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0章 宫太太好奇怪

    回去上学这件事,俞桑婉没有告诉安家。

    主要是解释起来麻烦,她和陆谨轩两情相悦,但是在旁人看来却未必如此。她不想听别人的闲言碎语,也不想给陆谨轩带来什么麻烦。

    上学比起工作,自然还是要清闲些。

    俞桑婉每天照旧是要去医院,对此,陆谨轩是很不满意的。

    “你非得去照顾那个男人?医院不是有护士吗?”说这话时,陆谨轩的脸色是绿的。

    俞桑婉摇摇头,“那也不能不去,他是因为我……”

    “所以怎么样?”陆谨轩焦躁的打断他,眉毛拧到了一起,“就要我的女人伺候他吗?”

    见他生气了,俞桑婉也不说话,安安静静的想等他自己冷静下来。

    可是,陆谨轩完全冷静不下来。看着她收拾东西要走,一抬手拽住了背包带子,“去哪儿啊?”

    “……”俞桑婉瞪大了双眼,眼巴巴的朝他眨着。

    她的眼睛很漂亮,晶亮晶亮的,尤其特意的时候,萌的不行……陆谨轩被她看的站不住了,硬着心肠别开视线。心里暗自腹诽,女朋友太会卖萌了……怎么办?

    “谨轩。”

    俞桑婉抬起手,手指转着他的领带玩,整个人趴在他身上。

    陆谨轩沉着脸,“卖萌没有用啊!”

    “噢。”俞桑婉瘪嘴,生气了,“你说我不萌。”

    “……”陆谨轩干瞪眼,他是这个意思吗?

    “好啊!”俞桑婉生气了,拿手指戳着他的胸膛,“你是什么意思?现在就觉得我不萌了?那你说,谁萌?谁谁谁?”

    陆谨轩没辙,低头含住她的手指,“我错了,都依你还不行吗?”

    “……”俞桑婉忍着笑,其实,她觉得她家陆总最萌了。“那我走了啊!”

    陆谨轩勾住她的手指,“晚上你得过来这里睡。”

    他神情严肃,这是他的底线……不能再往下降了!

    俞桑婉却有些为难,“可是,我要怎么跟安家人说?”

    “你可以说,你在医院陪着安子皓。”陆谨轩随口说到,接着被自己的话给弄生气了。

    指着俞桑婉,“我告诉你,这话我就连说说都不高兴!所以,你用来撒谎就算了……晚上必须回来陪我睡!”

    “嘁。”俞桑婉瘪瘪嘴,他自己说的话,这是跟谁甩脸色呢?

    陆谨轩脸色阴沉,“听到没有?”

    “听到啦!”俞桑婉堆起笑脸,越发觉得陆总萌的不行。

    陆谨轩送她出去,俞桑婉忍不住抬起胳膊环抱住他,“萌萌?”

    “?!”陆谨轩诧异,“什么?”

    “你好萌啊!”俞桑婉踮起脚,吻在他唇上,“萌萌、陆萌萌,嘻嘻……”

    敢这么调侃他陆谨轩的,世上除了她还有谁?要命的是,陆谨轩不以为忤、反以为荣,口气宠溺的不行,“古灵精怪的,什么破称呼……”

    ……

    按照陆谨轩‘规定’,俞桑婉先去医院看了安子皓。

    她现在心情好,连安子皓也看出来了,“婉婉,最近有什么好事吗?”

    “呃?”俞桑婉一愣,摇摇头,“没有啊!你身体越来越好了,我觉得高兴啊!”

    说话间,病房门被推开,主治医生走了进来。

    “医生。”俞桑婉忙站了起来。

    医生点点头,翻开安子皓的病历看了看,“安先生,你的病情呢,现在正在康复。目前,我们医院正好在和圣都一家专门的康复中心合作,他们将会提供最好的治疗方案和条件……不知道您愿不愿意试一试?”

    “这……”安子皓顿住,“是什么意思?”

    俞桑婉倒是比他明白,“医生,您的意思是……他还有康复的可能是吗?”rhac

    “并不敢百分百确定。”医生笑了,“但那家机构的确是顶尖的,多少被宣布了终身瘫痪的患者都是从那里站着走出来的。”

    听到这样消息,安子皓怎么能不兴奋?

    “这、这是真的吗?”俞桑婉激动的捂住嘴巴。

    医生点点头,“是真的。”

    “可是……”安子皓却有顾虑,“那样的机构,治疗费肯定不便宜吧?”

    俞桑婉看向医生,这同样也是她所担心的。

    医生摇摇头,“恭喜你了,安先生……你正好赶上我们医院和这家机构合作,他们对你的情况很感兴趣,所以……只要你签字同意配合治疗,他们将支付所有治疗费。”

    竟然有这种好事?

    安子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激动的一把抓住俞桑婉的手,“婉婉!听到了吗?我有救了!”

    “是,听到了!”俞桑婉是真心为他高兴。

    “婉婉,等我治好了,就可以和你一起照顾这个家,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听着安子皓的话,俞桑婉心上不是滋味……安子皓现在这么高兴,还是以后再说吧!她和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共度一生的,她的心里……完完全全没有他啊!

    从安子皓的病房离开,俞桑婉又去加护病房看望父亲。

    俞致远仍然昏迷,而且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在退化。

    到了探视时间,俞桑婉进去的时候,在床边看到没见过的医生。

    “俞小姐。”主治医生过来,解释道,“这是圣都那边过来的专家,从今天起负责俞先生的病。”

    “……”俞桑婉怔忪,这么巧?一天之内,这边和安子皓那边……又都是圣都。俞桑婉稍稍想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是他。

    出了加护病房,俞桑婉立即给陆谨轩打电话。

    “喂。”

    听到陆谨轩低沉的嗓音,俞桑婉满心都是潮湿的,“你在哪儿啊?”

    “家啊,在等你回来……你注意时间啊,不早了啊!”

    俞桑婉吸了吸鼻子,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只想撒娇怎么办?

    “嗯哼……有人不想自己回去。”

    “……”那边停顿了两秒,陆谨轩还是很上道的,“我来接你,你一步都不用自己走。”

    “嗯。”俞桑婉闷闷的哼了一声,“我就在这外科楼门口坐着等你啊!”

    “好。”

    挂了电话,俞桑婉才笑起来……陆谨轩撒的糖,开始慢慢在她心尖蔓延开,实在是太甜了。

    天气一点点转凉,现在白天没有那么长了。

    俞桑婉随意在阶梯上坐下,百无聊赖的掏出手机准备玩一会儿。视线里,却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从里面出来。

    那个人虽然带着帽子和墨镜,头也尽量低着,但是俞桑婉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不是宫太太吗?

    宫太太好像是哭了,抬手不时擦着眼角。

    这是怎么回事?宫太太不是圣都人吗?她来这里做什么?难道,她在东华还有朋友?而且,现在还在医院里住着。

    俞桑婉是认识她的,但是却不知道该不该上去打招呼。

    宫太太没有看见她,一个人往外走,在人工湖的位置突然站住了。好像掩饰不住内心的悲伤,捂着脸面痛哭起来……哭声有点大。

    “呃……”俞桑婉怔愣,看着她抖动的肩膀,终于是走了过去。

    她从包里掏出纸巾,递给宫太太,“宫太太……”

    宫太太没想到有人,神色惶惑,看到俞桑婉之后一愣,“是你?”

    “是。”俞桑婉点点头,“您这么伤心……有朋友住院了吗?”

    宫太太接过纸巾,却没有用,幽幽叹道,“哎……”

    俞桑婉扯扯嘴角,声音的劝到,“您不要太难过了,医院这个地方总是有需要才会存在……我们谁也不能阻止亲人或是朋友生老病死……”

    蓦地,宫太太取下墨镜盯着俞桑婉,她也不说话,直把俞桑婉看的浑身不自在。

    “宫太太,我……有什么不对劲吗?”

    宫太太脸色变了变,“我记得……你叫俞桑婉?”

    “呃,是啊!”俞桑婉不解的点点头,“怎么了?”

    宫太太喃喃,“姓俞……”

    她一把拉住俞桑婉的手,“你怎么会在医院?你是家人、还是朋友在医院?”

    她的力气有点大,俞桑婉都被她抓疼了。“宫太太,我……我父亲还有朋友,都在医院……”

    “父亲!”宫太太脸色大变,手上的力道越发重了。“不、不会的……不可能的……”

    俞桑婉吃痛,皱了眉,“宫太太,您……疼啊!”

    “啊……”宫太太缓过劲来,匆忙松开她,眼神却上上下下在打量着她,“你、你爸爸,怎么会住院的?”

    俞桑婉满心疑惑,还是照实说了,“我爸七年前就车祸了,这些年一直在医院住着,前段时间又出了意外,现在还在加护病房……没有醒来。”

    “啊……”宫太太脸上血色褪尽,看俞桑婉的眼神越发怪异,“你、你……”

    俞桑婉茫然不知所以,她怎么了?

    “哎……”宫太太一口气舒出去,“可怜的……孩子。”

    俞桑婉还想说什么,手机已经在口袋里震动了,一定是陆谨轩。她没有乖乖在阶梯上等着,一会儿他又该生气了!

    “那,宫太太,我有事先走了啊!”

    宫太太眼巴巴的看着她,似乎很舍不得,“这就走了?”

    “嗯?”俞桑婉不自在的点点头,“是……再见了,宫太太。”

    转过身去,俞桑婉还是疑惑未消……怎么觉得宫太太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