女儿,虚弱的眨眨眼。

    他吃力的抬起手,伸向女儿。

    “爸爸……”俞桑婉哽咽,靠近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