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3章 咬在他胸口

    俞桑婉气得不行,执拗的去开车门,“停车,快让我下去!”

    陆谨轩睨了她一眼,“很快到了,别闹腾!”

    到哪儿?俞桑婉不解,才发现原来陆谨轩是载她去医院。他怎么会知道她要去医院?

    脑子里立即意识到,这个人一定是又调查她了!

    “陆谨轩,你现在还失眠吗?如果不失眠的话,又为什么查我?”俞桑婉很生气,她的底线不能再次被打破!

    他不是有了宮雪妍?还养着慕青岚在别苑。

    陆谨轩老老实实的说,“我还是想和你好。”

    “……”俞桑婉气的说不话来,索杏什么也不说了。

    她安静下来,陆谨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车子开到医院,稳稳停下。车门解锁的瞬间,俞桑婉立即推门下去了。

    她懒得理会陆谨轩,取下后座上的袋子,转身就走。

    “喂!”陆谨轩焦躁的抚了抚眉,叫住她,“等等我!”

    不胜其扰,加上怒火中烧。俞桑婉一转身,随手将一只袋子扔到了陆谨轩身上。

    ‘哗啦’一声,这可不得了了……

    那袋子里装的是什么,俞桑婉一时也没顾及。洒了才知道,原来是鸡蛋羹。现在全部淋在陆谨轩身上,他这么一身丰神俊朗的模样,现在是……有够狼狈。

    陆谨轩脸色铁青,咬牙道,“俞桑婉!”

    俞桑婉虽然不好意思,但也觉得是他理亏在前,“陆谨轩,我再说一次,我们分手了……无论我们以前怎么缠绵、恩爱,那也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是吗?”

    陆谨轩摸了一把脸,厌恶的弹开上面沾着的鸡蛋羹。

    “所以,你现在上去,是要照顾那个废人!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做?等着他康复……然后和他结婚吗?”

    “……”

    俞桑婉微怔,这么长久的事情,她还没有想过。但她要照顾安子皓,这是一定的。

    陆谨轩以为她默认了,生气……也替真正的陆谨轩不值!

    “你跟我过来!”

    他一把拉过俞桑婉,拖着就往小树林里走,将她强行摁在树干上。

    “你……”俞桑婉力气完全不敌他,挣扎只是徒劳,“你快放开!我喊人了!”

    “喊啊!”陆谨轩扼住她不放,讥诮道,“过去了?分了?竟然还想跟那个残废好?上面那个残废,能满足你吗?他这辈子,还能做个男人吗?你要气死谁啊?”

    俞桑婉听他说的不堪,更是羞愤。

    “陆谨轩,不是所有于一起的两个人,都要靠那种事情才能维持!如果安子皓真的不能……那我就更不能离开他!”

    “……”

    陆谨轩气的头顶要冒烟了,菲薄的唇微微张开,“哈!哈……好伟大啊!你这个蠢女人!”

    “对,我是蠢……不然,怎么会爱上你!”

    说到心痛处,俞桑婉觉得要透不过来气。

    陆谨轩愣住,看她眼睛红了,突然心生不忍。手附上她的脸颊,“对不起,我、他……我是说,总之,陆谨轩是爱你的!你别犯蠢,回来,回到陆谨轩身边。”

    “不要。”

    俞桑婉摇着头,声音倒是不大。

    “我们完了,结束了。”

    陆谨轩急了,“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呢?”

    “你有你的未婚妻,我也有我的责任!”俞桑婉抬头仰望着他,“不要再来找我,我经不起再一次……”

    再一次什么?俞桑婉没说。

    她只是推开陆谨轩,转身走了。

    陆谨轩没有追上去,他不知道追上去该怎么办……对女人,他真的是没有任何经验。

    蓦地,他抬头看向俞桑婉的背影,有了主意……

    病房门口,俞桑婉理了理思绪,调整好状态,才推门进去。

    安子皓已经醒了,意识和生命都没有问题了。

    但是……下半身,真的成了问题。

    俞桑婉刚才和陆谨轩说的话,并不完全是气话。安子皓是受了她的连累才成了这样,她对他……的确是有羽任的。

    “婉婉。”安子皓精神不错,看到俞桑婉进来,扬起了笑容,“来了?”

    “嗯。”俞桑婉笑着走过去,把袋子都放好,“今天觉得怎么样?”

    安子皓点点头,“觉得好多了,辛苦你了……”

    “没事,应该的。”俞桑婉打开饭盒,拉过餐桌,在上面摆好。

    这才过来,扶起安子皓。“来,我扶你。”

    安子皓下半身不能动,要撑着俞桑婉才行,这样一来,两人就成了拥抱的姿势。

    俞桑婉是心无旁骛,可是安子皓呢?他突然抱住了她,没有松开。

    俞桑婉一愣,身子微微僵硬,却也不好生硬的推开他,“子皓,吃饭了。”

    “婉婉。”安子皓幽幽叹道,“我成了废人了,你……会照顾我多久?”

    俞桑婉喉头发硬,“别瞎说,医生说了,会慢慢康复的。”

    “别安慰我,我知道……好不了了。婉婉,你会照顾我多久?”

    “……”俞桑婉顿了顿,吐出两个字,“一直。”

    “一直?”安子皓看着她,笑意在嘴边荡开,“真的吗?”

    俞桑婉乘势拿了个枕头放在他身后,让他靠着,点点头,“是真的……饭菜要凉了,快吃饭吧!”

    安子皓握住她的手,痴痴笑着,看着她,“婉婉,我这算是……因祸得福吗?”

    俞桑婉见他不动,只好拿起筷子喂他,“快吃东西,怎么不听我的话?”

    “嗯。”安子皓立即老实了,笑眯眯的,“我听话,我保证……一辈子都听你的话。”

    一辈子……俞桑婉满心苦涩。

    她不是嫌弃安子皓的病症,她很清楚,她心里不能接受的……只是安子皓这个人。但再怎么不情愿,又能怎么办?

    从医院里出来,天都快黑了。

    “呼!”俞桑婉长吐了口气,父亲还在加护病房躺着没有醒来。生活,真的很辛苦。

    她沿着阶梯下去,绕着医院的花园小路出去,小门那边有公车站牌。

    但小路的缺点就是,人比较少。

    俞桑婉走着走着,突然,身后有人跟上来,一把捂住她的嘴巴,“唔——”

    捂住她的手帕上,应该是沾了哥罗芳之类的迷幻剂,俞桑婉瞬间失去了意识,被掳走了。

    意识失去的瞬间,俞桑婉想的是……又是那些人!一定又是那些和父亲有仇的人!

    ……

    醒过来,眼前一片漆黑。

    俞桑婉动了动身子,却发现手被绑住了。还不止于此,她的眼睛上,也被布条给遮盖住了。但她是能动的,双腿活动自如,而且嘴巴也没有被堵上。

    现在,她是躺在床上?

    “怎么回事?”俞桑婉不禁疑惑,这不对啊?

    如果是那些父亲的仇人,绑了她不应该这么客气啊!

    俞桑婉摸索着,费力的从床上起来。她脚上没穿鞋,光脚踩着的居然是地毯!她跟过陆谨轩,能够感觉出来,这地毯材质不错。什么样的绑匪,会让她这么享受?

    正思忖着,突然有门锁拧动的声音。

    有人进来了!

    俞桑婉浑身僵硬,精神高度集中,“谁?”

    有轻微的脚步声落在地板上,但那人却没有说话。慢慢靠近,俞桑婉能闻到一股诱人的饭香……

    这是……什么意思?qxuo

    俞桑婉不能大幅度活动,感觉到那人走近了,摁着她坐好。俞桑婉脱口问到,“你要干什么?绑我来做什么?”

    那人还是不说话,俞桑婉只能听到叮铃噹蓝的碗筷撞击的声音,他好像是……在布菜?

    果然,俞桑婉所猜不假。

    她的下颌被轻轻捏住了,嘴巴被迫张开。一勺米饭、一筷子菜,那人竟然是在给她喂饭!

    而且,俞桑婉能够吃出来,饭菜很精致,食材很上档次。

    心里的疑惑越浓重,究竟是谁?抓她来的目的是什么?

    “你到底是谁?唔……”俞桑婉再度张嘴,那人却已经开始喂她喝汤了。

    “……”俞桑婉真是要抓狂了。

    饭吃完了,接下来呢?

    俞桑婉能听到浴室里一阵哗啦啦的响声,有人在洗澡?有没有搞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不敢往下想。

    水声停了,那个人出来了!俞桑婉整个人都不好了……

    脚步声慢慢靠近,一股浑厚的男杏气息将她包围。那人慢慢弯下腰,胸膛还是**的,将俞桑婉抱起来。

    俞桑婉吓得不轻,一张嘴,咬在了他胸口。

    “嗯!”那人短暂的一声闷哼,显然是没想到她会这样,但很快反应过来……又没声音了。

    俞桑婉被他强行抱起来,搂在怀里。她浑身无可遏止的颤抖,以为他会对自己做些什么,可是……他只是抱着她,却没有进一步的举动?!这是,什么意思啊!

    那人头一低,吻在她的颈窝里,湿濡、清浅的一个吻,就没有下文了。

    俞桑婉不敢动,也不相信这么简单,直到……抱着她的人传来平稳的呼吸声。居然,睡着了?

    后来,俞桑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只是,醒过来时,却是在安家……在俞致远原来的房间里,她还是睡在原来的简易小床上。

    “嗯?”俞桑婉懵了,揉着太阳穴,“不会吧?难道是做梦?这……”

    怎么可能?什么梦,跟真的一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