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8章 报应的日子不远了

    一场生日宴,可谓是不欢而散,陆谨轩留了个烂摊子给父母。

    当然,他本人是无所畏惧的,也可以说是故意的。

    那么,他真的是因为慕青岚身体不舒服才离开的吗?

    ……

    公寓里,俞桑婉守着蛋糕,整个人缩在沙发里。已经知道陆谨轩今天会在原舍,但是……这样的大日子,她还是想跟他一起过啊!

    别看她平时咋咋呼呼的,但关键时刻,又表现的很懂事。

    早上送陆谨轩出门时,还笑嘻嘻的对他说,“哈哈,没事,我天天和你在一起,不在乎今天一天。”

    “哎……”俞桑婉后悔了,噘嘴嘟囔,“我干嘛要那么大方啊!”

    门厅里有声音,俞桑婉一怔,抻着脑袋,“谁啊?”

    应该不是陆谨轩啊,他这个时候在原舍。

    然而,脚步声传来,俞桑婉忍不住扬起唇角,“怎么来了?”

    陆谨轩脱下西服外套,扔给她,狭长的眼睛瞄了一眼桌上的蛋糕,戏谑道,“我怕我再不来,有些人要哭了。”

    “……”俞桑婉瞪眼,心里很甜,嘴巴却硬得很,“谁要哭了?你不来,我一个人可高兴了。”

    “是嘛。”

    陆谨轩不以为意,弯下腰伸手在蛋糕上勾了一下。指尖上沾满了甜腻的奶油,就那样伸到俞桑婉面前,“张嘴。”

    “啊……”俞桑婉乖巧的照做,猛地一口含住。

    “甜吗?”陆谨轩好笑的看着她。

    “嗯嗯。”俞桑婉点头,含糊不清的说着,“很好吃的,你不要尝尝吗?”

    “那我不客气了。”陆谨轩没有抽出手指,另一手托住她的下颌,倏地低下头来,狠狠吻住她!

    “……”俞桑婉杏眼圆睁,两只手不知所措的拽住他的衬衣。

    “傻瓜。”陆谨轩咬住她的唇瓣。rcbs

    俞桑婉不乐意了,“我怎么傻了?”

    “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怎么会放你一个人?今天,以后的每一年……都会和你一起过。”

    不得了了,俞桑婉觉得,她一定是把蛋糕做的太甜了!

    ……

    宫家的情况却不怎么好,宮雪妍看着父母关上门,想要说什么却无能为力。

    宫鸿鸣看一眼妻子,“说吧!你想说的,都说出来。”

    这么多年,宫太太在宫家一直恪守本分,对宫鸿鸣更是照顾的细致周到,从来没有违抗过他的任何一个决定。但是这一次,宫太太却和以往不一样。私心里,宫太太是想陆谨轩和桃桃在一起的。

    毕竟,他们其实才是真正的‘未婚夫妻’——十八年前就是了。

    “鸿鸣,你知道的。我一直把雪妍当成我自己的女儿……”宫太太说着这话,心里想着桃桃,眼泪就要落下来。

    宫鸿鸣不忍再说她,“这些年,你对我们父女俩好,我都看在眼里。”

    突然话锋一转,“我已经找到宋达森了。”

    “……”宫太太猛地一怔,惊慌浮上来,“什么?怎么可能?不是说,早就不在人世了吗?”

    宫鸿鸣摇摇头,“不是不在人世,只是更名换姓,成了另外一个人……这对他来说,并不算困难。背景洗的太干净,要不是这样,我的人也不会查了这么多年都查不出来线索……”

    “……噢。”宫太太已然心不在焉。

    见她这样,宫鸿鸣眯起眼,眼神带着审视,“宋达森找到了,傅宪林也可能还活着……你,没有什么想法?”

    宫太太指尖一颤,讪讪的笑笑,“我能有什么想法?你怎么这么说?”

    “你该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宫鸿鸣并不客气,甚至还有那么点咄咄逼人的意味,“宋达森现在在医院,他刚醒过来……我还没有问出傅宪林女儿的下落。但是,迟早会的……”

    他顿了下,“那也是你的女儿……”

    宫太太下意识的握紧了手心,说话也支吾起来,“我……我嫁给你都这么多年了,以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宫鸿鸣扬声,显然是不相信,“真的?”

    “当然。”宫太太走过去,靠在他怀里,“你别乱想,我早就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了……”

    宫鸿鸣抱着妻子,声音很轻,“若是找到你的女儿呢?你会怎么样?”

    “雪妍就是我女儿……”宫太太违心的说着,心里却一直犯嘀咕。

    怎么办?宫鸿鸣已经知道了宋达森的下落,如果被他查到俞桑婉就是桃桃……宫鸿鸣会放过桃桃吗?桃桃可是和雪妍争陆谨轩的啊!

    要怎么样,才能阻止桃桃的身份被发现?

    藏着这件心事,宫太太再一次去了医院。

    她是来见俞致远的,特意挑了俞桑婉不在的时间。病房门推开,宫太太缓步走过去。

    俞致远躺在床上,双眸紧闭,似乎是睡着了。

    宫太太在病床前站定,盯着他看了半天,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曾经的宋达森,是傅宪林最得意的下属,却成了现在这样。

    似乎是感觉到动静,俞致远睁开了眼,起初没有看清,样子迷迷糊糊的。但是,猛地反应过来,指着宫太太,情绪异常激动,“你……你!太太……”

    在他心里,宫太太还是当初傅宪林的太太!

    “……”宫太太见他这样激动,忙紧张的看了看四周,低吼道,“你不要乱喊!宋达森,我早就和傅宪林没有关系了!我今天来,是要告诉你,不要把桃桃的身份说出来!”

    俞致远艰难的摇着头,含混的问着,“为什么?”

    “为什么?”宫太太冷笑,“你是问我,当初为什么离开?我当时有的选择吗?宪林出事了,我一个女人,能怎么办?”

    俞致远露出讥笑,“呵……”

    宫太太受不了他这反应,警告道,“宫鸿鸣心狠手辣,你要是还记着宪林,千万不要说出桃桃的身份!”

    俞致远静默了片刻,摇摇头,“你是怕,小姐的出现,会毁了你的人生吧!宫、太、太!”

    宫太太脸色骤变,刹那的犹疑败露了她的心思,没错,她的确害怕……

    “俞先生,治疗了。”

    护士推门进来了,宫太太压下一肚子话,匆忙出去了。

    “呵……”俞致远冷笑。

    ——不远了!所有当年伤害傅家的人……还有背弃傅家的人,报应的日子不远了!

    因为……傅宪林回来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