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2章 那个,让我爱你吧

    汤池别苑。

    唐越泽拧开一管香水一样的瓶子,递给陆谨轩。“少爷。”

    陆谨轩抬抬眼皮,看看他。“这么想我睡着?”

    唐越泽垂下眼帘,没说话。有些话他不好说,也不能说。

    “嘁。”陆谨轩伸手接过,戏谑道,“行了,给我吧!”

    他把那瓶子放在鼻子下嗅了嗅,“这什么东西?倒是有些管用的。”

    唐越泽摇头,“属下不知道,是夫人送来的,说是对您的睡眠有帮助。”

    一听‘夫人’二字,陆谨轩神色更是不屑,“你们就这么想我消失!想他回来吗?”

    “少爷!”唐越泽猛地抬头,“您不明白吗?您不是您自己,您是大少爷啊!”

    陆谨轩愣住,直直瞪着唐越泽。

    “大少爷。”唐越泽皱着眉,“属下求求您了,别这么折磨自己!二少爷已经找不回来了……您非得让二少爷活在您的潜意识里吗?您再歉疚、再舍不得,二少爷也已经不在了!”

    “住口!”

    陆谨轩突然变了脸色,抬手猛地扼住唐越泽的喉咙。

    “你特么胡说什么?我为什么要消失?我从十二岁,就活在他身体里!到现在了,我们始终在一起……他不会忘记我的!就算全世界、就连陆家人都忘了我,大哥也不会!”

    唐越泽被扼住呼吸,说话越发困难了。

    “是,二少爷。大少爷不会忘记您,他是最好的大哥……但怀念不必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即使您消失了,大少爷也不会忘了您这个弟弟的!”

    陆谨轩红了眼眶,手却没有收回。

    “住口!你要我怎么办?你比谁都清楚,我为什么存在!大哥忘不掉、放不下,我就会一直在……”

    唐越泽摇摇头,“那您自己走吧!大少爷根本不知道他有人格分裂!根本不知道身体里活着二少爷,不知道他的弟弟从十二岁起就在他的身体里和他一起长大!”

    人格分裂……

    这就是陆谨轩的病了!

    什么失眠症,什么短暂记忆丧失,不过都是幌子罢了!

    陆昱轩十二岁出事之后,消息随之被封锁……整个陆家,在乎陆昱轩的,就只剩下陆谨轩一个。陆谨轩和弟弟兄弟情深,总认为那是自己的错,他没有照顾好唯一的、年幼的弟弟!

    于是,陆昱轩……从此在他的身体里,和他一起长大!

    起初,发现陆谨轩的病症。陆家人都震惊不已,他们没有想到陆家的继承者,会发生这样诡异的事件!

    治疗,几乎是即刻就进行的。

    然而,还是晚了。陆谨轩执念太深,陆昱轩这种人格已然在他身体里扎了根。

    原本,陆谨轩今年已经二十七岁,即将步入二十八岁。‘观潮’也该他继承了,但是,因为这个病……长辈们还有顾虑。

    陆谨轩提出要在继承前,来一趟东华,专心找一找弟弟。

    长辈们想着,他的病是因为弟弟陆昱轩而起,如果能够找到……说不定是好事,所以便答应了。

    只是,没想到,陆昱轩依旧是音讯全无,而陆谨轩竟然还开始了抗拒治疗!季晴,就是他在圣都时的专业治疗师。

    ……

    “呵!”陆谨轩笑着,手上的力道松了,“人格分裂,我是虚像?”

    “是。”唐越泽直视着他的目光,“二少爷,您自己走吧!大少爷不放过自己,求您放过他!”

    陆谨轩嗤笑,厉声质问,“都说了是他有病,我要怎么放过他?!”

    唐越泽淡淡道,“二少爷,您有办法的,您一定有办法的……俞桑婉,俞小姐——”

    他这样提示着,“她是大少爷的药,也是您的药!”

    “……”陆谨轩愣住,手上的力道彻底丧失,无力的垂下胳膊。

    “什么意思?”

    唐越泽扶着脖子,还有些痛苦,“属下咨询过心理医生,这种情况,唯一的办法是……您像大少爷一样。”

    “?”陆谨轩不明白。

    唐越泽叹道,“大少爷很爱俞小姐。”

    陆谨轩愣住,随即嗤笑,“你说什么荒唐话,你要我也……爱上那个女人?这……这怎么可能!”

    “可能的,不,是可以的!”唐越泽郑重的点头,“您要解脱,就要和大少爷合二为一……你们本来就是一个人,您走吧!属下求您了,等到您完全接受、信任俞小姐,您和大少爷……”

    “荒唐!”

    没等唐越泽说完,陆谨轩就打断了他。他脸上是一种无法理解的不可思议的表情,“这不可能,我做不到!”

    “那么……”唐越泽却是很冷静,“您要一直这样下去吗?”

    “……”

    陆谨轩被问的说不话来,心底本能的反应当然是不要。

    唐越泽看懂了,微微躬身,“属下出去了,您好好休息。”

    房间里,只剩下陆谨轩自己……不,或者应该说,陆昱轩自己。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空荡,茫然和无措。

    手里捧着陆夫人拿来的瓶子,他在靠窗的贵妃榻上躺下,脑子里乱的很。

    没错,他在陆谨轩身体里活了很久了……所谓的人格分裂。他知道自己的存在,也知道陆谨轩的存在,但是,陆谨轩却是一无所知的。他是个病症,压根不是个真正的人。

    可是,却拥有完整的人格。

    要消失吗?让陆谨轩做个正常的人?

    陆谨轩何其兄弟情深,才会有了他这个人格!

    “哎……”轻叹一声,语气很是无奈而苍凉,“爱上那个丫头?该怎么做?”

    ……

    原舍。

    陆夫人正在问唐越泽话,“怎样?送去的东西,他用了吗?”

    “是。”唐越泽据实已告,“每天都用,少爷能睡着。”

    陆夫人觉得有疑问,“那,仅仅是睡着?”

    “是。”唐越泽不太明白,“那不是催眠镇静药吗?夫人,难道还有其他功效?”

    “没……没什么。”

    陆夫人稍显不自在的摇摇头,唐越泽是陆谨轩的心腹,要了他的命,他都不会出卖陆谨轩……她不会傻到告诉他,这个所谓的药,是用俞桑婉的‘肉’研究出来的。

    唐越泽蹙眉,“属下告退。”

    “嗯,去吧。”

    唐越泽走了,陆夫人忍不住喃喃自语。

    “怎么会这样呢?明明是割了那丫头一块肉,怎么研究出来的东西能够让他睡着,却不能让谨轩回来?时间不多了,马上就是他生日,这怎么行!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

    ‘陆谨轩’第二天醒来,就想通了。

    他要陆谨轩回来,但不是为了陆夫人、更不是为了陆家,而是为了陆谨轩。

    爱上俞桑婉?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够做到……但唐越泽说的那么靠谱,试试吧!

    如果说,这世上有谁不会背叛陆谨轩,那么在陆谨轩迄今为止二十七年的年华里,唐越泽绝对排第一。

    陆谨轩掏出手机,“喂,唐越泽……”

    好容易下了决心,却没有想到,俞桑婉那边的情况,会变得那样糟糕。

    陆谨轩开车到了安家小区楼下,手指放在方向盘上,不安的敲击着。没想到,只是几天时间,俞桑婉休了学、放弃了梦想,还要担负起家庭的重担,两个重病在床的人等着她供养。

    心尖无可遏制的抽痛,陆谨轩嗤笑,“大哥,你别疼了……你疼,我特么也疼。”

    在车上坐了半天,陆谨轩也没敢上去。

    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俞桑婉背着包,手上还拎着两只袋子,从小区门口出来了。陆谨轩扫了一眼,猜测她大包小包的,应该是要去医院。

    推开车门,陆谨轩追上俞桑婉,二话没说,抢过她手里的大包小包。

    “啊……”俞桑婉吓了一跳,猛地回头看着他,“你!”

    陆谨轩有些尴尬,“怎么,帅的你都认不出了?”

    “……”俞桑婉惊愕,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伸手去拿袋子,“还给我。”

    陆谨轩不理她,拎着袋子往车边走,直接扔进后座。

    “喂,你干什么?”俞桑婉深感莫名其妙,“你抢劫吗?”

    陆谨轩拉开副驾驶的门,拉着她往里面塞,“我是抢劫,不过你这些破烂玩意值钱吗?我劫也是劫色,快上车!”

    俞桑婉被塞进车里,又被他强行绑上安全带。整个过程实在是很无厘头,“你到底要干什么啊?我为什么要上你的车?”qxuo

    陆谨轩不理会她,直接发动了车子,车子疾驰而去。

    “喂!”俞桑婉是真慌了,“陆谨轩,你发什么神经啊?我们还有见面的必要吗?你快放我下来,我没空陪你发神经!”

    “是吗?”陆谨轩从后视镜里看看她,“上次你父亲的事情,你欠了我两次人情,你忘了答应过我什么?”

    “……”俞桑婉愣住,她没忘。“那你要我怎么样?”

    陆谨轩深吸口气,脸颊竟然该死的发烫,“那个,让我爱你吧!”

    “……”

    车厢里死一般的寂静,当时俞桑婉的心情简直是……卧了个槽!

    她无疑是把陆谨轩当成了疯子,她斜眼看了看陆谨轩,忍着气、保持着风度,“陆总,再怎么耍人,也要有个限度!”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