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5章 你,想要你

    这一次的情况,和前几次并不一样。

    俞桑婉被扔在黑暗的角落里,鼻息间充斥着难闻的发霉的味道。

    耳边,听到那些人在扯着嗓子议论。

    “这丫头到底是不是?”

    “这特么谁知道?难道还能做dna确认?找死呢吧!”

    “不用管这些,找到那枚项坠才是最重要!”

    有人朝俞桑婉走了过来,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在她膝盖上。

    “啊……”俞桑婉痛的惊呼,膝盖骨仿佛被踢碎了似的。

    她从他们的谈话间,更是肯定了这枚项坠和她的身世有关,可是……他们所说的,无法通过dna来确认是什么意思?

    “喂!”有人开口了,“丫头,想好了吗?项坠要交出来吗?已经有一个人残废了,你自己是不是也想落到同样的下场?”

    “……”俞桑婉忍着痛,无力的摇头,“我真的……不知道。”

    “还真是油盐不进!行!”

    “丫头……有些结果,真是你承受不起的!”

    ……

    唐越泽拉住陆谨轩,“少爷,您不能去!”

    陆谨轩横了他一眼,“说什么胡话呢?不是你说的,要我对她好?我这是发善心,做善事呢!”

    “可是这些人来历不明,我们并不清楚他们背后……”

    “啧!”陆谨轩打断他,“等你了解了这些,俞桑婉都没了!他们一共就那么多人,一起给他端了!我先进去,你在外面接应!走了!”

    没再等唐越泽啰嗦,陆谨轩已经一个翻身没了人影……

    黑暗中,俞桑婉疼的几乎要晕过去。

    迷糊间,脸颊被人拍了拍,“喂、喂!”

    “嗯……”俞桑婉费力的睁开眼,“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她这样子,是真的害怕了……

    陆谨轩看着,心尖一抽,态度蓦地软了下来,“睁开眼,看看我是谁?听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吗?”

    “……”这熟悉的嗓音,俞桑婉霍地看向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谨轩!”

    如果不是被绑着,陆谨轩相信,这丫头一定扑过来了。

    心情愉悦的勾了勾唇,陆谨轩解开她身上的绳索,“能走吗?”

    “……”俞桑婉的膝盖疼的厉害,但还是点点头,“可以的。”

    陆谨轩握住她的手,“那走吧!他们人现在都在前面,我从后面过来的……唐越泽在等着,上了车就没事了。”

    “嗯!”俞桑婉点点头,在这种时候,他从天而降来到她身边,叫她怎么能不动容?

    陆谨轩听出她声音里的哭腔,不由戏谑道,“这就感动了?傻子……我这么好,你甩了我真的不后悔吗?”

    “……”俞桑婉怔住,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思开玩笑?

    他好像有读心术,一语道破,“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说真的……”

    俞桑婉没能忍住,眼泪掉下来。这期间,她受的煎熬,有谁知道?

    温暖、干燥的掌心覆在她脸上,陆谨轩笨拙的替她擦着眼泪,“别哭了,后悔就后悔了,有什么的?我给你机会后悔,我们还是可以在一起的,男未婚、女未嫁,碍着谁了,是不是?”

    俞桑婉仰望着他,眼里有着懵懂和疑惑……真的是这样吗?

    一个转身,俞桑婉直接撞进陆谨轩怀里。俞桑婉立即低下头,不好意思极了。

    陆谨轩却笑了,“你还真是矮,别人长个子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我不矮。”俞桑婉小声反驳,“是你太高了。”

    “是吗?”陆谨轩伸手搂住她的腰,“我比比看……”

    两个人身子贴着身子,亲密无间,手心都出了汗。

    突然,两束光照进来。

    “什么人?”那些人回来了!

    “啊!”俞桑婉一惊,下意识的将陆谨轩挡在身后,“你快走!”

    陆谨轩怔住,这丫头……干什么?

    俞桑婉看他站着不动,急了,“你快走啊!你不是不能让人认出来吗?”

    说着,用力在他胸膛上推了一把。

    陆谨轩踉跄着后退了两步,神情发怔。这丫头……陆谨轩在她心里,比她的命还重要吗?怎么突然间,觉得眼睛有点涩、有点紧,还有点湿……

    “快走啊!”俞桑婉不解的回头看他,“你发什么呆啊?”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些人也不是摆设,几步走了过来,“这是什么情况?”

    他们上下打量着陆谨轩,“哟,这谁啊?”

    俞桑婉焦急不已,伸手握住陆谨轩的手,“他……是我男朋友,他和我家的事情无关的。”

    “噢?”那些人审视着陆谨轩,发问,“这小子,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陆谨轩拳头紧握,他既然来了,就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他细细数了一下人数,他要对付绰绰有余!

    可是,他的手却被俞桑婉拦住了。俞桑婉朝他摇头,嘴巴轻轻动着,“我不要你有事。”

    陆谨轩怔住,竟然真的听话……没有出手。

    俞桑婉深吸口气,看向那些人,“你们不是要项坠吗?我知道在哪里,他是我男朋友,我会告诉他,你们让他回去拿……我留在这里,你们没有损失的。”

    “噢?”

    那些人松了口风,“当真?”

    “是。”俞桑婉点点头,转过去看着陆谨轩,“你快走!”

    陆谨轩不动声色,尽管他在心里已经把这丫头骂了无数遍,真是蠢到没救了!

    “你真的要我走?”

    俞桑婉忍着酸涩,点点头,“嗯。”

    “好……”陆谨轩勾唇,“那我走了,也是……我一个人,打不过这么多,何况还带着你。”

    “……”俞桑婉心头一空,更难受了。

    陆谨轩面无表情,“那我走了。”

    “……”俞桑婉低着头,哽咽,“嗯。”

    陆谨轩转过身,俞桑婉立即被那些人一把拽了过去。

    “啊……”俞桑婉猝不及防,膝盖上的痛让她几乎站不稳。

    陆谨轩做出一副惶恐的样子,“你们要干什么?”

    “哼。”那些人盯着陆谨轩,满脸凶狠,“小子,听着……我们没有什么耐心,你得快点!”

    接着,扬起了手,迅速抄起一边桌上工厂废弃的角料,狠狠砸在俞桑婉额头上。顿时间,俞桑婉脑门上鲜血四溢!一张清丽绝伦的脸已然吓得血色全无!

    “……”俞桑婉跪倒在地,连伸手去扶的力气都没有。

    “……”陆谨轩两眼暗沉,双拳紧握。菲薄的唇紧紧抿着,一言不发。

    那些人以为他怕了,冷哼道,“看到了吗?这是警告!给你两个小时的时间。你每回来晚一小时,她的脑袋就要挨一下!”

    陆谨轩慢慢勾起唇角,但那笑意却直冻人心!

    俞桑婉狼狈的跪在地上,脸上血迹斑斑……

    这些垃圾!竟然敢动她!用命来保护他的女人……这辈子,他还能遇到第二个吗?这个答案,陆谨轩不知道。但他很清楚,这是第一个!意义,从此变得不一样。

    “呵!”

    陆谨轩笑了,眉眼一抬,“我要是不同意呢?”

    “什么?”

    那些人一愣,诧异的看着他,“你小子,活的不耐烦了吧?”

    “**!!”

    陆谨轩一抬下颌,爆了句粗口。长臂一伸,抡起一根废弃的木棍,棍子上沾满了灰尘,扬起来的瞬间,迷了俞桑婉的眼。

    “立刻、马上,我就弄死你们这帮垃圾!”

    俞桑婉哪哪儿都伤着了,视线变得模糊,但她知道……陆谨轩以一敌众,帅气、逼人……

    “……”坚持不住了,俞桑婉身子一软,趴在了地上。

    “呵!”陆谨轩扔开棍子,气息微喘。“果然是垃圾!”

    对方几个人,已经被他成功撂倒。

    “俞桑婉!”

    陆谨轩单膝跪在地上,将俞桑婉抱起来,轻拍着她的脸颊,“醒醒,能听见我说话吗?”

    俞桑婉疼的很,鲜血迷糊了她的眼睛,她只能伸手拽住他的衣襟,“能、能听见。”

    “你这个蠢女人!”陆谨轩低吼着,也饱含着自责,“你觉得,我就那么没用吗?要把你丢在这里,一个人走?”

    “……”俞桑婉笑了,“是啊,我真是蠢,你那么……棒。”

    蠢女人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又蠢又丑。陆谨轩抬起手,拉过袖子,用力的擦拭着她脸上的血渍,“真丑!你这么丑,陆谨喜欢你什么……”

    我又……喜欢你什么?

    陆谨轩把人抱起来,扔到背上,“走了。”

    俞桑婉箍住他的脖子,虽然伤痕累累,却是放松了。“陆谨轩,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陆谨轩微顿,“怎么,我以前没说过吗?”rhac

    “没……”俞桑婉痛的没力气,“我知道,那是你的秘密。”

    陆谨轩深吸口气,这事儿,不能现在说……他想了想,问身上的人,“俞桑婉,你身上又有什么秘密?那些人抓你干什么?”

    “我不知道。”俞桑婉摇摇头,“他们应该是……我爸的仇人。”

    从废弃的厂子里出来,呼吸到外面的空气。陆谨轩舒了口气,“喂,俞桑婉,我生日要到了,你知道吗?”

    “嗯……”俞桑婉应着。

    “那你,给我准备礼物了吗?”

    俞桑婉摇头,“你想要什么?”

    “你。”

    想要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