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9章 宋达森藏着的秘密

    一早,宫鸿鸣要去出门。

    宫太太替他打好领带,“你是准备什么时候回去?总在东华待着,圣都的事情怎么办?”

    宫鸿鸣低头看着她,“我今天要去医院。”

    宫太太手上一顿,“去看宋达森?”

    “是。”宫鸿鸣并不打算隐瞒,甚至他还想看看她的反应,“一起去吗?”

    “我……”宫太太犹豫了,“我就……”

    宫鸿鸣打断她,“一起去吧!”

    “……”宫太太沉默,终究是不能拒绝的。自从傅宪林出事,她一直是依附着这个男人活着的。

    医院病房,宫鸿鸣和宫太太双双站在了俞致远面前。

    宫鸿鸣上前握住俞致远的手,笑容亲切,“森哥。”

    想当年,傅宪林身边的宋达森……人人都要敬畏三分,宫鸿鸣这一声森哥,俞致远绝对担得起。

    俞致远扯了扯嘴角,他这个样子,倒是和当年的样子有几分相似,哪里像是瘫痪了多年的废物一个?

    他抽出手,一副懒得搭理他们的样子,“有什么话就说吧!”

    “森哥。”宫鸿鸣陪着笑脸,“您病了这么多年,是我们不应该……”

    听他还在废话,俞致远彻底不耐烦,“有屁快放!否则我叫护士了!”

    “森哥,别!”宫鸿鸣匆忙改口,直问到,“桃桃呢?我们来,是想知道桃桃的下落。”

    俞致远神色越发冰冷,哂笑到,“桃桃?谁是桃桃?”

    他剜了宫太太一眼,“你知道谁是桃桃吗?”

    这句话,明显就是讽刺宫太太的!当年傅宪林被打压,傅家彻底垮了……她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要,跟宫鸿鸣跑了。宫太太眼眶湿了,无言以对的转过了脸。

    宫鸿鸣只好全程表现出热络,“森哥,当年我们不是不想照顾桃桃,而是还没有说服家里的长辈,后来啊……后来我们有回去接桃桃,可是你已经带着桃桃走了啊!”

    “闭嘴!”

    俞致远只觉得这个人恶心的不行,他睨了宫鸿鸣一眼,质问道。

    “宫鸿鸣,你和傅先生是拜把子的兄弟啊!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如果当年不是傅先生提拔你,就凭你宫鸿鸣?你能有现在地位?你是人品、素质、技能,没有一样比得上傅先生!”

    他说的激动起来,“傅先生瞎了眼,竟然认了你这个兄弟!还有……”

    他看了眼背过身去的宫太太,“这个女人!他怎么会瞎了眼,让最不要脸的两个人成为他最亲的人?!”

    此话一出,宫鸿鸣脸上挂不住了。

    “宋达森……”

    “哈!”俞致远放声大笑起来,一时止都止不住,“哈哈……”

    眼泪都出来了,“不是森哥了?”

    宫鸿鸣脸色铁青,蹙眉问到,“我不跟你计较这些陈年往事,我是心疼妻子,她这些年一直都在想念桃桃!”

    “哈哈……”俞致远笑的停不下来,“是吗?还真是母爱情深,我好感动啊!”

    “你……”

    宫鸿鸣被气的不知道怎么说话,宫太太背对着他们,早已是泪流满面。

    其实,比起宫鸿鸣,俞致远最看不得就是宫太太!不管怎么说,宫鸿鸣都是个外人……而宫太太呢?她可是傅先生最爱的女人,是桃桃的亲生母亲啊!

    “滚!”俞致远瞪着宫太太,用尽力气嘶吼,整个人因为过去激动而挺了起来,“你这个不要脸、薄情寡义的女人,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有最后一丝力气,都不会放过你!”

    俞致远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他是在鬼门关打了好几个转的人了,哪里经得起这样折腾?

    “咳咳!啊……”

    警报器响起,俞致远脸色骤然苍白。

    病房门推开,医生护士冲了进来。

    “你们都让开!病人情况不好,需要抢救!”re0w

    “快出去!”

    无法,宫鸿鸣只好带着宫太太出了病房。

    看着里面一团混乱,宫鸿鸣叹道,“走吧!今天是问不成了……下次再来。”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今天是我失策了,没想到他见到你这么激动,我就不该让你一起来的。下次,下次我自己来,说不定还能问出什么来。”

    对于这一点,宫太太终于察觉到什么了。

    “你为什么一定要问桃桃的下落?”

    “……”宫鸿鸣那一刹那的慌乱不及掩饰,宫太太都看到了。他却笑笑摇头,“你还怀疑起我来了?我是真的替你着想……你难道不想女儿吗?”

    宫太太沉默,事情肯定不是这样,刚才他明显慌了……他要找桃桃,难道还藏着什么坏心思?如果是这样,她怎么也不能让他知道俞桑婉就是桃桃!

    不管怎么说,她当年是真的爱着傅宪林的,只不过没有能抗住傅家的巨变,最后选择了背叛……但是,桃桃是他们的女儿,她怎么能看着她受到伤害?

    和宫鸿鸣在医院门口分开,宫太太说,“我还要去趟工作室,你也去忙你的吧!”

    宫鸿鸣点头,上了车,“正好,我还有些老朋友要见见,你不要忙太晚,早点回来。”

    “好……”宫太太心不在焉的答应着,上了车。

    车子快到工作室时,宫太太估计着宫鸿鸣已经走远了,立即吩咐司机,“回刚才的地方!”

    “啊?好的。”

    司机一愣,载着她回了医院。

    医院里,俞致远的抢救已经结束了。护士看她都有些眼熟了,“太太,您来了。”

    “是。”宫太太一直说她是俞致远的好朋友,“我朋友还好吗?”

    “现在没事了,只是还很虚弱……你要去看他吗?”

    宫太太小心问到,“可以吗?”

    护士点头,“看一眼吧,说话就不要了。”

    “好。”宫太太点点头,进了病房。

    果然,俞致远看起来比刚才危重了很多。宫太太看着他浑身上下插满了管子,脑子里一个念头闪过,心跳无可遏制的加速起来……怎么办?她不能让俞致远说出来!

    俞致远恨她,下次宫鸿鸣自己来,他会不会为了毁了她的生活而把桃桃说出来?

    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桃桃,她都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宫太太颤颤巍巍的抬起手伸向俞致远,瑟缩着呢喃,“森哥,对不起……我不想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