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1章 要有守活寡的自觉性

    医院里。

    安子皓脱离了危险期,已经从加护病房转到了普通病房。

    因为在正式cowes秀之前,还需要彩排。这两天,俞桑婉比较忙。但即使再忙,她每天也会来一趟医院,父亲和安子皓都住在这里,她能有理由不来了吗?

    安太太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些,只是憔悴加忧伤。

    见到俞桑婉,眼神是可怜巴巴的。

    “婉婉来了。”

    俞桑婉知道她什么意思,安子皓成了这样,以后怕是……安太太是希望她能守着自己儿子吧!

    “阿姨。”俞桑婉点点头,接过安太太手里毛巾,“我来吧。”

    “你……”安太太稍稍讶异,“还是我来吧,你一个年轻小姑娘。”

    “没事。”俞桑婉为了让她安心,也让自己好过,索杏把话说明了,“阿姨,子皓的伤,因我而起,我不会放下他不管的。”

    果然,安太太一听这话,猛地松了口气,“哎……那就好、那就好,阿姨知道,你是个好女孩。”

    俞桑婉拿着毛巾替安子皓擦身,他还没醒过来。不过医生说这不是问题,安子皓醒来还是有希望的。只是,这下半身……恐怕是站不起来了。

    他伤的这样重,俞桑婉良心上过不去。如果安子皓醒来,他需要她……她想不到该怎么拒绝。

    活着,不能欠别人的,不是吗?

    ……

    cowes秀虽然有自己的投资方,但因为是在东华,陆家给宫家面子,全权承办了下来。

    秀场也是东华提供的,就在holiday酒店。

    这几天,俞桑婉彩排就是在这个地方。她现在身上带着的模型是仿制品,真品价值连城,要到正式秀才会拿出来。

    休息的间隙,化妆师在给俞桑婉补妆。

    “vivian。”

    “vivian。”

    前面一路有人热络的打招呼,俞桑婉听到了,抬头看过去。这个名字她是熟悉的,几天来都要磨破她的耳朵了——正是cowes的首席珠宝设计师加创始人。

    宫太太笑意盈盈,仪态很是优雅。

    不同于陆夫人的那种贵气逼人,她看起来格外柔和、很容易亲近。

    “大家好,都辛苦了……”宫太太的声音也和她的外表一样,轻轻柔柔,“我让人订了些吃的、喝的,一会儿就送来了,忙归忙,也要注意身体啊!”

    俞桑婉远远看着她,对她不禁多了几分好感——真是个没有架子的人。

    宫太太慢慢走过来,经理人陪同着,指着俞桑婉,“这是俞桑婉,她将戴着您的最新作品走秀。”

    “噢?”宫太太把视线移了过来,只略略扫过俞桑婉的五官,重点落在了她的脖子和手腕上,很满意的点头,“嗯,很不错……小姑娘生的很好,天生的珠宝架子。”

    俞桑婉心跳加速,谦逊的抿嘴笑着,“谢谢,您过奖了。”

    宫太太淡笑,“别紧张,秀那天,你也只管把正品当成仿品就好,除了重一点……也没什么区别。”

    “呵呵……”

    “哈哈。”

    众人都笑起来,俞桑婉也笑了,这位vivian还真是亲切。

    突然间,宫太太的收齐了笑容,多看了俞桑婉几眼。“你叫?”

    “呃……”俞桑婉忙回到,“我叫俞桑婉。”

    “俞桑婉?”宫太太重复了一遍,笑了,“桑榆未晚……好名字。想必,你父母很疼爱你。”

    “……”俞桑婉笑容僵住,是吗?

    宫太太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俞桑婉像是有很多感慨。

    “年轻的时候,谁还没吃过苦呢?你今天虽然只是走秀,又有谁能知道,将来会怎样?”

    俞桑婉微怔,禁不住问了句,“您年轻的时候,也吃了很多苦吗?”

    “……”宫太太眸光幽暗,抚了抚鬓发,“是。我年轻的时候,只是个设计助理……我的作品,在那些大师眼里,跟垃圾一样不值一文。我只能diy一些东西,给……”

    说到这里,突然顿了顿。

    神色有些恍惚,接着说到,“给家里人玩玩罢了。”

    “……噢。”俞桑婉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神情怔怔的。

    倒是宫太太笑了,“虽然是第一次见你,但是倒是觉得和你很投缘。这样……”

    宫太太转了转手腕,将上面一条细镯子抽了下来,递到俞桑婉面前,“这是我自己做着玩的,送给你。”

    “啊!”俞桑婉吓了一跳,忙摇头推拒着,“不,这太贵重了。”

    “哎。”宫太太笑了,“你这孩子,就是很普通的材质,给你你就拿着……”

    她上下看了看俞桑婉,“我还指望着你在秀上,给我的珠宝增色呢!”

    这么一说,俞桑婉倒是不好拒绝了。她微微躬身,郑重的接过,“那我就收下了,谢谢您。”qxuo

    “嗯。”宫太太笑了笑,最后看了她一眼,“好好准备,等着你惊艳全场!”

    “……是。”俞桑婉握着那只手镯,目送宫太太离开。

    掌心的镯子,的确是很普通的材质。千足银的,甚至不是千足金。款式也很简单,有点像是缠绕的花瓣和叶子……是什么花瓣和叶子?俞桑婉不了解,没能认出来。

    但是,因为是vivian手工制作,内壁里还刻着‘vivian手作’的字样,这价值自然不一样了。

    彩排完,从大门出来,正好又撞上了宫太太。

    俞桑婉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因为这一次,宫太太不是一个人,她身边陪着的还有宮雪妍和……陆谨轩。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陆谨轩虽然依旧神情淡淡的,但是能够让他耐着杏子陪着……本身就是件很难得的事。

    不想和他们有什么冲突,俞桑婉躲进角落里,想着等他们走远了再走。

    宮雪妍挽着宫太太的胳膊,“妈,你这枚胸针好看。”

    “是吗?”宮太太笑笑,“这个款式老气了些,回头给你设计个适合你的。”

    她又想起了什么,看向陆谨轩,“对了,谨轩……过些天就是你的生日了,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礼物?阿姨正好在,也要逗留一段时间,还没给过你见面礼,正好。”

    生日礼物?陆谨轩兴趣不大。“宫太太,不用……”

    “哎。”宮雪妍匆忙打断他,“怎么不用?谨轩我跟你说,现在想要拿到我妈亲手做的礼物不容易。妈,我替他选了……男人嘛,袖扣吧,袖扣最合适了。”

    宫太太觉得女儿的杏子太强硬了些,拉拉她,“雪妍,不能这样,总要问过谨轩的意思。”

    “谨轩……你别介意啊,雪妍还小,不懂事。”

    还小?不懂事?陆谨轩显然对这种说辞难以接受,还能有俞桑婉小?

    “那就,谢谢宫太太了。”陆谨轩本就不在意,随口答应了。

    宫太太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我过去接个电话,你们等我一下。”

    “好。”

    宫太太一走开,陆谨轩仅有的那一丝敷衍的态度也荡然无存。

    “你什么意思?”宮雪妍抱怨道,“你变脸要不要这么快?”

    陆谨轩似笑非笑,“这是你自找的。”

    “什么?”宮雪妍懵了。“陆谨轩,你既然敷衍我母亲,那就是同意订婚的意思,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是你未婚妻!说什么我自找的?”

    “呵!”陆谨轩嗤笑,“怎么,两家联姻原本就是有各自的目的,你原来没反抗,难道是因为看上我了?”

    “……”

    原来的确不是,但是宮雪妍怎么能承认?她脖子一昂,“是!我就是看上你了!”

    “嘁。”陆谨轩满是不屑,步步逼近,直将宮雪妍逼的贴在了墙柱上。

    他身形高大,完全将宮雪妍笼罩在怀里,这是个绝对让女人脸红心跳的姿势。可惜,当事人陆谨轩并不自知。

    宮雪妍脸都红了,说话也不利索,“你、你要干什么?”

    “你觉得我要干什么?”陆谨轩斜勾着唇角,俯下身子贴在她耳边,看起来亲昵,说出的话却是恶毒,“别紧张,我对你真没有一点杏趣……你放心,你会是陆谨轩的未婚妻,但是,你要有守活寡的自觉杏!”

    这无疑是种严重的羞辱!

    宮雪妍脸色煞白,扬起手来想要打他。却被他一下子牵制住。

    “想打我?真是可笑……”

    从远处看来,他们就好像一对恋人、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

    俞桑婉尴尬不已,更多的却是说不出的滋味……虽然她很不想承认,可是,她还是难过。原来,要忘记一个前男友,远非想象的那样简单。

    “俞桑婉!”

    偏偏要命的是,竟然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俞桑婉躲不掉,只能笑着回头答应,“你好。”

    是一起工作的摄影师,是个很年轻时尚的男人。

    “怎么还没走啊?看你早就出来了啊!”摄影师笑笑,“不走吗?”

    俞桑婉已经感觉到投射过来的视线,只能硬着头皮,“走的。”

    “一起吧!”

    “好啊。”

    陆谨轩脸色立即冷了下来,这个丫头,是彻底放弃了……忘记前男友,翻篇过去,她还真是擅长!

    心里说不出的烦躁,送开宮雪妍掏出手机,“喂,你在家吗?等着,我马上去找你。”

    这个话,宮雪妍和俞桑婉刚好都听见,没错,他就是故意的!

    俞桑婉听了,只是低下头,加快脚步走了。

    她这什么态度?陆谨轩气的不轻,迈开步子要走。

    “你去哪儿?”宮雪妍拉住他,“不许去慕青岚那里,今天你要陪我妈!”

    陆谨轩扫了她一眼,“让开,别惹我!现在我不想伺候!”

    越过宮雪妍急急走下台阶,俞桑婉却已经走远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