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8章 桃心形项坠

    俞桑婉是徒步走回的安家,她身上没有钱,手机也早就丢了。

    一进小区门口,就撞上了匆匆出来的安子皓。

    “……”安子皓一愣,惊呼出声,“婉婉!”

    俞桑婉狼狈的站着,被他一把拉住,“你去哪儿了?叔叔出事了,你也联系不上!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

    “我……”俞桑婉注意到他手上的保温瓶,“你要去哪儿?”

    “这个。”安子皓明白过来,“我现在要去医院,我妈熬的汤,一定要我送过去,不过叔叔恐怕……”

    俞桑婉一紧张,“我爸怎么样了?”

    安子皓忙握住她的手,“婉婉,你要撑住啊!叔叔从海里捞上来,情况已经不太好,你也知道他原本的身体情况……”

    “……”俞桑婉听不下去,不忍的闭上眼。

    “婉婉。”安子皓看她半天不说话,不免疑惑,“你还好吗?这两天,你发生了什么事?”

    “……”俞桑婉摇摇头,什么也不想说。

    安子皓摸不透,“跟我一起去医院吗?”

    俞桑婉睁眼,神色怅然……要去医院吗?去看父亲?

    那个从小没有给过她任何关爱,每到紧要关头、就把她当成筹码一样扔出去的父亲?她从来不想承认她的父亲是个烂人,可是,她也是人……是人,就会死心。

    “婉婉?”安子皓皱眉,“你到底怎么了?”

    “……”俞桑婉吞吞口水,“没事,一起去吧!”

    说到底,她做不到绝情绝义。

    医院里,俞致远的情况实在糟糕!

    “患者吸入过多海水和杂质,加上原有的基础疾病,他现在还能不能醒过来……还是未知数。”

    听着医生的话,俞桑婉周身冰冷,想起那一天海水将她包围……如果父亲就此不能醒过来,她就是一个人了。但即使他醒过来,她就有亲人了吗?这个亲人,不过一直是她一厢情愿罢了!

    医生以为她无法接受这结果,叹道,“哎……加护病房探视时间有限,你待一会儿就出去吧!”

    “……”

    医生走了,俞桑婉定定的注视着病床上的俞致远,膝盖一软跪了下去。

    “啊——”她压抑着哭声,泪水却是滂沱、肆虐!

    “为什么?我不是你的骨血吗?为什么你不爱我?到底为什么?你告诉我,我该恨你,还是该继续爱你?”

    俞致远哪里给的了答案?他现在连呼吸,也要靠机器辅助。

    “爸……”俞桑婉伸手探向氧气面罩,又停留住了,眸光一下子冷却下来,“这么恨我,有迎因吗?”

    眼睛酸涩的厉害,胸腔更是憋闷的难受。

    安子皓推门进来,犹豫了半天,终究伸手将她扶起来,“婉婉,别太难过了,事已至此……”

    “……”俞桑婉迅速收住眼泪,倏地从地上起来,转过身,“我没事,我以后都不会有事了。”

    安子皓一愣,感觉有什么变的不一样了,“婉婉,你?”

    “走吧!”俞桑婉擦擦眼角,“医生说了,不能在这儿待太久,我们出去吧,医生护士会照顾好他的。”

    “……”安子皓迟钝的说不出话来,这不像是以往的俞桑婉。

    ……

    近段日子,俞桑婉安静了许多。

    每天最多去的就是学校,兼职也没有以前多了,倒是在安家的时间多了起来。

    安太太看在眼里,欣喜不已。拉着儿子,“子皓,看来婉婉慢慢接受你了。”

    “……”安子皓皱眉,觉着不是这么回事。

    “傻孩子。”安太太瞪一眼儿子,“女孩子哪里能明说?她回家的时间多了,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加把劲啊!”

    安子皓愣愣的点头,“我知道。”

    餐厅里,俞桑婉正在吃早饭,随手翻着今天的早报。

    安子皓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

    “嘁。”倏尔,俞桑婉笑了。

    安子皓看过去,“婉婉,看到什么好笑的新闻了?”

    俞桑婉不在意的摇摇头,“没什么,我吃饱了,去学校了。”

    “婉婉……”安子皓没能叫住她。

    回过头来翻翻报纸,终于找到了端倪。今天的早报上,又有了陆谨轩的花边新闻——

    只是这一次,比哪一次都要劲爆……竟然是说陆谨轩不顾家里的未婚妻,痴缠外面的"qing ren"!

    安子皓本能的想到,这个"qing ren",指的应该是俞桑婉。可是,继续往下看,却发现不对劲……这上面说,陆谨轩带着"qing ren"住在外面小公馆。这不可能啊!婉婉一直住在家里……

    那……

    安子皓明白了,刚才俞桑婉那一笑,是心痛吧?qxuo

    ——因为陆谨轩有了别人。

    “……”安子皓往椅背上一靠,突然没了精神。

    这世上,果然是没有后悔药的。当她属于他的时候,他以为她永远逃不出他的掌心!可是现在,这个女孩,从里到外,都不属于他了……

    视线里,看见俞桑婉遗留在椅子上的书本。

    “这丫头。”安子皓无奈的摇头,失笑,“该是多伤心,连书本都忘了带?”

    想了想,反正去公司要经过东大,顺便给她送过去吧!

    东大,教学楼。

    俞桑婉在上课前去了趟洗手间,出来时总感觉身后有人跟着自己。

    “……”她走走停停,越发确定这不是错觉。

    到底怎么回事?俞桑婉心里发怵,突然想到父亲出事……难道是和父亲的事情有关?父亲现在躺在医院里,所以这些人把目标盯在了她身上?父亲身上究竟有着什么秘密?

    因为害怕,俞桑婉脚步加快。但她还算机智冷静,带着那些人在学校里兜圈子。东大很大,就连东大的新生也经常迷路。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偏偏响了起来。

    俞桑婉手一抖,匆忙摁了一下,以为摁断了……却不知道,其实摁下的是接听——

    后面跟着的人觉得不对劲了,使了使眼色,疾步追了上去,从后一把捂住俞桑婉的嘴巴,俞桑婉惊愕,“唔——”

    “死丫头,老实点!”

    那些人拖着俞桑婉,直接上了教学楼天台。学校里到处都是人,这里最安静。

    “你们要干什么?”俞桑婉惊魂未定,警戒的瞪着抓她的人。

    “哼!”那两个人都戴着口罩,口气很是凶横,“小姑娘,我并不想为难你,只要你交出一样东西!”

    “……”俞桑婉不明所以,“什么东西?”

    那两人对视一眼,缓缓说道,“一条带着桃心形项坠的项链!听着,重点是那个桃心形项坠!”

    “这是什么东西?”俞桑婉本能的摇头,“我不认识你们,也不知道什么桃心项坠!”

    “怎么可能?”那两人显然不信,更加凶狠,“你跟森……俞致远生活了这么多年,他又是个瘫子,他的东西,应该都是你在打理才对!”

    果然是因为父亲……

    俞桑婉冷笑,“你们说的没错,但是很可惜,我确实不知道什么桃心形项坠!”

    “放屁!”两人爆粗口,“死丫头,你最好老实交出来,否则……吓也吓死你!”

    在他们看来,一个小姑娘能有多大胆?

    “哈?”俞桑婉觉的这真是有理也说不清了,“我真的没见过,我们家早就不剩下什么东西,就连一张卫生纸我都清清楚楚,你们就算吓死我,我也拿不出什么项坠……”

    “好!嘴硬是吧?”两人上来,一齐抓住俞桑婉直往天台边拖拽。

    “你们要干什么?”俞桑婉的确是害怕,这是本能反应。“这里是学校,不要乱来!”

    “哼!”两人才不理,一把将俞桑婉推过去,“死丫头,不交出来,就把你从这里扔下去!”

    “啊……”俞桑婉看着天台下面,这栋老旧的教学楼虽然不算很高,可是摔下去,她也不敢想象!毕竟是个女孩子,吓得眼角湿了,“我没有,真的没有见过!”

    突然间,天台的门被推开。

    安子皓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冲了过来,“婉婉!”

    “啊……”俞桑婉惊愕的转过头,看着他,“子皓!”

    安子皓也害怕,他哪里见过这种阵仗?直吞口水,说话也断断续续,“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不要,不要伤害她!”

    两人一见他这怂样,大小起来,“哈哈……臭小子,没有那个本事,还想学人英雄救美?哈哈……好,今天就成全你!”

    一人过去,将安子皓也扭了过来。

    “……”俞桑婉更是心惊,这可怎么办?如果来的不是安子皓,是陆谨轩……

    安子皓完全不是那两人的对手,他那点男人天生的蛮力在练家子面前根本不值一提,瞬间被摁倒。

    “丫头,想清楚了吗?”俞桑婉半个身子都要被扔出去了。

    “你们、你们别伤害她!”安子皓哆哆嗦嗦,却还在极力抗争着。

    眼看着俞桑婉要被扔出去,竟然扑了过来。

    “……”俞桑婉惊住,眼珠子瞪得老大。

    不只是她,那两个男人也怔住了。

    “啊——”

    只听一声惨叫,还没看清楚什么情况,安子皓已经在扭打间朝着天台外飞了出去!

    俞桑婉耳边,只徒留他的一声惨叫……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