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4章 你是我的情人

    一大早,陆谨轩是被吵醒的。

    房门被敲的老响,他想不理会都不行。

    “陆谨轩,你给我出来!”

    陆谨轩烦躁的坐起来,听到宮雪妍的声音头都疼。这一烂摊子,为什么都要他来承受?病了的明明是真正的陆谨轩!他为什么……就要病呢?

    心烦气躁的起来,宮雪妍等不及,已经推门进来了。

    宮雪妍手上拽着慕青岚,慕青岚也是刚醒,身上还穿着睡衣。像是和宮雪妍有过争执了,此刻睡衣和头发都有些乱。

    “哼!”

    宮雪妍手上一松,将慕青岚狠狠推开,冷笑的看着陆谨轩,“你们……不睡在一个房间?”

    “嘁。”陆谨轩轻蔑的一笑,“那又能代表什么?”

    “代表这个贱人,你没有碰!”宮雪妍自信而张扬,甚至是狂妄的让人讨厌。

    但是很可笑的是,她这么让人讨厌,自己却不知道。

    陆谨轩伸手拉过慕青岚,贴着自己站着,昂着下颌,“何以见得?因为,你看她早晨从别的房间出来?”

    宮雪妍一愣,“难道不是吗?不睡在一起怎么……”

    “嘁。”陆谨轩鄙夷的摇头轻叹,“不用在一起,也可以做的。我这个人,虽然有需求,但是……却不喜欢和人睡在一起。做完了,自然让她回去睡了。”

    边说,边垂眸看着慕青岚,“是不是?”

    慕青岚害怕的很,不敢说不是,只能怔怔的点头,“……是,是。”

    宮雪妍脸色一僵,“你胡说!根本是撒谎!”

    陆谨轩不耐烦,“出去,我要洗澡!”

    “陆谨轩。”宮雪妍发飙了,上前去一把揪住陆谨轩睡袍的两侧,“你到底为什么这样对我?我都说了,我会做你的好妻子,凡是这些女人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

    陆谨轩眸光冰冷,厌恶至极。

    “放手,我说……放手。”

    他的眼神,透着肃杀之气。

    看的宮雪妍浑身一震,不自觉的松开了手。却在低头的瞬间,看到了他胸口的牙印。他的胸口竟然有牙印!要有多激烈,才会在这个地方,留下这种痕迹!

    刚冷却下去的血液,又沸腾起来。

    这一次,她瞄准的对象是慕青岚!

    宮雪妍赤红着双眼瞪向慕青岚,扬起手朝着她就是狠狠的一巴掌,“贱人!”

    慕青岚懵了,错愕的看着她,“宫小姐……”

    宮雪妍气的浑身发抖,“陆谨轩,你……你这样对我,我妈还在东华!”

    “噢。”陆谨轩点点头,情绪波澜不惊,“你要是想取消婚约,我随时恭候大驾。”

    “……”宮雪妍又气又惊,要她放弃陆谨轩,她是绝对做不到的。

    她只能两眼剜向慕青岚,发狠到,“看你能得意到几时!”

    慕青岚哪里是宮雪妍这种千金的对手,更何况她真是冤枉。奈何,陆谨轩拉住她,朝宮雪妍比了比手势,“还不走?还是,你想看我们……一起进浴室洗澡?”rhac

    宮雪妍脸色煞白,却还是强忍着,“陆谨轩,你等着,你总会和我订婚、结婚的!你总归,会是我的!”

    说完,转身走了。

    陆谨轩沉着脸,也沉默着。倏地,他手上一松,慕青岚踉跄着退到了一旁。

    慕青岚没有立即走,而是不时瞄着他胸口,那枚牙印,她也看见了。他们分明是没有什么的……那么,这枚牙印,是谁留下的?

    “看什么?还不滚?”陆谨轩怒吼一声。

    慕青岚吓得瑟缩,连连点头,“我这就走。”

    “回来!”陆谨轩叫住她,“记着,你就是我的"qing ren"!我很宠你!”

    慕青岚捂住心口,颤颤巍巍的点头,“我……我知道。”

    “很好,走吧!”

    慕青岚慌忙跑出去了。

    “呵!”陆谨轩嗤笑,很好……就让宮雪妍盯着慕青岚,两个人热热闹闹的掐吧!

    ……

    俞桑婉今天要彩排,但她有点不在状态,因为昨晚那个好像梦境一样的现实……总是在困扰着她。

    “婉婉,今天怎么了?状态不好啊?”

    导演见她几次出错,忍不住过来和她聊聊,“一会儿,vivian要来,你这状态要是被她看见了可不好,是家里有什么事吗?要不先休息一会儿。”

    俞桑婉连声抱歉,“对不起导演,我昨晚……没休息好。”

    正说着话,宫太太就到了,和她一起来的,还有宮雪妍。

    俞桑婉下意识的就避开了身子,她已经知道vivian就是宫太太,也就是宮雪妍的母亲,只是没有想到……宮雪妍怎么和宫太太一起来了?

    宫太太往俞桑婉的方向看了看,“哎,俞小姐?”

    “……”俞桑婉没有立即答应,她很想要装作没听见。

    宮雪妍也看到了,她还以为是自己眼花,可是听到母亲开口,诧异不已,“妈,你叫她什么?”

    宫太太还不明所以,“怎么了?她叫俞桑婉,是这次cowes秀最主要的模特,她将佩戴这一次最昂贵的作品……”

    “哼!”宮雪妍冷笑着打断了母亲,两眼狠狠瞪向俞桑婉,哪怕只是一个侧影,也让她恨得牙根痒痒。“就她?她这一身寒酸气,也配?最昂贵的作品,戴在她低贱的身体上!”

    宫太太收了笑容,“雪妍,这是怎么了?你……你们认识啊?”

    “妈!”宮雪妍恨得咬碎了一嘴呀,压低了声音,“这个贱人,跟过谨轩!”

    “……”

    宫太太默然。陆谨轩‘风流’的事情,她也是听过的。不过,她确实没想到俞桑婉会是陆谨轩的女人。

    “哼!”

    宮雪妍松开宫太太,走到俞桑婉面前,“俞桑婉,你不敢看我吗?”

    见躲不过去了,俞桑婉只好硬着头皮抬起头,笑容僵硬,“宫小姐。”

    “没想到啊!”宮雪妍冷眼看着她,“怎么你现在需要自己出来做事吗?这么辛苦?陆谨轩不要你了?”

    “……”俞桑婉忍着怒意,双手紧握,“宫小姐,我和陆先生,的确是分手了,但不是什么他不要我了。”

    “呵!”宮雪妍嗤笑,“你还真是死要面子!不过,怎么办?就算是他不要你了,我还是看你不顺眼!”

    俞桑婉脸色一变,直觉不好。

    果然,宮雪妍看向宫太太,“妈,你现在……立刻马上,让这个女人滚!”

    宫太太忙上前来,拉住宮雪妍,“雪妍啊……”

    宮雪妍却是听不下去,“妈,我不管……什么作品,什么秀,我统统不管!我看到她,我就不舒服!你这么疼我,要让我不舒服吗?妈,她跟过陆谨轩,我恶心她!”

    “……好。”宫太太忙点头,她不是宮雪妍的生母,到底是有些忌讳的。所谓的母女情,也不过是她一味纵容换来的。

    “妈知道了,妈现在就让她走。”

    宫太太一边安抚宮雪妍,一边朝经理人使使眼色。

    经理人颇为无奈,只好照办。俞桑婉一颗心降到谷底,她这样就失去了一份工作?

    宮雪妍得意的看过来,“贱人!你以后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

    ……

    被解雇了……俞桑婉苦涩的笑笑,却又无可奈何。

    因为情绪低落,以至于身后有车子跟着,她都浑然未觉。

    车上,唐越泽握着方向盘,从后视镜里小心翼翼的看着陆谨轩。“少爷,您这是……这方法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陆谨轩不以为意,“不是只有她才行吗?我不知道要怎么爱上她,反正要的就是她,多睡两次就好了。其他的,等他病好了,自己解决!”

    唐越泽嘴巴张了张,很想说,那也不能掳人啊!这算怎么回事?

    车子悄无声息停下,陆谨轩手里拿着块手帕,迅速走到俞桑婉身后,捂住她的口鼻。

    俞桑婉一惊,脑子里的反应是……又来?!

    陆谨轩将俞桑婉大横抱起,坐回车里。“开车。”

    “是。”唐越泽很无奈,大少爷啊!您得的这叫什么病啊!您要是知道一切,不会后悔吗?这么对您自己的爱人……您分裂出来的二少爷,那可也是您自己啊!

    ……

    俞桑婉又做梦了,她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如果,绑架是真的,那么……每次醒来却是在安家,自己的床上,这是怎么回事?

    但不是真的?那就更荒唐了。她是怎么回来的?中间那段记忆呢?

    “那个人到底是谁?”俞桑婉敲着脑袋,努力回忆着。

    可是,脑子一片空白。

    “不是仇人……压根没有提起项坠的事情。”

    俞桑婉直觉,这个人还会出现。她今天从医院回来的比较早,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收拾过后,出了小区。

    她站在小区门口,左右看了看,尽量提高警惕。

    果然,身后有脚步声再靠近!俞桑婉心里默默倒数着,一、二、三……猛地转过身……

    对面车道上,“**!”

    陆谨轩咒骂,“什么人?”

    唐越泽懵,“属下不知道!”

    “你是干什么吃的?你不是最在意陆谨轩吗?你不是为了他命都可以不要吗?你不是说,俞桑婉是他的药吗?你连他的药,都不好好看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