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2章 脖颈处道道抓痕

    陆谨轩伸手推推俞桑婉,“起来了,快到了。”

    “……”俞桑婉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缩成一团,哼唧着,“不要,没脸见爷爷了。”

    爷爷……

    陆谨轩心情颇好,“你都叫爷爷了,不管你什么样,他老人家都不会见怪的。”

    俞桑婉腾的一下掀开被子,指着自己的脖子,红着脸控诉道,“让你不要亲这里!为什么不听?你给我亲成这样,怎么办、怎么办?”

    看着她天鹅颈上的草莓,陆谨轩心情更好了。伸手摩挲着,“这样爷爷看了才知道,我们分不开了,多好?”

    “呜呜……”俞桑婉哭都没有眼泪,男朋友太流氓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一直到游艇靠岸,俞桑婉这口气都不顺。

    陆谨轩先跳了下去,回头把手递给她,“不下来吗?”

    俞桑婉嘟嘴,“腿软。”

    “嗯……”陆谨轩想了一下,刚才过于激烈,她的腿软这话应该是真的。他立即转过身蹲下来,“上来。”

    俞桑婉瘪瘪嘴,才不跟他客气。双手一伸,爬了上去,环住他的脖颈,两条长腿晃啊晃。

    陆谨轩抽抽嘴角,“不是腿软吗?晃的挺有劲啊!”

    “啊呜……”俞桑婉一张嘴,咬在他脖子上,陆谨轩立马闭嘴了,婉婉属狗的。

    唐越泽原本跟在他们后面,看着这画面,径直往前走了,“那个,大少爷、俞小姐,属下先走……你们慢慢的,随意、不着急啊!”

    说这话时,头也不回,连看也不看他们。

    俞桑婉觉得奇怪,叫住他,“唐先生,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唐越泽只好回头讪笑着,捂着肚子,“那什么……有点齁人!”

    说完,赶紧跑远了!

    唐越泽心里苦啊,要是再不走……他非得叫眼前这两人整出‘糖尿病’来,也忒甜了点……

    陆谨轩一路背着俞桑婉,岛上的人都认识陆谨轩,而且不像外面的人那样有距离感,见面都很亲和的打招呼。

    “大少爷。”

    “大少爷。”

    有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还会多问一句,“大少爷,这位是……”

    目光往他背上的俞桑婉扫了扫,充满了好奇。

    陆谨轩往后瞄了一眼,笑道,“问你呢?你是我的什么人?”

    俞桑婉读懂他的意思,抿嘴笑着,“女……”

    她只说了一个字,陆谨轩就接着她的话回答了,“小媳妇,这是我媳妇。”

    老人更是笑的大声,“哈哈……大少爷都这么大了,是带她来见老先生的?老先生一定会很高兴的……”

    老人笑着走远了,俞桑婉羞红了脸,趴在他背上,戳戳他的脸颊、小小声的说着,“你还会说‘媳妇’这么接地气的词啊?”

    “嗯。”陆谨轩点头,“在这个岛上,大家都是这么说的……后来我被接走,受的是西方教育,不过有些东西,我永远不会忘。”

    海风吹来,俞桑婉安静的趴在他背上,只希望这条路一直这么走下去。

    突然,陆谨轩停下了脚步。

    俞桑婉疑惑的抬头,“怎么了?怎么停了……还没到呢?”

    陆谨轩不说话,只直直的看着前面。俞桑婉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前面站着位中年男子。

    呃……怎么形容呢?男子看着并不显老,相反的身材保持的相当好,相貌也是相当英俊。他什么也没有做,光是站在那里,就无端散发出一种成熟、睿智的气质来。

    也正因为如此,俞桑婉给他下的定义是中年男子。

    “萌萌。”俞桑婉贴在陆谨轩耳边,小声问道,“也是你认识的人噢!这个……看起来品质不错。”rhac

    自然品质不错……陆谨轩心中暗自冷哼,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

    男子朝陆谨轩走近,但他似乎对陆谨轩没什么兴趣,视线停留在俞桑婉身上,笑了,“小姑娘,身体不太好吗?”

    “啊?”俞桑婉愣了愣,摇摇头,“不是的。”

    陆谨轩直皱眉,沉声说到,“您想说什么?”

    “噢。”男子收回视线,依旧是浅笑的样子,“我只是想确认一件事,这小姑娘既然不是身体不好……那就是奇迹发生了,你也会有这么一面,我觉得很……”

    陆谨轩匆忙打断他,“不关您的事,您还是管好您自己吧!”

    他连眼皮都不抬一下,背着俞桑婉往前走。

    俞桑婉感觉出来了,陆谨轩和这位关系不好,陆谨轩对岛上的人都是很温和的,和他在外面冷冰冰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可是对这位先生就……明显的抗拒。

    “谨轩!”

    走出去一段距离,男子突然出声叫住了他。

    陆谨轩极不情愿的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

    只听那男子说到,“我会在这里待几天,找机会,我们谈谈。”

    俞桑婉注意到,陆谨轩的身子瞬间紧绷……似乎压抑着什么情绪。俞桑婉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抱住他,“谨轩?”

    陆谨轩回头看来她一眼,眸光依旧是温和的,“没事。”

    这个‘没事’显然只是用来安抚俞桑婉的,那之后,他的情绪明显不对。

    他不说,俞桑婉也不想问。她并不想给他压力,他也要是想说一定会说,不想说的话……她就静静陪着他就好了。

    晚上回房,陆谨轩特别激烈,他不像平日那样一点点、循序渐进,好像很着急。俞桑婉好几次都疼的差点忍不住,可看到他挥汗如雨的样子,又拼命克制了。

    最后,他把俞桑婉抱在怀里,平复着呼吸,或者应该说是情绪。

    俞桑婉累得睁不开眼,感觉到他的吻轻轻柔柔的落下。

    陆谨轩替她盖好被子,出去了。

    楼下,那个中年男子已经在等着了。

    他看着陆谨轩穿着睡衣走下来,脖颈处道道抓痕……那是俞桑婉留下的。

    “呵。”男子笑了,“你不愧是……”

    陆谨轩蹙眉,打断他,“想说什么?”

    “谨轩。”男子收了笑容,“你也到这个年纪了,难道还不能理解我?”

    “理解你?”陆谨轩嗤笑,“我不懂我为什么要理解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噢,对了,在我看来,不负责任的男人,根本不能称之为男人!”

    男子脸色蓦地一变,指着楼下,“那好,你来告诉我!你就能对楼上那位姑娘负责吗?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

    “啧!”陆谨轩蹙眉,“你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不要以为别人也做不到!”

    男子点头,“好,很好。那么,你来告诉我,宮雪妍你打算怎么处理?”

    “这件事……”陆谨轩颇有深意的笑了,“我想,你们会很期待的,我说过……我不喜欢被人威胁、强迫!如果你只是来提醒我这件事,那么,你可以走了。不送!”

    “谨轩!”

    男子叫住他,“你真的想好以后了?难道你要放弃……”

    陆谨轩背对着他,摇摇头,“不会,你看好了……该是我的,我都会得到。”

    “……”

    男子沉默,看着陆谨轩走上楼,倏地笑了,“好,既然你有信心,那就好。”

    ……

    晴朗的日子,陆谨轩带着俞桑婉上了山。

    两个人穿的是配套的衣服,正是那天陆谨轩给准备、而俞桑婉来不及穿上的。

    “婉婉,给爷爷磕头。”

    “噢。”

    俞桑婉任由陆谨轩握着手,乖乖的跪下,跟着他一起行大礼。

    陆谨轩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锦盒,看到里面的东西,俞桑婉吃了一惊,“这个……”

    “月之瞳。”陆谨轩扯扯嘴角,“你随手丢在哪里,自己都不记得了吧?没良心的小狗!”

    “嗯……”俞桑婉噘嘴,诚恳认错,“我错了,对不起啊!”

    而后又看一眼墓碑,“爷爷,对不起啊!”

    傻样……陆谨轩笑了,拿起‘月之瞳’替她带上,“婉婉,回去之后,会有很多事发生,我现在在爷爷面前向你承诺……你是我的人,是陆家的人。”

    “……”俞桑婉心上潮湿的一塌糊涂,连连点头,“嗯嗯。”

    陆谨轩还算满意,“今天算是我们的‘仪式’,我给了你‘月之瞳’,你就没有什么给我的?”

    “嗯?”俞桑婉愣住,慌了,“我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啊!”

    陆谨轩嗤笑,把手伸向她脖颈。

    俞桑婉一惊,急忙护住,“萌萌,你要干什么?当着爷爷的面!”

    “哎哟!”

    陆谨轩给了她一记爆栗,‘训斥’道,“脑袋瓜里想什么?你以为我要干什么?我能在这里胡来吗?”

    想想也是,俞桑婉吐吐舌头,不好意思了,“那你要干什么?”

    陆谨轩手指一勾,挑出她颈间的红绳……挂着的是那只桃核哨子。

    “这个……给我吧!”

    “啊?”俞桑婉讶异,“这个……不是你给我的吗?而且,不值钱的。”

    “嗯。”陆谨轩点点头,“你一直戴着,就算是你的了,现在……给我吧!我会天天带着,宝贝它。”

    多甜蜜的话……不起眼的小东西,却是他们感情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佐证。

    俞桑婉笑着点头,伸手解了下来系到他脖子上,小心翼翼的放进衬衣领子里,“好啦!”

    陆谨轩扬起唇角,笑了,眉目间的愁云尽数散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