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3章 这些本来都是她的

    陆谨轩带着俞桑婉在岛上住了两天,临走的时候,真的把原来那位会熬‘秘制’汤的老板给带走了。

    俞桑婉觉得这行为太霸道了,“萌萌,人家一家人都生活在岛上,你把老板带走了怎么办呢?”

    陆谨轩不以为意,眼皮都没抬,“没事,让他去给你熬汤,他很荣幸。”

    “嘁。”俞桑婉对他这种自以为是的霸道完全没辙,“那个到底是什么了不起的汤啊,我不喝也不要紧的。”

    陆谨轩终于放下了平板,虽然要看的东西、要处理的事情还很多,但是女朋友太聒噪了,也要安慰一下。

    “那个汤是暖杏的,你喝了有好处。”

    俞桑婉不懂,“我身体很好啊!”

    陆谨轩怎么忍心告诉她,她的身体在南极的时候冻坏了?体质过寒……以后要是怀不上孩子怎么办?他是无所谓,但女人不都很在意吗?

    陆谨轩拉着俞桑婉到怀里,“听话,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也不是一直让你喝,改善了就让他回去。”

    “……噢。”俞桑婉见识到他的执拗,索杏放弃了。

    其实,被人这样疼爱着……感觉真的很棒。

    车子驶入东华市区,陆谨轩捏着俞桑婉的手,“婉婉,我今晚得回一趟原舍……你先回去,不管多晚,我不会在原舍留宿。”

    俞桑婉眯着眼笑了,“好,我知道啦。”

    ……

    陆谨轩先送俞桑婉回去,自己才赶去原舍。

    车子停在车库,陆谨轩从侧门往主楼走过去。

    路上经过花园,耳边似乎听到有人在哭。

    陆谨轩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但是有人在原舍哭?他多看了一眼,觉得那个身影很熟悉……宫太太?

    宫太太擦着眼泪,起身要走,一转身正好撞上陆谨轩。

    “宫太太。”陆谨轩神色无异,礼貌的躬身打招呼。

    宫太太却是受了惊,“谨、谨轩啊……”

    “是。”陆谨轩点点头,薄唇动了动,最终什么都没有问。

    他走出两步,倒是宫太太叫住了他,“谨轩,你……阿姨能问你几件事吗?”

    陆谨轩回身,点点头,“宫太太请问。”

    宫太太理了理思绪,开口很艰难,“你……我,我听雪妍说,你以前和俞桑婉交往过?”

    婉婉……陆谨轩蹙眉,难道宫太太是替宮雪妍来兴师问罪的?

    陆谨轩不动声色,口气很薄凉,“算不上交往。”

    听了这话,宫太太脸色更不好了。算不上交往?这是什么意思?桃桃命怎么能那么苦啊!

    “你!”宫太太显然是急了,“谨轩,我知道你出身富贵,但是……女孩子和你们男的不一样,你不能这样儿戏的对待感情的!在你看来连交往都算不上,女孩子该多伤心?”

    陆谨轩有点懵,宫太太的态度很奇怪啊!

    宫太太自己也意识到了,忙掩饰到,“我的意思是,你既然要和雪妍订婚了,就……就不要在外面再招惹谁了。”

    嘁……果然是兴师问罪来了!

    陆谨轩不慌不忙,一副很受教的样子,“宫太太放心,我和那个俞桑婉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您不问,我根本已经忘了,您还有要问的吗?”

    “没、没了。”宫太太脸色煞白,心疼的揪到了一起。

    “那,我走了。”

    陆谨轩转过身,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宫太太,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什么?”宫太太一惊,神色慌乱,笑的很不自然,“你这是什么意思?陆家和宫家走的这么近……当然有可能在哪里见过。”

    是吗?好像很有道理。

    陆谨轩说不上来原因,但他的这种熟悉感似乎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来……究竟为什么呢?觉得宫太太这样眼熟?

    “告辞。”陆谨轩微一颔首,往前走了。

    “啊……”宫太太扶着藤椅坐下,捂住心口,心跳的太快了!几乎要跳出嗓子眼!

    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过……有一天,宮雪妍会和陆谨轩成了未婚夫妻的关系。

    陆谨轩觉得她眼熟,那是自然的。陆谨轩那时候虽然只有9岁,和她也只有过一面之缘……但是,九岁的孩子很能记得一些事情了。

    这是什么孽缘?桃桃的未婚夫,现在竟然又成了宮雪妍的未婚夫!

    更可笑的是,桃桃还曾经和陆谨轩是那种关系!陆谨轩亲口说,他对桃桃只是一时兴起,连交往都不算……那么,桃桃从头到尾都被玩弄了?这算什么?

    “啊……”宫太太越想越觉得难过,“桃桃啊!怎么办啊?本来这些,都是你的啊!桃桃,我命苦的桃桃……孩子……”

    ……

    俞致远醒了。

    只能说,陆谨轩青来的人,的确是很有本事的。rhac

    接到医院的通知,俞桑婉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好,好的,我马上过来!”

    匆忙赶到医院,俞致远已经从加护病房转到了普通vip病房。

    “爸!”俞桑婉太高兴了,她一时间也忘了俞致远对她的不好。

    俞致远虽然醒了,但还很虚弱,没有力气说话。手被俞桑婉握着,混沌的眼里含着泪水。嘴巴动着,依稀是在喊着她的名字,“婉婉、婉婉……”

    “是。”俞桑婉忙不迭的点头,“是我,是我啊!”

    只见俞致远很吃力的动着嘴,却听不清他说什么。俞桑婉弯下腰,耳朵贴在她耳边,“爸,你说什么?”

    “对、对……不……起……”

    俞桑婉眼睛一下子湿了,身子僵住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

    “爸,你不要想这些……好好养身体。”

    俞致远太虚弱了,含泪疲倦的闭上了眼……婉婉没事,他就放心了。

    从医院出来,俞桑婉心里好过了不少。父亲为她流眼泪,虽然他什么都没有多说……但是,她能明确的感觉到父亲其实是在乎她的,至于他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她想她总会知道的。

    她站在医院门口等着陆谨轩来接,随手翻看着新闻网页。她是学这一行的,自然要随时了解这些。

    正聚精会神,身子被人撞了一下。

    “哎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