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9章 谁,谁想要了啊

    俞桑婉没好气的吼道,“干什么?别叫我!”

    男人在做这种事的时候,总喜欢说些刺激的话,陆谨轩也不例外。

    俞桑婉自然是了解的,反驳道,“你休想让我配合你!我没你脸皮厚!”

    “是吗?”陆谨轩邪气笑笑,“婉婉,其实我是想说……你罩杯变大了。”

    “……”俞桑婉羞臊的闭上眼,要不要这么恶趣味?救命啊!

    陆谨轩是发自内心的笑,语气却越发轻柔,“这是我的功劳,你看……你生气生这么久,不然现在可以提升两个罩杯了。多得不偿失?以后不许这么闹了,你有什么好处?”

    果然吧,在俞桑婉面前,陆总就是话唠啊!

    俞桑婉受不了了,又被他撩拨的难受。

    “陆谨轩,这到底对谁有好处?”

    陆谨轩微一颔首,笑的堂而皇之,“没错,还是我。”

    细细密密的吻着,他并不着急。他们分开的太久了,他要好好珍惜她、让她快乐。

    手触及她左胳膊,陆谨轩显得有些急躁,“这个是什么?这么热的天,你为什么一直戴着这个?”

    这个是护袖,是裴珮的母亲特意给她做的。

    因为上次为了给陆谨轩治病,俞桑婉自愿配合……割了块肉下来,虽然后期治疗的及时,但这里还是落下个伤痕。平时总戴着这个,刚才在秀场上,她也是穿着七分袖礼服。

    “别!”俞桑婉刚要去伸手拦着。

    但,始终不及陆谨轩动作快。

    陆谨轩已经一把将其扯下,赫然入目的是一道粉色残缺的伤痕?!

    陆谨轩危险的眯起眼,语气平平,却透着刀割一样锋利的口吻,“这是怎么弄的?”

    “……”俞桑婉心慌,事实就在舌尖上打转。

    可是,她不能说。她多少能看出来,陆谨轩和他母亲的关系不好……陆夫人虽然对她很刻薄,但到底是陆谨轩的母亲。

    她喜欢陆谨轩,自然不希望他和陆夫人的关系僵化。

    俞桑婉努努嘴,“我不小心伤着了,很痛的。”

    陆谨轩盯着她看了半天,“真的只是这样?”

    “是啊!”俞桑婉为了掩饰,故意提高了嗓门,“你干嘛质问我?说好了要一辈子对我好的人,都没有好好对我,现在怎么样?还要这么凶的问我话!”

    陆谨轩失笑,“我不敢,我是心疼你……”

    俞桑婉低下头,视线扫过他的胸口。顿时头毛直竖,“陆谨轩!你骗我!”

    “什么?”陆谨轩此刻依然是坦诚相见,懵的很,“我骗你什么了?”

    俞桑婉指着他的胸口,“你不是说,你没有别人……你、你脏死了!”

    说到后来,气的浑身发抖。

    陆谨轩头疼不已,只能用蛮力压制住她,“别闹!是你咬的!你也不用脑子想想,谁还能咬到我这里?”

    “……”俞桑婉愣住,并不相信,“你胡说,我什么时候咬过这里?”

    “就是前些天。”陆谨轩不好意思的移开视线,轻咳两声,“咳咳,没有印象了?”

    俞桑婉盯着他,前些天?他们都没有和好……不过那些天,她倒是和一个人睡在一起过……好像是咬了对方一口!

    “啊!”俞桑婉现在想起来,恍然大悟,“原来是你!陆谨轩,你太无耻了!你竟然绑我?”

    另一个自己犯的错,当然也是他来承担。但现在,陆谨轩还没勇气告诉她……他的病。

    他有多珍惜俞桑婉,就有多小心翼翼。他相信俞桑婉是他的药,他总会有好的那一天!

    “对不起。”陆谨轩低低的轻叹,“我是太想你了,要不是中间又发生了这么多事……现在你会在我怀里吗?”

    俞桑婉静默了,是的……要她相信,他摒弃了一开始要她的想法,后来是真正爱上了她,这的确不是三两句话就可以做到的。她也是挣扎了很久,彷徨了很久。

    “婉婉。”

    陆谨轩轻抚着她的脸颊,“我知道,我的确是有很多麻烦,我们要在一起,还很困难……但是,婉婉,你答应过我的,永远不抛弃我!”

    “……”

    俞桑婉有些羞愧,她的确是答应过他的,她现在都想起来了。rhac

    陆谨轩知道她心动了,乘胜追击,“婉婉,我这辈子,只爱过你……看着我、陪在我身边,我有信心不变心,永远不!”

    女人听到这样的话,心怎么能够不甜?

    俞桑婉忍不住勾唇,“……嘴巴真甜!”

    “是吗?”陆谨轩笑了,低头攫住她的双唇,“那你再好好尝尝。”

    喘息间,陆谨轩声音沙哑,克制着什么,“婉婉,我……难受。”

    俞桑婉爆发了,“你到底行不行?不行下去!”

    陆谨轩眸光一亮,连连点头,“行、行的!”

    咬住她的耳朵,“婉婉想要了,怎么能让你失望?”

    谁……谁想要了啊?!啊……

    于此同时,汤池别苑。

    唐越泽拦在门口,“宫小姐,您不能进去。”

    “为什么?”宮雪妍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唐越泽不阴不阳的回到,“您这会儿进去,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我就明说了,大少爷正在办事!”

    “……”宮雪妍脸色一僵,“你……”

    唐越泽态度强硬,“宫小姐请回!要不,真的很难看!”

    随即朝下属使了使眼色,宮雪妍完全被阻挡在外。

    “……”宮雪妍咬紧牙关,恨恨的看了一眼,愤愤离去。

    “呼!”唐越泽松口气,下属在他身后说到,“唐先生,您去看看慕小姐吧!”

    真是麻烦……唐越泽皱眉,这些女人别说大少了,就是他都觉得头疼。

    房间里,慕青岚也在闹!

    “唐越泽!陆总现在是连这里都不来了吗?”慕青岚红着眼,情绪也压抑到了一个点。

    唐越泽淡淡的扫她一眼,“慕小姐想说什么?”

    “唐越泽!”慕青岚赤着脚,连鞋都没穿,“我求求你了,你让我见见陆谨轩!我现在对他再没有非分之想了,让他放我走吧?宮雪妍三天两头来闹,我经不起的!”

    唐越泽嗤笑,“噢?那慕小姐当初缠着大少的勇气是哪里来的?”

    “我……”慕青岚一滞,顿了顿才问道,“陆总这么做是为了谁?是为了俞桑婉吗?”

    唐越泽横了她一眼,“不该你问的,不要问!”

    说完,转身要走。

    “唐先生!”慕青岚忙拦住他,“求求你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唐越泽冷笑,“慕小姐,你之所以受不了,还是因为有念想吧?否则,你乖乖待在这里,一应都是最好的,就当度假不就行了?而且,大少爷会安排好你家里,你急什么?”

    慕青岚脸色一变,没想到她自己的那点心思就这么被唐越泽点破了。

    “哼。”

    唐越泽胳膊一甩,慕青岚失神的连连后退,跌坐在地摊上。

    ……

    深夜。

    极致贪欢过后,俞桑婉体力不支睡着了。陆谨轩在露台上给唐越泽打电话,“我。”

    “是,大少。”

    陆谨轩微蹙眉,“上次我妈拿来的,给我助眠的东西……去查查,我怀疑来路有问题。”

    唐越泽心头一凛,“是,属下知道了。”

    “另外,婉婉要回去念书,广告公司的合约,你解决……要和今晚的‘倾心’买主一样,做的不留痕迹。”

    “嘿嘿。”唐越泽开心的笑了,“属下知道。”

    陆谨轩难得心情好,“笑什么?”

    “属下是替大少高兴。”唐越泽丝毫不掩饰,“大少和俞小姐和好了?”

    陆谨轩抬眸看了看趴在床上睡的呼呼的女人,轻声应了,“嗯。”

    “太好了!恭喜大少。”

    陆谨轩勾唇,竟然回了,“谢谢。”

    挂上电话,陆谨轩整个心情都轻飘飘的。

    清晨,醒来。

    俞桑婉是在陆谨轩怀里,浑身酥麻麻的……不想动。

    陆谨轩没睁眼,人却靠了过来,一个吻直让俞桑婉透不过来气。

    “唔……别!”俞桑婉害怕的推开他,“不要啊,很累了!”

    “呵呵。”陆谨轩笑着睁开眼,狭长的眼睛难的弯起来,柔和又好看,“知道了,不做……躺着,说说话。”

    “不行。”俞桑婉摇头拒绝,“我要去公司的……”

    “噢。”陆谨轩不以为意,“我已经让越泽去帮你辞了,小孩子做什么事?回去念书,我喜欢你念书……不是还有很好的理想吗?joseph\“joe\“pulitzer那样的记者,学士学位可不行,听话,好好念书。”

    知道他是宠着她,俞桑婉也不侨情的拒绝,窝进他怀里。

    笑嘻嘻的,“那我毕业以后呢?”

    “嗯……”陆谨轩想了想,“让你进观潮。”

    “啊?”俞桑婉吓了一跳,抬手捶了她一拳,笑道,“讨厌,胡说什么呢?”

    陆谨轩扯扯嘴角,想想还是算了……现在说了,小丫头一定会吓坏。但他是观潮继承人,她想要的,以后他都能给她!他会做到的,等到那一天……

    “现在还要委屈你,我们暂时不公开,行吗?”

    俞桑婉顿了顿,虽然有着小委屈,但经过这些事,她深切明白,陆家不是那么好进的。

    于是点点头,“嗯,我相信你……听你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